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儒衫暴徒
儒衫暴徒 連載中

儒衫暴徒

來源:google 作者:蛋先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陸丁丁 韓月娘

架空歷史穿越種田穿越成倒霉強盜頭子怎麼辦?朝廷招安自擺烏龍!跳河逃生遇到洪水!走在路上頻遭搶劫!這日子還能過嗎?哼哼!我是二十一世紀的全科教師我怕誰?腦子,就是我的金手指!展開

《儒衫暴徒》章節試讀:

冰冷的刀鋒貼着肌膚,激起一層雞皮疙瘩。

陸丁丁欲哭無淚:「不給系統,不給金手指,除了老子其他人都是武林高手,這也太欺負人了!」

他可不信這女土匪會有什麼好心腸,沒想到剛穿來就要涼涼了。

「說,你究竟是誰?我們幫主去了哪裡?」

韓月娘冷冷地看着他,眼中殺意凜然……

「二當家手下留情!」

眼見幫主拚命作死,帶路的小嘍啰趕緊出言求情,

「幫主受傷昏迷三日,剛剛醒來不久,此刻怕是還不太清醒。」

陸丁丁腦中靈光一閃:「兄弟,乾的漂亮!我想到……」

韓月娘恍若未聞,忽地一刀劈下!

「唰!」

寒光起,

刀氣縱橫,

陸丁丁衣衫盡碎,仰面倒地。

他大驚失色,這女人不聽解釋就動手,難道是要篡權奪位。

韓月娘將金絲大環刀往他臉側一插,接着便伸出柔荑大力揉搓他的胸口。

這雙手纖細修長,五指嫩如蔥白,掌心柔嫩細膩……

陸丁丁頓時口乾舌燥。

然而,臉頰旁邊,寒芒流動。

鏡子般的刀身映出一張鬍子拉碴,卻難掩蒼白之色的臉。

一時之間,他竟不知該喊非禮還是喊救命。

嘍啰見二當家獸性大發,小心翼翼地道:

「幫主,二當家,要不我先走?」

「不必,疤痕搓不掉,幫主是真的。」韓月娘擺擺手,一臉淡然。

陸丁丁滿臉黑線,吃豆腐居然還如此理直氣壯。

同時他也注意到,自己左胸確有一道刀疤……

韓月娘站起身子,關切地問道:

「幫主,你是如何受的傷?」

陸丁丁恍然驚醒,急忙祭出剛才沒來得及施展的套路,

「啊,頭好疼,想不起來,我失憶了。」

「剛才為啥不說?非得等刀架在脖子上?」

「我剛才沒想到……不是,我剛才秀逗了。」

嘍啰在一旁弱弱地道:「我知道幫主是怎麼受傷的。」

韓月娘與陸丁丁一齊看向他,

「說!」

……

「幫主為了撈招安信跳入河中,不慎頭撞船舷!」

「招安信怎會掉進水裡?」

「朝廷以箭傳信,聾子以為有人偷襲,一掃帚就給掃落了。」

「官兵射箭之前沒打招呼嗎?」

「打招呼了,可是聾子聽不見。」

「呃……」韓月娘一時無語,這理由確實無反駁。

「原來你也是淹死的,咱倆可真是難兄難弟。」陸丁丁默默地想道。

「朝廷招安在哪一日?」韓月娘皺眉問道。

嘍啰看向陸丁丁,那封信一直在幫主身上。

陸丁丁略一摸索,果然在衣袖中找到一捲紙筒。

他當著韓月娘的面緩緩展開,二人讀完後齊齊愣住。

離朝廷給的期限,只剩下了三天時間。

三天夠幹啥的?逃跑都不夠吧?

韓月娘終究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姑娘。

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幫主還摔壞了腦袋。

事關幫派生死存亡,她有點麻爪:

「朝廷既然能找上門來,逃是逃不掉的。

但若是戰,不知道有多少贏面。

若是要降,又拿什麼籌碼與朝廷談判。」

陸丁丁也心煩意亂,因為有一個聲音不停在他腦中叨叨,

「招安從良,讀書救國,招安從良,讀書救國……」

他知道,這一定是原主留下的執念。

陸丁丁表示難以理解,苟起來做強盜,喝酒吃肉,它不香嗎?

前世讀了那麼多年書,還沒來得及享受人生就掛了。

這輩子他更想逍遙快活,及時行樂,把虧的那些,都補回來。

思緒剛到此處,無數殘酷血腥的畫面驟然之間浮現於腦中。

風餐露宿,官兵圍剿,刀光劍影,殘肢斷臂,被捕斬首……

陸丁丁打了個寒顫,做強盜似乎也沒有想像中快活。

漂泊不定,朝不保夕,說不定哪天就掉了腦袋。

兩相比較,還是歸順朝廷更穩妥一點。

憑他腦中二十一世紀的學識,必能在朝廷中混的風生水起。

到時候當個大官,一樣紙醉金迷,再娶幾房小妾……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他熟知的歷史中根本沒大武朝。

無法預知未來,這就很危險。

陸丁丁思忖片刻,旋即洒脫地聳了聳肩:

「既來之則安之,總歸是要享受人生。既然我佔了這具身體,便替你完成心愿吧。」

白日流星倏然而逝,腦中的聲音隨之消失。

天空中彷彿傳來一句謝謝。

韓月娘在屋裡轉了幾圈,仍然毫無頭緒,忽然聽見陸丁丁對她說道:

「咱們歸順朝廷。」

韓月娘無奈道:「幫主,招安不是兒戲,你平時只知道讀書,從來不過問幫務,現在又摔傻了,就不要再添亂了。」

陸丁丁不容置疑地說道:「我才是幫主。」

韓月娘目光一凝。

事關四海幫生死存亡,她不能讓一個腦子不清醒的書獃子做主。

如果他一定要添亂,就別怪……

陸丁丁接著說道:

「識時務者為俊傑,聽我給你講個故事,從前有一百零八個好漢……」

半晌之後,

韓月娘意猶未盡地喃喃道:

「宋公明落草為寇,仍不忘曲線報國;

孫行者殺入皇宮,竟是為了毛遂自薦;

採花大盜賈寶玉,考上狀元改變家族命運;

推車老漢劉關張,靠賣肉和草鞋匡扶漢室;

難道招安才是吾輩最終的歸宿?」

是的,

為了達到目的,陸丁丁無恥地篡改了四大名著。

同時他也了解到,大武朝的文化與原來的世界不盡相同。

至少前世人盡皆知的故事,韓月娘一個都沒聽過。

「幫主,為何這些事迹我聞所未聞?」

「你平時不愛看書,當然不知道。」

「哪本書,你拿給我看看?」

「嗯……會有機會的,你先聽我說完。」

陸丁丁發揮出前世教書的經驗,擺事實講道理,用一堂生動精彩的政治課把小姑娘忽悠的找不着北。

月娘啊,你聽我說……

像咱們這樣的幫會,

一沒有爭霸的野心,

二沒有擴大規模的經驗,

三沒有濟世救民的遠大理想。

兄弟們只想苟起來喝酒吃肉,這樣的三無強盜是沒有前途的,被朝廷剿滅是早晚的事情。

既然如此,為何不接受招安?

至少吃了皇糧,就算是正規軍,再也不用東躲西藏。

哪怕是將來戰死沙場,也算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如果百戰不死,榮歸故里,起碼也能混個官位。

習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

是戰是降,一目了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