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之平民百姓
三國之平民百姓 連載中

三國之平民百姓

來源:google 作者:棺材大板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呂途 楊任

【穿越】【三國】【權謀】【末世】無系統,最真實的漢末三國最好看的亂世詩歌穿越到三國時期的呂途,勉強能吃上一口飯,天災就接踵而至,跌跌撞撞一路伴隨鄉親父老,也就是一群流民從江夏流浪到漢中,再以漢中為根據展開

《三國之平民百姓》章節試讀:

翌日清晨,

呂途在家中院子吐納,他不是在練功,他是怕自己積鬱成疾。

深呼吸,在院中緩緩踱步,口中念念有詞:

「世界如此美好,我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

「好個卵子!」

哎,呂途感覺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

今早吃了飯,

這幾天也就吃了一個糰子,有東西下肚子的感覺太爽了!

嗯,真香。

雖然糙米帶着殼,很難煮熟,但是古人自有古人的烹飪經驗。

沒什麼是一把菜刀不能解決的,剁碎了熬糊糊,給治理的明明白白。

村中昨日大部分人家都有了口糧,日初時分,整個村落在日照之下,都顯得有了些生氣。

三兩結伴的農人,扛着鋤頭,帶好了口糧,就往公家的地里走去。

昨夜雖然拿了糧食回來也沒人吃飯,都熬了一宿,等到今天,上地幹活時候再吃。

吳均父子則面色沉重的前往村裡唯一一家有點木匠手藝的一戶,希望能用糧食換一口薄薄的棺材,讓吳呂氏能入土為安。

路過呂途家門口的時候,吳均跑了進去跟正在吐納的呂途攀談起來,

「狗兒哥,我們的娘死了之後會去什麼地方。」雖然村子裏人不少,但是吳均就是覺得呂途不一樣。

吳老棍子則在籬笆門口,蹲着休息。

「人死了之後啊,會去一個特別好玩的地方,有吃不完的美食,川南的,陝北的,天上飛的,地上跑的。全都吃的到,還能飛,只要想見誰,一兩個時辰就能見到,不管在天南海北。」呂途憐惜的摸了摸吳均的馬尾頭。摸了一手油也渾然不在意。

吳均張大了嘴巴,原來死了之後這麼好。

「狗兒哥,那我們去死吧,和娘親一起!」

呂途沉默了……吳老棍子也沉默了……

「但是娘親叫我活下去…..」

想到這吳均黯然失色。

「可是活着好難,為什麼不死呢?」

這話呂途回答不了,也沒法回答。

……

吳均得不到想知道的答案,跟吳老棍子走了。

「一個愛鑽研,愛思考的孩子,在現代說不定是個醫生吧,或者是律師。」

呂途暗自想到。

在家裡閑着無事,口糧問題暫時是解決了。

不過作為一個驕傲的穿越者,咱可得干點大事。

一個人在家中琢磨起來,

投靠一路諸侯?但是文不能提筆,只能拿樹枝亂畫,武……

可能打不過呂鍾。

嗯,沒有什麼可能,就是打不過。

怎麼投奔,就算有才華又怎麼樣,怎麼走出這大嶺山都是個問題。

東平歸屬於江夏,江夏則是黃祖的領地,黃祖也算是一路諸侯,他和劉表是附庸關係,不是絕對的臣屬,

本來對這些呂途是不太熟悉的,好在原主就是個土生土長的江夏人,所以才懂一點黃祖與劉表之間的利害關係。

自己要投除非走出這大嶺山,不然也就只能投奔黃祖。

對黃祖呂途不太熟悉,好像孫策他爹孫堅,就是這個人幹掉的吧?

應該是個猛人。

有了目標那怎麼投奔呢?

「黃大人,在下呂途,西嶺村村人,大字不識幾個,但是能預判天下走勢,保證能讓大人先人一步,一統天下,千秋萬載!」

這不得讓人當遊方術士給砍了嗎?太平道還鬧着呢,道士幾乎等於反賊。

況且怎麼見到黃祖呢?

呂途突然眼睛一亮,為啥投黃祖啊?

咱們直接找孫曹劉這三家不是更好嗎,而且還不會滅亡,只要立足了功勛,吃飯肯定就沒問題了。

嗯,吃飯最重要。

曹操現在在幹嘛?建安二年,曹操在幹嘛來着….

劉備….在徐州么?

孫權,現在應該還是孫策,離我這也不太遠,應該在揚州那邊吧。

不如去投靠孫家,然後憑藉孫家的勢力,為民請命?

嗯,可以考慮。還算現實點。

干想着,是想不出出路的,咱們要當實幹家。

呂途這就起身,去找叔祖呂振,他想知道呂振的想法。

叔祖的智慧,應該不低於一般的三國謀士吧?

呂途邊想邊走。

等日後呂途真正遇到所謂的三國謀士之後,他才會明白,什麼叫做羽扇輕搖,決勝千里。

那種差距…..

來到叔祖家,又沒找着叔祖,家裡男丁一水的都去下地幹活了。

只有二伯娘,黃氏,三嬸娘,張氏。和二房的丫頭呂靜在家,呂靜今年年方13出落得….不咋地。

面黃肌瘦,整個叔祖家,就這個丫頭地位最低了。挨餓最先挨的就是她。

籬笆院門邊,呂途正準備進去,卻看到二伯娘,偷偷的從灶房裡端出了一小把野菜,

有些發黑,一看便知這是蒸過的,二伯娘呂黃氏,把野菜取出一小葉,放在嘴邊輕輕的吹。

然後再送到坐在二伯娘旁邊的呂靜口中。呂靜咬了一半,放在嘴裏慢慢咀嚼。

「娘吃」

呂靜雖然出落的不咋樣,但是聲音還怪好聽的。

用現在的話說,

嗯,這特么還是個御姐音。

果然聲優都是怪物~。

黃氏笑了笑沒接過反而對呂靜說」娘不吃,你吃吧。你要吃的壯實些。」

叔祖家,呂鐘有三個兄弟,親兄弟呂鄧是三房出來的,堂兄呂姜是二伯家也是呂靜的親兄長,大伯家還有一個堂兄呂陸。

叔祖的夫人,也就是呂途的叔祖母,早些年就去世了,大伯娘也沒有在災年中活下來。家裡還有兩個女眷,二伯呂永的夫人黃氏,三叔呂豐的夫人,張氏。一家老小十一口。

而呂途家,獨戶呂途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看着院子中存在的溫馨,呂途有些不忍打破。

但是黃氏已經看到了呂途,

「是狗兒嗎?」

「二伯娘,凈妹子」呂途上前行禮,

黃氏開口說道

「狗兒來尋你叔祖嗎?都去田裡了。來狗兒,坐下吃兩口野菜,山腳下採的,十分清脆。」話語間沒有被人戳破給呂靜偷吃的尷尬,也沒有要解釋般的做作。

「狗兒哥~」呂靜也是打招呼道

「不了,謝謝二伯娘,既然叔祖他們去了田間,那我去田裡尋他們罷。」說完就準備離去。

黃氏也未出聲挽留,想到了昨晚呂振老爺子來他們二房說有意想把呂靜許配給呂途,眼神含着一些笑意。

雖然兩家親血還比較近,可是這大災之年,能娶一房媳婦,或者能嫁一戶人家。都是十分不易的,哪還能顧及那麼多。

「娘親,在笑什麼呢?」呂靜不明所以的問道

「沒什麼,來靜兒」隨手又拿起一葉野菜,溫柔的吹了吹,給呂靜遞過去。

人剛走,張氏笑嘻嘻的從三房走出來,「小丫頭要嫁人咯」

「嬸娘,你說啥呢?」呂靜雖然當時沒在家,在村口和呂鍾他們一起玩,但是聽到嬸娘調笑自己,也是臉紅不止。

還是想到了些奇怪的事情。但很快還是拿起一片野菜葉,吹了吹給嬸娘送去。

」傻丫頭,嬸娘不吃,嬸娘都嫁完人了,吃那麼多沒用了,哈哈哈。「

張氏跟黃氏也是相視一笑,昨晚老爺子去二房說的話,三房自是也能聽到的。

……

呂途退至門外,自己這二伯娘,是早些年逃難逃到西嶺村的,來歷似乎是江夏的大戶人家。氣度頗有些不凡,只不過娘家人應該都死絕了,嫁進來十幾年也從未回江夏探過親。

《三國之平民百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