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三歲小糰子,病嬌爹爹獨寵娘親
三歲小糰子,病嬌爹爹獨寵娘親 連載中

三歲小糰子,病嬌爹爹獨寵娘親

來源:google 作者:冬月二十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庭瀾 秦婉怡

【穿越+甜寵+萌寶+系統】秦婉怡穿書了,還是一本只寫了細綱然後斷更的書里,面對時不時的突發情況秦婉怡表示很頭疼但很快她想通了,為了保護小糰子和那個男人,管他什麼牛鬼蛇神來一個解決一個,來兩個就解決兩個!牛鬼蛇神看着原本瘋掉愚蠢的女人變得戰鬥力滿滿,分分逃竄,到底誰才是壞人啊!可不知為何,秦婉怡發現自己對這裡越來越熟悉,原來...被守護的一直是她看着那個男人隱忍害怕的樣子,她的心好疼寶兒從小就沒有娘親疼愛,但他不怕噠,因為爹爹告訴他娘親肯定會回來噠所以他等啊等終於等到娘親啦可爹爹太容易吃醋啦,不僅和寶兒搶娘親給的糖葫蘆,連和娘親抱抱久了也不開心唉,寶兒還這麼小,就要承受這麼多好辛苦哦展開

《三歲小糰子,病嬌爹爹獨寵娘親》章節試讀:

王府西苑,平日里最冷清偏僻的地方,今日卻格外熱鬧。

屋外站了一群看熱鬧的下人,他們議論紛紛,沒有想到王妃竟然有這膽子。

屋內,一直跟在秦婉怡身邊的嬤嬤,卻大義滅親悲痛地指責她,「小姐,老奴知道你處境艱難,可你居然會做出與人通姦這樣的事情,你讓夫人在天之靈該多麼痛心啊。」

「住口!」秦婉怡冷笑一聲,「你也配提我母親的名字,她待你不薄,臨終前讓你照顧好我,你就是這樣照顧我的?」

她在家裡睡覺,沒想到一覺醒來就到了這個地方,還來不及習慣,就給她整出這樣的幺蛾子。

可偏偏系統那個傢伙,居然有臉說這已經是優待了,像別人一睜開眼就是修羅場,她還多了半天時間反應一下呢。

提到那個女子,嬤嬤的表情有一瞬的心虛,可一想到那些榮華富貴她又狠下了心,「小姐說的這是什麼話,真是因為照顧你,才希望小姐你能迷途知返。」

「迷途知返?」秦婉怡氣笑了,她就沒聽過這麼冠冕堂皇的話。

「如果你真的想讓我迷途知返,那一開始你就應該阻止我,而不是等這個時候讓府內上下看我的笑話,尤其還帶着王爺過來。」

「王爺,你說是么。」

秦婉怡看着那個能決定這一切的男人,不得不說,這個男人長得真好看,劍眉之下一雙桃花眼,滿是深情,多看一眼好似就能陷進去,左臉頰上的美人痣更顯他的容貌,舉手投足皆是清雋矜貴,如同謫仙一般。

但他眼底情緒淡漠,讓人捉摸不透,從開始到現在,他沒有說過自己一句不是,只是這樣目光沉沉地看着自己。

聞言,嬤嬤下意識看了一眼高貴的男人,嚇得心裏一抖,「那,那是因為老奴看見有可疑的人所以才想去稟告王爺。」

「哦?」秦婉怡繼續道:「那你倒是說說你是什麼時候見到的可疑之人呢?」

「大約戌時三刻吧…我怎麼記得,那麼黑,老奴心裏害怕記不清了。」

「嬤嬤這話可說得真好,你分明能說到幾刻你居然說記不清了?」秦婉怡嗤笑一聲。

「好,我且算你記不清了,戌時三刻離現在也有快一炷香的時間,你看到可疑之人偏要過了一炷香才帶人趕過來?王府內四處都有人巡邏,你就算是隨便找個侍衛也用不了這麼長的時間。」

「你是不擔心王府的安危呢,還是說覺得我的安危不重要,亦或者你是在等,在等我和這個男人之間真的發生點什麼,你恰好帶着王爺來我這西苑…捉姦?」

秦婉怡擲地有聲,她看着嬤嬤的眼神一片冰冷,「嬤嬤,你覺得我說的那些可能性當中,哪種才是你想要的結果?」

話音剛落,屋內外一片寂靜,片刻後眾人也從她的字裡行間發現了問題。

「王妃說的對啊,要是我發現了可疑之人早就去叫府內的侍衛了,哪裡還會等這麼久。」

「這嬤嬤是怎麼想的,自己主子受難了她能好過嗎?」

她一點一點地靠近,身上帶着一股威壓,讓嬤嬤忍不住後退兩步踉蹌地坐在地上,「不,不是的,小姐你可千萬不能胡說啊。」

「我有沒有胡說你心裏清楚。」秦婉怡看向男人請求道:「王爺,臣妾是冤枉的,還請您調查清楚,還臣妾一個清白。」

眾人屏住呼吸,都在等着墨庭瀾的回答。

秦婉怡能感覺到男人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可就是不見他說話,心裏鬱悶了。

這男人發什麼呆啊,我知道自己長得好看,但你也不用這麼目不轉睛吧,趕快說句話啊,不然我很尷尬的好吧!

就在秦婉怡想打人的時候,墨庭瀾移開了視線,寒聲道:「來人,把這兩人關進幽亭等調查結果出來後再做處置。」

「是!」

四名侍衛進來將被綁着躺在的地上的男人和抖得如同篩糠一樣的嬤嬤拖了出去。

「王爺,饒命啊,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凄厲的叫聲讓眾人搖了搖頭,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可他們也發現一件事,王妃…好像變了。

此刻,不少暗地裡欺負過秦婉怡的人都心不在焉地散去,害怕自己會不會也像嬤嬤一樣的下場。

不一會兒,房間內在就只剩下秦婉怡和墨庭瀾兩人。

秦婉怡微笑道:「多謝王爺替臣妾主持公道。」

結果墨庭瀾依舊是直勾勾地看着她,半晌後才溫聲道:「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剛才委屈你了。」

他的眸色認真,聲線低沉好聽,讓秦婉怡心裏沒由來地跳了一下。

要命了,這人的長相真的完全長在了自己的審美點上啊。

「不委屈,之前臣妾做了錯事,導致臣妾被關在這西苑,日子清苦,嬤嬤年紀大了難免受不住,想要另尋他主也是情有可原。」

說著,秦婉怡慚愧又後悔地抬手摸了摸本就不存在的眼淚。

雖然她字字沒有表達對他的不滿,可句句都是這個意思。

「你這是在怪我?」墨庭瀾垂眸看着她的髮絲,透着一絲認真。

「沒有沒有,臣妾不敢,臣妾只是…」秦婉怡欲拒還迎,嘴上說沒有,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只是在怪你,你沒有猜錯。

「好了,明天開始會有人來西苑照顧你。」墨庭瀾無奈道。

「多謝王爺!」像是怕他反悔,秦婉怡謝得飛快,她粲然一笑,「時候不早了,王爺日理萬機,還請好好回去休息。」

墨庭瀾看了她兩眼點點頭,轉身離開。

等人一走遠,秦婉怡飛快地關上房門鬆了口氣,可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個聲音,「主人你為什麼不讓鎮北王留下?明晚宴會就要開始了啊,萬一他不帶你那…」

「哎喲我去,嚇我一跳。」

秦婉怡猛地回頭就看見半空中漂浮着一隻九尾小狐狸。

「墨庭瀾本就討厭原主,我現在還摸不清他到底是個什麼態度,冒然請他留下只會讓他覺得我得寸進尺。」

《三歲小糰子,病嬌爹爹獨寵娘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