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劫:踏仙途
聖劫:踏仙途 連載中

聖劫:踏仙途

來源:google 作者:千淺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淺塵 千逸 奇幻玄幻

荊棘坎坷志未滅,不枉復生斗蒼天!命運儀軌逆轉,回到一切之始,這次千逸是否還會踏上那條道路?且看這段故事的終點會如何……展開

《聖劫:踏仙途》章節試讀:

一輪紅日從東方冉冉升起,溫和的陽光穿透雲層的阻礙照射在這座雄偉的邊垂大城之上。深紅燈籠高掛在街道兩旁,深邃的夜空中各系法則幻化的煙火朵朵燦爛綻放,城中一片嘈雜,人聲鼎沸。

數百丈用青石鋪成的大道上擠滿了人,或是騎着熊,虎,牛等妖獸,或是御着各類法寶飛行,人潮擁擠,但即便是那些一念殺人,力拔山河的修士也沒有仗着自身的強大而破壞秩序,抱怨什麼,或者是不敢。

但這世間總是有那麼一些不識相,不知好歹之人,許是仗着自己比起普通人強了一點,就目中無人。此時,便有一中年壯漢從人群中走岀,上半身裸露,露出大塊虯結的肌肉,粗糙的臉上一條一指長的傷疤,往那一站便是一種極大的威慎,周圍的人都往旁邊退讓,空出丈許的空間。

「喂,前面那小子,給老子走快點,像個娘們似的,磨磨蹭蹭」

只見那壯漢口中的小子轉過身來,約莫十八九歲,除卻一頭長直黑髮顯露在外,全身都被黑衣遮蓋,衣上還烙印着兩朵詭異的黑蓮,細看之下,好似在悄然轉動,但那清秀的臉龐和氣質卻分明如同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

「你有膽再說一次,我保證留你一個全屍」黑衣少年很平靜的說道,彷彿對這種挑釁之言早已司空見慣。

「呦呵,沒想到一個小書生也敢頂撞你牛三爺爺我,看來是得教訓你一下,殺雞敬猴,重振我牛三威名」牛三大吼着,儼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黑衣少年抬手向他一揮,斗大的人頭騰空而起,猩紅的血四濺開來,周圍看熱鬧的人頓時做鳥獸散,人群中多是凡夫俗子,他們何曾見過如此可怖的場面,膽小的直接暈倒在地,一些稍微膽大的也是驚得兩眼發昏,腿腳發軟。

就在這時,兩道身影破空而來,轉瞬之間,便站在黑衣少年身旁,分別是一男一女。那男修相貌英俊,風度不凡,舉止間透出一種自信,一看就是從大勢力或大世家出來的弟子,男修身邊就是另一女修,只見得她,紅唇貝齒,黑髮及腰,一對鳳眼暗傳秋波,容顏雖非傾國傾城之貌,倒也算一方美女,一身黑衣緊貼於其上,勾勒出此女完美的曲線,更是為其添了一種別樣的美感。

「師兄,怎麼辦呀,出來時,大長老可是千叮嚀萬囑咐叫我們不要惹事,如今陳石師弟如此行為,讓我們如何交代」林雨看着身前的陳石,眼泛冷光,靠在男子身旁,用她那勾人心魂的聲音說道。

「林雨,平日里我看在師兄的面上叫你一聲師姐,可不是因為我怕你,我陳石做什麼還輪不到你在一旁指指點點」。陳石每一次看見眼前這女人就怒火中燒,林雨本是他的道侶,卻為了修鍊資源背叛他,並夥同他人謀害自己,如若不是自己發現得早,只怕己是一堆白骨。

「陳石師弟不必把雨兒的話放在心上,大長老怎會因一個凡人責怪你,我們還是快點與師兄師姐們會合吧」凌雲自然聽得陳石的弦外之音,不過此地人多口雜,他也不好對陳石做什麼,只能找個時機除掉這根眼中刺。

三人口中齊誦晦澀難懂之言,雙手結着令人眼花的法印,一道兩丈大小的黑蓮顯現,黑光流轉間,身影全無。

「黑蓮……這是黑蓮教,這可是我楚國五大頂級勢力之一啊」

「唉,牛三這也算自食苦果了,平日里欺男霸女,今天卻也是遭了報應」

「但還是太殘忍了,連個全屍都沒留下」人群腦海里還回蕩着陳石的那句話:誰是雞誰是猴?

「大家快看,那不是劍峰和雪殿的人嗎?」一道尖銳的聲音從哄鬧的人群中擴散開來,亂鬨哄的人群瞬間寂靜,落針可聞。沒有人想重蹈牛三的覆轍。

不遠的天際處,一柄十丈大小的金光閃耀的巨劍破空而來,十名男子盤坐其上,個個氣宇軒昂,風度翩翩,全是年輕俊秀,天賦出眾的修士。其幾丈處是六名身着清一色白裙的女修,俱都薄紗掩面,看不清容顏,但看其身資想必也是佳人。美中不足的就是氣質太過高冷,彷彿九天仙子一樣讓人難以接近。

「金兄,我們似乎慢了黑蓮一步,到時又免不了一頓冷嘲熱諷」

「小小的黑蓮教而已,我劍峰隨時可滅,況且此行收穫頗豐,何必把這種小事放在心上」

劍峰、雪殿之人並未在此多加停留,說話間,就瞬息萬里。寂靜的人群又開始議論起來。

「沒想到這次就連劍峰和雪殿這種大宗門也來了」

「哈哈,千仞城主實力強大,可越階對敵,千仞城也日益壯大,為抗擊外敵,做出多少貢獻,不足為外人道也」

「我剛才看見了龍蛇山,四合宗……八方來賀,真是好久沒逢上這種大事了」

……………………………………

千仞城,百年前原叫青石城,這就是為什麼全城都是青石建成的原因,本只是一座貧乏罕有人跡的邊陲小城,但一個修士改變了它的命運,楚國國主親賜此城,並用這修士之名為其命名。

這修士便是千仞,對於城中的百姓來說,他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掌控他們的生死。但對無數修士而言,他就是實力的象徵,十歲築基,以築基圓滿斬結丹後期,宗門大比第一人,同階中能與之抗衡的不出五指之數,百年過去,實力更是高深莫測,任何一個勢力也無法忽視其戰力之可怕。

城主府,主殿

九根白玉龍柱聳立於大殿中,每根龍柱上還鑲嵌着九顆價值連城的夜明珠,暗藏九九至尊風水奇局,殿面雕鏤着各種上古異獸,在夜明珠的照射下,更是栩栩如生,整座大殿全由白鐵澆鑄而成,透出一種古樸神秘之感。數不盡的繁複禁制運轉讓人感覺如鯁在咽,鋒芒在背,今人不敢輕舉妄動。

「啍!千仞這小子還真會擺架子,把我們晾在這裡是什麼意思!」枯於本就不願來恭賀,要不是上面交代恐怕他一輩子都不會踏足千仞城,畢竟百年前那件事給他的印象太深了。

「對呀,千城主為何遲遲未到」一勢力的高層人物也附和着說。看來,是一個抱大腿的,但像黑蓮教這樣的龐然大物誰又不想與之交好。

「呵呵,大家怎的如此急躁,我們來此連半柱香都還沒有,枯於道友難道很想見千城主?再說,我深知千兄為人,絕不是那等無禮之人」龍蛇山的山主對黑蓮教可沒什麼好感,自不會幫枯於說話。

「誰知道他是不是想給我們一個下馬威」枯於冷喝一聲身旁的酒桌和地面,便如蛛網裂開,向遠處擴散開去,大殿中氣氛也不由得凝重。

「哈哈哈哈,讓諸位久等了,千某自罰三杯」一男子身影從大殿門口踱步前來,看上去彷彿只有三十幾歲,身着雪色大襖,腳踏祥雲足履,腰間別著一塊淡藍玉佩,神采奕奕,風度翩翩,那稜角分明的臉上儘是濃濃的喜悅,言語舉止洒脫大方,令人難以挑剔。

「無妨,千城主人逢喜事,自然時間上有點倉促,大家都能理解」有人抱出黑蓮教的大腿,也有想與千仞城交好之人。別看這些人表面上和和氣氣,實則個個心懷鬼胎,打着如意算盤,大難臨頭各自飛,都自顧不暇了,誰還跟你聯盟,沒在背後捅一刀就算不錯了。

一時間又是各種祝賀恭敬之詞,紛紛呈上賀禮,什麼大羅果,霧蘿,洗髓丹等珍貴的靈草丹藥多如牛毛,各種奇異的法寶也是不少,連平日里價值昂貴的玄器,地器也只能是普通賀禮。

「四合教,地階八級靈草斷腸花一株」

「黑蓮教,天階暴靈丹十枚」

「六道輪迴山,六道果,輪迴果各一枚」顯然在座的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那幾個老傢伙又死要臉子,自然不好送些尋常之物,所以賀禮的價值是一個比一個重。

「大家如此行為豈不是讓我出不了手嗎?那我就把年輕時的法寶,鎖仙圈贈予千兄吧,雖只是上品天器但威力堪比極品天器,就當是送給我侄兒的禮物」龍蛇山的人很會說話,直接把東西送給千仞,千仞心中感受自是不同,也許千仞下一步會和龍蛇山聯手,這不由得讓眾人警惕了幾分。

千仞心裏也在思量「龍蛇山」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龍蛇混雜,不僅有兇殘狠毒的修士,還聚集着眾多窮凶極惡的凡人。山主易位頻繁,簡直就是修士的禁地,是眾多勢力的眼中釘,不過因為種種原因耽誤下來,沒能拔掉這根毒刺。

「龍騰兄真是捨得,不過我千仞城裡百物俱全,地器,天器也有那麼幾件,但既是龍騰兄的心意,那千某也只好收下了」

龍騰一聽這話就知道聯手無望,臉色變得難看無比,但也只是悶哼了一聲。眾人心中卻是微微鬆了一口氣,看來千仞並不想理會龍蛇山。

「那我雪殿在此先恭喜千兄,喜得龍鳳,家庭美滿。這一點點薄禮還請千兄笑納,千兄可莫要因為禮輕而取笑奴家」鈴聲清鳴,一宮裝豐滿少婦,蓮步輕移向千仞走來,雲鬢高聳,眉心一點朱紅,膚若凝脂,邁步間令人心神搖曳。手持一精緻玉盒,玉指輕啟盒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