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跡:
神跡: 連載中

神跡:

來源:google 作者:憨狗哈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憨狗哈哈 羅豐

來歷不明的小羅,偶然間獲得了仙緣,在德高望重的錢老爺的幫助下,成為了一名修仙門派的記名弟子奈何領了入門三件套後,招收弟子的仙人就跑了,跑了,,,,,小羅究竟如何才能抹掉記名二字?展開

《神跡:》章節試讀:

痛,身上每一寸都在痛。

痛的已經感覺不到痛。

老羅頭醒過來以後,感覺自己全身都碎成了一塊一塊的。

他並沒有沉入湖底,而是摔在了一個湖心小島上。

羅老頭躺在地上,緩解了許久,終於能夠動彈一下了。

他艱難地爬起身子,卻是根本無用,脊骨盡碎,即便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了。

稍微活動一下,就痛的渾身顫抖,頭暈目眩,豆大的汗珠滴滴溜溜冒了出來。

羅老頭強忍着劇痛,扭頭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映入眼帘的是一顆閃着金色光彩的果子。

在他昏迷的那段時間,迷迷糊糊中感覺有絲絲縷縷的香氣沁入心脾,這才令得他吊住了最後那一口氣。

骨頭碎裂大半,羅老頭根本就動彈不得,只能調勻呼吸,積攢了些力氣,努力蠕動了幾下,張開嘴巴,吃力的把那顆果子吞入腹中。

金色果子入口即化,冰涼的汁水順着食道落入腹中遍布全身。

渾身劇痛大大緩解,酥**麻的感覺令得羅老頭髮出一聲舒服的**聲。

這種感覺他很熟悉,在十二年前,他曾經體驗過,如今吞食鮮果,那種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他知道,自己死不了了。

湖岸邊的蛇鱷之戰已經結束,在巨鱷臨死一擊之下,蛇王斷掉了半邊身子,但終究是沒有死掉。

它張開大口,露出鋒利的牙齒,狠狠咬在鱷魚的屍體上,隨着鱷魚的漸漸乾癟,巨蛇身上的傷口肉眼可見的恢復起來。

斷身重續,傷口盡愈,六翅重生,吞下巨鱷的一身精華,不僅傷勢好轉,就連自身修為都有一些精進,身上的鱗甲變得烏黑髮亮。

蛇王扇動翅膀,甩動蛇尾,仰天發出一聲歡快的嘶鳴。

好不痛快!

只是鳴聲未絕,便被一隻爪子拍到了湖底。

一隻比鱷魚大好幾倍的灰毛怪獸從天而降,瞬間就制服了蛇王。

灰毛怪獸低頭咬住蛇王,含在嘴裏,搖頭晃腦的咀嚼着,慢悠悠的朝着岸邊走去。

巨大的聲響驚得正在昏睡的羅老頭一屁股坐了起來。

在仙果的滋養下,羅老頭不僅恢復了傷勢,就連那條瘸了多年的老腿都恢復過來。

羅老頭一拍腦門忽然覺醒過來。

「我怎麼就那麼傻?」

吃了那顆金色的果子,他忽然想起,家裡白玉盆裏面栽種的那一株應該就是傳說中的仙草。

雖然沒有結出金色的果子,但是那棵仙株結的果子多啊,足足有九顆。

他本來以為那株仙果樹只不過是一些可以改善體質,延年益壽的珍貴草藥,如今看來並非如此。

可是他這一輩子也沒有接觸過什麼仙草,並不知道仙草是個什麼樣子,也從來沒有敢想過,自己可以撿到一株仙草。

可是如今看來,自己真是夠蠢的,被困在這湖心小島上,周圍連個木筏子都沒有,想要出去估計是難如登天。

自己出不去不要緊,反正也沒有幾年可活,可是要是耽擱了自家狗娃子的仙緣,那可真是死不瞑目。

事到如今,後悔也沒用了。

羅老頭調整了一下心情,在周圍查探起來,想要找些能用的東西。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這周圍稀稀疏疏長了幾十棵綠植,在這一片死寂的環境的,這種泛着熒光的小草應該都屬於仙草一列。

可是那種結着金色果實的仙草卻是一株也沒有,就連剛才的那株仙植在羅老頭吃掉那可顆金色果實後也變得枯萎起來。

羅老頭繞着這個小島跑了一大圈,除了沙石就是沙石,在這絕地守着一堆大寶藏根本就帶不出去。

羅豐躺在家裡也沒有睡好,羅老頭不在,心裏總是空嘮嘮的睡不踏實。

以前歲數小的時候,每次羅老頭出遠門他都會跟隔壁的剛子擠在一個床上玩耍幾天。

如今歲數大了,身子也長大了,尤其是郭鐵,年紀輕輕已經長到五尺長,一身肌肉硬邦邦的,一個人就把那個小床佔滿了,哪裡還能放下一個羅豐。

再加上那個傢伙呼嚕打的震天響,不適應個幾天是別想睡個安穩覺了。

羅豐躺在床上胡亂想着,翻來覆去睡不着覺。

窗檯桌子上的小果樹九個果子散發著熠熠星輝,縈繞着一圈一圈的氤氳白氣,但是羅豐是個凡人,肯本就看不見這些奇異景象。

桌子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虛影,躡手躡腳的從窗台上爬了過來,藍色的眼睛裏冒着綠光,它伸長腦袋朝着布滿星輝的果實嗅了嗅,滿是陶醉之色。

儘力張開小巧的嘴巴,一口含住一個果子咕咚一聲,整個吞入腹中。

接着是第二個,第三個……

興許是吃的太興奮,這小獸竟然歡快的搖起了尾巴,一個不小心把桌子旁邊常用來澆水的破碗給掃到了地下。

「啪」

破碗應聲而碎,驚醒了小床上半睡半醒的羅豐,他扭頭一看,在朦朧的月光下,窗檯桌子上站着一隻渾身炸毛的雜毛貓。

再一看驚得羅豐一個打滾爬了起來,破口大罵。

「你這畜生,竟敢偷吃!」

那隻雜毛流浪貓也被嚇了一跳,不過很快緩過神來,張嘴又快速啃了一顆。

原本九顆果實的綠植已被這雜毛畜生啃了六顆。

羅豐抄起枕頭就砸了過去,這雜毛貓不光不怕,反而巧妙的躲了過去,並且趁着跳躍的間隙,又吃掉一顆果子。

羅豐大怒,直接從床上赤腳跳了過去。

一手一個趕快扯下剩餘的兩顆果子囫圇塞到嘴裏。

牙齒一咬,一股醉人的香氣瀰漫整個胸膛,渾身都是暖洋洋的。

怪不得這雜毛畜生偷吃果子。

見得羅豐沖了過來,這雜毛貓不僅沒有跑,反而在眼睜睜看着羅豐吞掉兩個果子後竟渾身的雜毛豎立起來,一副深仇大恨的樣子。

然後在羅豐的目瞪口呆之下,雜毛貓一口咬住了小果樹的根部連根拔了起來。

雜毛貓對着羅豐發出一聲憤怒的嗚嗚聲,跳出窗外,揚長而去。

羅豐反應過來,怒氣飆升,直衝腦門。

抄起窗旁的木杖子,跳出窗外,追着拿着雜毛貓就打。

老子辛辛苦苦養了好幾年,一天一澆水,竟被一個雜毛畜生偷吃了大半。

偷吃不說,還刨根帶泥把小果樹一起拔走了。

非得把這雜毛畜生大卸八塊,不然難泄心頭怒火。

可是那隻雜毛畜生三兩步跳上了牆頭,就沒了蹤影,就是想抓也抓不到了。

羅豐提着杖子,追出院門,早已沒了那隻雜毛畜生的蹤跡。

可是在昏暗的小路上,羅豐卻看到了拄着木棍,一瘸一拐的郭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