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域獨尊
神域獨尊 連載中

神域獨尊

來源:google 作者:喬治豌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喬治豌豆 奇幻玄幻 沈玄雲

兩界三道,唯神道通天,無數修士,前撲後繼,只為尋得一條登天之途,問情、問道、問心,覓長生正道、邪道、天道,修行道直到……沈玄雲穿越到了這個世界……正道巨擘:誅神劍今日出鞘,諸位道友,隨我斬妖除魔!沈玄云:感謝老鐵親自送來我的誅神劍!正道巨擘:???……邪道魔頭:都說你沈老怪所過之處,寸草不生,今天就要用我神教的鎮教神器,試試閣下的斤兩了!沈玄云:給這位阿姨倒一杯卡布奇諾,感謝友情贊助神器一把邪道魔頭:???……多年後,正邪戰場,沈玄雲一身青衫剛剛現身,正道志士:不好!沈老怪來了,不要戀戰,丟下神器,快跑!邪道狂徒:什麼?沈老怪來了,扔掉乾坤袋保命,風緊扯呼!沈玄云:哎,大家這麼客氣幹啥?感謝老鐵們留下我的靈器、仙器、神器、寶貝,下次記得多待會喝茶啊!天道劫云:轟——轟——轟卡——沈玄云:感謝天道老鐵送來我遺失多年的量劫造化果!創世始祖(掀桌子):這還玩毛線啊!展開

《神域獨尊》章節試讀:

108顆狼牙,呈環形排列,

狼王的一對前爪,對稱擺放兩邊,

中間以紅錫粉聯通,狼王的大腿骨擺放正中,

四周上百個節點之上綴以散碎靈石,

一個「鎖魂煉骨陣」就布置完成了。

昏暗的房間之中,沈玄雲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眼看着再有半個時辰天就要亮了,

他整夜未眠,此刻卻也並不睏倦,反而精神格外亢奮。

鎖魂煉骨這門煉器秘法,與常人的想像不同,並不需要凝聚氣脈真火,

也根本不需要對材料鍛造錘鍊,而是利用材料原本蘊含的血脈力量加以激發,

加以牽引,直接將原本同源的煉器材料以新的方式重新排列結合起來。

這種煉器秘法的好處很多,至少不需要修士達到凝氣境,能夠凝聚氣脈真火之後才能實操,

而且同源的材料煉製之後,還能夠釋放出原本蘊含在魔獸血脈之中的狂暴力量,

甚至能夠鎖住魔獸的部分魂魄與法器融合,更增威力。

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必須使用同源的材料才能煉製了。

此刻沈玄雲起身,按照秘法指引,

稍加引動自身靈源,尋找與「鎖魂煉骨陣」的共振頻率,隨即微微挑動,

就看到地面上本來只是一堆死物的材料,

忽然都像是遇到了磁石的鐵屑一般,

緩緩直立了起來。

沈玄雲雙目不由一亮,這秘法果真有效!

他壓抑心中的狂喜,穩住靈源的震動頻率,按照秘法中「三揚一抑」的節奏,

彷彿是在彈奏一首古曲般慢慢撥動着那根本不存在的弦。

地面之上,紅錫粉組成的環形陣圖,此刻也呼應起來,微微發出了淡淡的紅光,

那些散碎的靈石,則彷彿燃燒的煙花般,不斷跳動着璀璨的火星。

按照秘法所示,天下煉器術共有三種明法,十二種隱法。

明法就是世人熟知的煉器手法,鑄型、鍛造、淬火之類的,移山教的煉器術就屬於明法之一。

隱法便是不傳於世的獨門秘傳,不為世人所知的獨特煉器方法。

他現在使用的,便是十二隱法之一,脈煉之法!

靈源震動,形成共振,引動了整個鎖魂煉骨陣之後,

煉器的過程就不再依賴修士,而是開始自行按照既定的流程運行。

沈玄雲深吸了一口氣,手心中狼王的一塊破碎的骨片出現,

骨片邊緣鋒利,反射着淡淡的月光。

他默默計算着時間,眼見一對狼王的前爪漸漸彷彿蠟塊般融化,與那根堅固的大腿骨漸漸粘合成了一柄鋸齒大斧的形狀,

便直接用手中的骨片割破了手心,

擠壓着傷口,將十二滴鮮血,一一滴落在特定的位置之上。

這是脈煉之法的必要流程,秘法之中稱為血引,

魔獸雖死,魂魄不散,以血引之,化為吾用。

秘法的口訣在沈玄雲心中如水般流過,他死死盯着地面上的陣圖,

目光之中的期待越來越強烈起來。

整個青山郡屯倉都沒人會想到,就在這間小小的營房之中,

一件低階法器正在漸漸成型。

移山教獨霸宋國,全國適合煉器的礦脈和稀有材料,都是移山教囊中之物。

而教中的煉器術,則必須核心弟子,踏入鐵骨境中期之後,才有資格接觸。

而適合學習煉器術的弟子,卻極少,

因為想要成為一名有前途的煉器師,踏入凝氣境後則必須能夠凝聚氣脈真火,

這對於修士的資質要求之高,達到了十分苛刻的水平。

就算同為凝氣境修士,千百人中,都不一定有一個人能夠成功凝聚氣脈真火的,

更何況光是修鍊到凝氣境,就要大浪淘沙,淘汰掉茫茫多的修士。

不能凝聚屬於自己的氣脈真火,那麼煉器就必須要藉助地火,

而宋國國境之內,擁有地火的地方,不出十指之數。

但地火的威力畢竟有限,這也就意味着藉助地火煉器的煉器師,終身成就也只能止步於低階煉器師這個層次之中。

可使用脈煉之法的沈玄雲就沒有這種限制,

甚至他都沒有意識到,自己一個銅皮境的修士,能在這樣簡陋的環境中煉器,

對於需要專業環境用來增加煉器成功率的一般煉器師而言,這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十分驚世駭俗的事情了。

地面之上,108顆獸牙此刻也漸漸與整個法器的主體相融,

本來堅硬遠超鋼鐵,甚至能夠輕易刺破銅皮境修士防禦的材料,此刻卻如同麵糰一般,

正在按照沈玄雲心神的牽引,化作讓他滿意的形狀。

脈煉血引之後,法器便直接跳過了煉化認主這個過程,生來便與沈玄雲心神相連,彷彿成為了他延伸出來的又一條手臂,

能夠按照他的心意,隨意改變形態,直至讓他滿意為止。

小半個時辰過去了,地面之上的紅錫粉已經漸漸轉化成了灰白之色,

而那些散碎的靈石塊,也如同燃燒過後的炭塊一樣,變得蓬鬆酥軟起來。

隨着一聲清晨的雞鳴,天邊剛現魚肚白時分,

屋中一道刺目的光芒一閃而逝,彷彿有一頭睥睨群山的巨狼身影在空中乍隱乍現

光芒黯淡之後,一柄造型狂野,質地如玉石般的骨質戰斧落在了少年手中。

骨質戰斧長五尺有餘,斧刃長約兩尺,

沒有吹毛可斷的刃口,反而如同鋸齒一般參差不齊,但卻並不失鋒利,反而隱隱透射出一股狂暴血腥之意。

斧柄長三尺有餘,成流線型,持握手感極佳。

他輕輕揮動這件法器戰斧,

空氣中立刻傳來尖銳的破風之聲,

這柄法器戰斧甚至還能在揮動時自動引起他體內靈源的共振,殺傷威力得到增幅。

這樣一把沉重的武器,看造型,少說也得有八九十斤,

但他單手揮舞,卻絲毫感覺不到重量,只覺輕若鴻毛,

不但如此,手中武器更給他一種心神相連的自如之感。

晨光熹微,透入窗欞,

沈玄雲揮動戰斧,向著一把普通的椅子劈去。

只聽到輕輕地「嚓」一聲過後,木椅被從中一分為二,斷口處彷彿被什麼野獸啃噬過了一般,木材的纖維都被碾碎斷開了。

這種破碎的狀態,更像是被鈍器砸破的,理應發出巨大的聲響,

但法器戰斧劈過,卻只是發出了如撕裂紙張般的輕響。

「隊長的法器長刀,不如我這把戰斧!」沈玄雲心中立刻就有了判斷。

他將戰斧在手中掂了掂,想到如果再次遭遇狼群襲擊,

這一次有法器的加持,他應該可以輕鬆殺穿出去。

當他正沉浸在歡喜中時,整個青山郡屯倉內,此刻都響起了嘹亮的號角聲。

原本寂靜無聲的營區,忽然之間就熱鬧了起來,

不少人一邊系著扣子,一邊推門而出,向中間廣場上匯聚過去。

青山郡屯倉,作為宋國腹地重要的物資中轉地,

這裡常年駐紮着數百名修士組成的軍隊,

還有數千凡人作為低級兵卒駐紮在這裡。

此刻聽到集結號角,數千人匯聚而來,黑壓壓一片。

直到這時,東方才有一片紅霞照亮了天穹,

將每個人的臉頰,都映照成了紅撲撲地。

廣場上,屯長一身內門弟子服飾,昨日營區馳馬的斥候就在他身後肅穆站立。

前排都是各個管事的內門弟子頭目站成了一列,

沈玄雲他們小隊的隊長也在這個行列之中。

他將法器戰斧用粗布包裹着,背在背上,

擠到隊伍中來,見耿志正一臉興奮的樣子,忍不住低聲問道:「什麼情況?」

耿志憨笑了一下解釋道:「應該是戰時徵召令,屯長要宣布徵召兵員了。」

沈玄雲皺眉思索,不解道:「現在也不是十年一度的國戰,沒事徵召兵員做什麼?」

「打聽這個幹什麼?」耿志隨口道,「徵召兵員可是好事,教門內想要晉陞,外門雜役晉陞成外門弟子,外門弟子晉陞成內門雜役,最快的途徑便是應徵參戰積累戰功,往年就算是國戰開啟,教門也很少會在外門和這些凡人範圍內進行徵召,這次說不定是我們的機會!」

他說的興奮,似乎並不擔心有什麼危險,但沈玄雲卻皺起了眉頭。

昨天看到那個傳令官的時候,他便隱隱感覺到了一絲風雨欲來之勢,

這才過去一夜,屯長便要當眾宣布徵召兵員,

恐怕說明宋國國境內已經發生了戰亂。

沈玄雲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現在還僅僅限於別人口述之中,

但並不妨礙他深刻明白這片土地上殘酷的生存法則。

如果真有戰亂,那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不是什麼機會,而是一次噩夢。

就在他思索的時候,果然前方的屯長此刻已經開始訓話了。

徵召兵員,不限年齡,不限修為,凡人亦可!

聽到這個消息,人群頓時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

不知道多少凡人也想拜入移山教門下,

在這裡做苦力勞作數十年,餐風飲露,怎麼比得上教門內修行覓長生來的痛快?

這些平日里連飯都吃不飽的普通人,

教門對他們最大的吸引力,可能就在於至少一年四季可以吃飽穿暖。

正在這時,沈玄雲忽然感受到一道探尋的目光射來,

他抬頭看去,正好看到自己小隊的隊長,一手按着腰間的法器刀柄,一邊看向自己。

隊長的臉色有些冷,自從山谷脫困之後,作為那一役救了所有人的英雄,

沈玄雲理所當然感受到了其他隊員發出的善意,

但唯獨除了這位冷麵的隊長。

對方還是一如從前般冷麵無情,既沒有對他表示過半分感謝,也沒有對自己臨陣脫逃有過半分愧疚。

此刻隊長目光掃來,似乎想要看清楚沈玄雲是否會響應徵召令的徵調,

本來就心中有所警惕的沈玄雲,這一刻看到對方的眼神,心中馬上便有了決定。

耿志這時候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正想報名,卻被沈玄雲直接按住了肩膀。

「老耿,徵召令,咱們不報名!」沈玄雲此刻心中分外清明,沉聲叮囑了耿志一句。

戰爭,永遠都是掌權者的遊戲,宋元兩國交戰多年,

從來打生打死的,都是教門中的低階修士,遭殃的都是普通的凡人民眾,

此刻如果他們響應徵召,很大可能,唯一的命運就是成為炮灰。

徵召令來的時間點不對,來的也太急,

任何時候徵召兵員,都不是一兩日就能完成的事情,

但偏偏昨日斥候才到,今天就要徵召兵員,

這說明前線一定非常需要大量的兵員,去填補某些空隙,

甚至可能就是需要人命去填補某些劣勢!

只有劣勢方,才會如此草率,並且條件寬鬆地徵召兵員。

他們需要的不是一支精銳,而是一群真正的炮灰!

此刻沈玄雲的思路異常清晰,這種事情,當然能不參與絕不參與。

見他攔住了耿志報名,並且似乎根本對於徵召令無動於衷的時候,隊長才緩緩收回了目光,右手也從腰間的刀柄上放了下來,

他似乎鬆了一口氣,眼神示意,讓自己的幾個親信去動員自己這個小隊的其他人,隨後親自帶頭向傳令官遞交了名單。

耿志在一邊急的滿頭大汗,他不明白為什麼沈玄雲要攔着自己,這可是個大機遇!

但兩人之間的信任卻又讓他不好反駁,只能自己干著急。

沈玄雲這時候沒空跟他多做解釋,只是看着在場的大部分人都興奮地參與了報名。

屯長和傳令官那邊整合了花名冊,勾勾畫畫,

隨後便有一隊隊的修士和凡人被划到了另外一邊去。

沈玄雲掃了一眼,被划走的修士都是相對精銳的一部分,凡人更全都是青壯年,

而自己所在的這邊,人數則越來越少,除了修為低微的修士就是老弱的凡人。

他們小隊的隊長,這時候帶着自己一隊人,竟是唯獨沒有沈玄雲他們兩個,緩緩向對面走去。

經過他們這裡時,隊長回頭看着沈玄雲問道:「教門有令,徵召兵員鎮壓戰亂,你們兩個還在猶豫什麼?」

他說的鏗鏘有力,似乎有些不滿沈玄雲二人還不報名,然而之前,沈玄雲分明在對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並不希望自己報名的意思。

這時候再次四目相對,他忽然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恐怕此次應徵,他們這邊還是會以成建制的小隊被徵調,

如果他也報名,那麼大家一定還要被分在同一隊,

按照身份地位來說,那位隊長理所當然應該統率大家,

但這個世界實力為尊,沈玄雲之前的表現早就被大家看在眼中,

到時候隊伍里恐怕會出現不同的聲音,

誰說了算就變成了一件不確定的事情,所以對方自然第一時間希望自己置身事外,不要威脅到他的地位。

想到這裡,沈玄雲淡淡一笑:「我兄弟二人之前在山谷中受了不輕的傷,一時半會難以痊癒,等下一批徵召令再應徵不遲。」

果然,隊長並沒有真打算帶上他們,聞言馬上道:「也是,你們就先留在屯倉參與此地的防衛工作,休養一段時間也好。」

說完,他便頭也不回地帶着人走了,好像就是等着在說這句話一樣。

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耿志嘆了口氣,急的直撓頭,

沈玄雲卻在對方離去之後忽然鬆了一口氣,喃喃道:「我還真怕他想帶着咱們呢。」

「兄弟,咱們真的不報名?」耿志忍不住問了一句,

沈玄雲回頭看着他,無奈一笑:「當然,咱們要留在這裡!」

《神域獨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