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守寡三年後,戰死的夫君回來了
守寡三年後,戰死的夫君回來了 連載中

守寡三年後,戰死的夫君回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青墨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孫書月 季陽舒

孫書月一朝醒來成了四個反派拖油瓶的惡毒娘,家徒四壁丈夫戰死,還欠了幾兩銀子作為廚神,她大展身手準備賺錢養家好好養娃,讓四個小反派能走上正途!養着養着,大寶進了最好的學堂,夫子說大寶那是考狀元的料!二寶力大無窮,拜了武林高手當徒弟!三寶小小年紀精通算術,已經開始做起小生意!四寶今天撿靈芝明天撿人蔘,後天撿落難首富大後天撿被刺殺丞相……就在她安心養娃養家時,她那戰死的夫君……回來了?還成了將軍?展開

《守寡三年後,戰死的夫君回來了》章節試讀:

孫書月收起臉上的笑臉,一臉高冷的站起身來,「一邊待着去,小孩子別靠近廚房。」

說完,也不賞二寶一個眼神,就重新回了廚房去。

這小屁孩不值得她孫大廚神那麼溫柔!

孫書月回到廚房內,將筒骨切好。

好在家裡雖說現在條件不大好,但這房子當初做的灶台很大,可以三口鍋同時開工。

現在一口鍋煮飯,一口鍋燉煮滷肉,還有一口鍋可以燒湯。

廚房內傳出的肉香飄散的很遠,周圍都聞到了香味。隔壁已經在吃午飯的家家戶戶,都拿着碗,站在家門口,聞着肉香,就彷彿自己吃的也是肉一般。

而孫書月則是將兩個鍋蓋都蓋上後,開始切起了剩餘的白菜,還切了幾片五花肉下來。

等滷肉燉煮好了後,她拿出了家裡全部的盤子,把滷肉裝在兩個盤子裏面,小心翼翼的挑出八角和香葉,這是她從空間內拿出來的,不能被看見。

滷肉出鍋後,外面聞到香味的四個孩子忍不住了,蹬蹬蹬的跑到廚房門口,可憐巴巴的盯着孫書月盛出來的那些滷肉。

孫書月看了他們一眼,道:「過來把肉端上桌。」

幾個孩子小心翼翼的端着肉出去。

孫書月看見二寶肉嘟嘟的手要伸向肉,便警告道:「不許偷吃!誰偷吃,就別想吃肉了!」

二寶趕緊收回手。

娘竟然知道他想偷吃!好厲害!

孫書月動作迅速的洗乾淨鍋後,開始炒起白菜來。

先丟下切好的五花肉片,小火出油後,放入切好的白菜,再將湯用剩下的紅蘿蔔放進去,加鹽,翻炒一會兒,加一勺靈泉水,很快出鍋。

緊接着,玉米筒骨湯也出鍋了。

季大娘過來將煮好的米飯盛在碗里。

從未吃過這麼豐盛的一頓飯,幾人都是狂流口水。

孫書月出去時,他們已經坐在那了。

畢竟野豬是孫書月帶回來的,菜是孫書月做的,大家都等她到了再吃。

等孫書月將最後的筒骨湯端上桌,大家便開始快速吃起飯來。

「好次!」二寶吃了一口滷肉,立馬興奮的開始往嘴裏扒飯。

「嫂嫂,這肉味道真好!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肉!」季小花也是滿口誇讚。

季大娘也是連連點頭,「書月啊,你這肉做的可太好吃了!」

孫書月見她們評價好,便笑着道:「既然你們都覺得好吃,那我也就放心了,我還想和你們說件事,我打算去鎮上賣這個肉。」

「啊?娘,我們要去做生意嗎?」三寶一愣,疑惑的看着她。

孫書月點頭,道:「那野豬雖然賣了不少錢,但如果我們就滿足於現狀,不想辦法過上好日子,家裡的條件只會越來越差。錢總有花完的時候,你們是想今後經常吃肉,還是和以前一樣,勒緊褲腰帶,幾個月才開一次葷?」

所有人都盯着面前的飯菜。

那肯定是想經常吃肉吃白米飯啊!

他們不是沒吃過肉,但是因為條件有限,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肉。

想吃好吃的菜,不僅僅是要買得起肉,還得買得起調料。

吃過了這些,以後真的還能吃回之前寡淡無味的伙食嗎?

孫書月道:「我不能保證你們大富大貴,但是至少能讓生活過的比之前好。過去幾年,我渾渾噩噩,時常有點不正常,其實我一直沒告訴你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對你們發脾氣,打罵孩子。我只記得我的記憶經常會出現混亂,然後腦子裡就會多出一些不屬於我的記憶。」

「我知道了很多食物的做法,今天我只是試試而已,沒想到我真的做成了……」

季大娘和季小花還有四個孩子,都震驚的看着她。

她在說啥?

腦子裡會多出一些不屬於她的記憶?

「這……這難道就是神仙顯靈嗎?」季大娘的聲音里,都帶着顫抖。

這彷彿就能解釋了,為什麼孫書月變得和之前不一樣了。

她已經有將近一天時間,沒凶過他們了。

而且,以前的孫書月,根本就沒這麼好的廚藝!

孫書月點頭,一臉嚴肅的忽悠道:「我是這麼想的,否則也不能解釋,為什麼我會知道這些,我分明以前也沒怎麼下廚過。」

「我覺得,既然老天給了我這些知識,那肯定是要我用起來的,或許老天爺也想幫我們。」

「娘,要是去鎮里做生意,賣這個肉,我們是不是就能賺好多好多錢了?」一旁,三寶問道,「就像是今天賣野豬一樣!」

「沒錯!」孫書月點頭。

大寶嚴肅的道:「娘,我們去鎮上做生意吧!我們就賣點吃的,能賣得掉就賣,賣不掉,就自己吃。」

二寶一聽賣不掉可以自己吃,當下立刻點頭,「好呀好呀!那就賣這個肉吧!」

那要是以後賣不掉,豈不是每天都可以吃肉啦?

四寶期待的看着孫書月,「那是不是賺了小錢錢後,娘你就不會賣四寶啦?」

孫書月笑着看向四寶,道:「不管會不會賺錢,娘以後都不會賣了四寶,你們所有人,娘都不會賣。」

幾個孩子頓時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四寶的眼睛頓時就紅彤彤的,她好想哭,但是她要忍住。

娘討厭小孩子哭,每回他們哭,娘只會打的更狠。

她得忍着!

「你們覺得呢?」孫書月看向季大娘和季小花。

這件事不能只是她做決定,畢竟她一個人,雖說能做吃的,但是賣東西就一個人,難免忙手忙腳。

她的想法是,季小花留在家裡看着孩子,季大娘和她一起去鎮里賣吃食。

季大娘點頭,「我們現在手頭上有銀子了,本來這兩天也打算吃點好的,不如這樣,晚上我們就去鎮里賣這肉,如果能賣的出去最好,賣不出去,那我們就拿回來自己吃。」

小吃貨二寶立刻點頭,「對對對!我跟娘一起去!」

孫書月立馬就猜到他肯定是想偷吃,當下便道:「三寶和我一起去。」

三寶一聽,頓時眼前一亮。

二寶可憐巴巴。

其餘幾人都不解孫書月的決定,但也沒反駁。

孫書月是想着原書,想着要帶三寶去的。

這孩子未來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雖說做的都不是什麼好生意,但畢竟是書里厲害的奸商反派,是個做生意的好料子,小時候就可以培養。

既然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了,孫書月便準備下午就把剩下的食物都給做了。

現在先好好吃飯。

午飯後,孫書月起身,一邊往廚房走,一邊問:「娘,你去找一下鐵牛哥,待會兒我們再去一趟鎮子里,對了,我們家有大的泥爐嗎?」

「大的沒有,只有小的。」季大娘道。

孫書月道:「那你去村子裏問問看誰家有大點的泥爐吧,我把肉做好後,我們直接帶去縣城燉,免得送過去都涼了。」

「好,我這就去。」季大娘立馬出去問了。

孫書月動作迅速的將剩餘的豬肉全部都切好,然後動手做了起來。

等季大娘回來時,她都已經將肉和湯汁放在一起,重新裝在一個燉鍋內。

季大娘抬着泥爐進來,孫書月便道:「我這邊好了,我們帶上柴,就可以出發了。」

季大娘才回來,又匆忙出去喊黃鐵牛。

孫書月有心鍛煉三寶,讓季大娘將東西搬上牛車,自己則是戴上面紗,抱起三寶,也上了車。

孫書月一路上就在想,這滷肉要賣多少錢。

想想肉的價格不菲,這裡光是豬肉就有四斤,也就是120文錢,做出來的滷肉連帶湯汁,約莫有八九斤,那就2兩賣8文錢,一共可以賣320文錢。

上了牛車後,肉香撲鼻,哪怕是已經吃飽了,季大娘和三寶還是忍不住盯着那蓋着鍋蓋的鍋看。

那鍋很大,哪怕是牛車在這一路上行駛的並不穩當,也沒有讓裏面的湯汁飛濺出來。

這回孫書月讓黃鐵牛選了個擺攤的人比較多的地方。

此時已經是下午,按照孫書月的記憶,這個背景下的人,很多人一天只吃兩頓飯,一頓飯就是早上,一頓飯大約是在申時(15-17點)。

能一日三餐的都是少數條件好的人家,所以這個時間倒也不晚不早。

將東西從牛車上搬下來後,孫書月立馬開始生火,然後將那鍋肉放在上面。

黃鐵牛聞着那肉香,也是直流口水。

這鍋滷肉還沒燉煮,所以孫書月準備了不少木柴,生火後開始燉煮,香味撲鼻。

邊上路過的人都忍不住往這邊瞧上幾眼。

小縣城沒什麼人管着這邊,平時擺攤都是比較自由的,只偶爾才會有官兵來趕人,畢竟百姓們也是要生活的。

肉香飄散開來後,最先按捺不住的,是隔壁賣麵條的鋪子。

「誒?這位大妹子,你賣的是什麼啊?怎麼這麼香?是肉嗎?」店面老闆問。

孫書月趕緊道:「對,是滷肉,用的豬五花,還沒做好呢,還要煮一會兒。」

「這不便宜吧?多少錢呀?」

「八文錢二兩。」孫書月直接回答道。

一聽這個價格,那麵店老闆和周圍有點蠢蠢欲動想上前買的人,都有點退步。

一斤豬五花肉基本上在三十文錢左右一斤,2兩五花肉的價格就是6文錢。

但是,做好的肉,還能經過長時間煮的,那鐵定有湯。

所以實際上裏面的肉根本沒2兩。

這種情況賣8文錢2兩,可不算便宜。

孫書月也不着急,小火慢慢燉煮,肉香味直接勾起了周圍人的肚子里的饞蟲。

約莫是四十分鐘後,滷肉燉好了,孫書月便看向三寶。

三寶知道,輪到自己上場了,立馬奶聲奶氣的喊道:「新鮮熱乎的滷肉,八文錢一份,各位叔叔嬸嬸們,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八文錢一份,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他奶聲奶氣的聲音,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孫書月還將鍋蓋打開。

下面還有木柴在燒,不擔心會涼。

聞着這香氣撲鼻的滷肉,隔壁剛吃完面的男人受不住了,道:「大妹子,給我來一份滷肉,就加在這碗里!」

他拿着自己已經吃完炸醬麵的碗走了過來。

「好嘞。」孫書月接過他遞來的碗,手中的小勺子精準的控制着量,來了二兩。

這是她下廚多年練出來的本事!

那人立馬便付了錢,回去拿起筷子就吃起了肉。

「怎麼樣?味道好吃嗎?」那麵店的老闆好奇的問,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他賣的就是素麵,因為白面比較貴,所以麵條的價格也不算便宜,一碗清湯麵賣到三文錢,但也只買清湯麵。

畢竟一頓就能吃三文錢的,那真的是少數人,也很少來這吃路邊攤。

吃滷肉的那中年男人眼冒金光,趕緊點頭,「好吃!好吃!」

說著,他將肉都塞在嘴裏,一邊感嘆這東西的美味,一邊可恨二兩根本就沒多少肉。

吃完肉,還將湯也都給喝下了。

滿足!

見那男人吃的這麼香,不少人也都看了過來。

季大娘和三寶趕緊開始喊:「新鮮熱乎的滷肉,八文錢一份,各位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八文錢一份,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好吃的滷肉!拌飯的絕佳選擇!」

「給我來一份。」馬上就有個小婦人走了過來。

這時候買東西都是自帶包裝的,那小婦人拿出一個小陶瓷罐子,遞給孫書月,孫書月立馬給她裝了二兩滷肉,隨後收了錢。

就這麼陸陸續續的,孫書月賣了十份,整個過程也不超出一炷香時間。

季大娘在一旁喊着,別提有多開心了!

原本還擔心賣不掉,結果這麼短時間內,竟然就賣了這麼多!

這一鍋肉的成本是120文錢,算上牛車來回包用的費用,是140文錢,如果把調料配料和借泥爐的錢也給算上,也不到145文錢。

現在已經收到80文錢了,馬上就要回本了。

只要能回本,剩下的肉就算帶回去自己吃,那他們也是賺了!

也就在這時,之前那小婦人匆忙的小跑着過來,道:「大妹子,你這肉再給我來兩份,我家相公和孩子吃了讚不絕口!我兒子馬上就要去考童生了,得多吃點肉補補!」

《守寡三年後,戰死的夫君回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