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庶女王妃:重生後嫁給渣男死對頭
庶女王妃:重生後嫁給渣男死對頭 連載中

庶女王妃:重生後嫁給渣男死對頭

來源:google 作者:漫天遍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徐青昭 慕容栩

上一世,為嫁得年少時一眼萬年的少年郎,庶女徐青昭甘願為妾上一世,陰謀詭計,謀求算計,徐青昭都一一熬過奈何,抄家,流放,徐青昭最終死於少年郎的算計之下這一世,再次醒來,徐青昭帶着恨意而來:「慕容晟,我的噩夢結束了,你的噩夢,開始了……」展開

《庶女王妃:重生後嫁給渣男死對頭》章節試讀:

第三日,寒室的門終於開了。

刺眼的光一絲絲地闖入徐青昭的視線。徐青昭眼睛酸痛,不由得伸手擋在眼前,好一會才緩過來,依稀見着了來人的模樣。

眼前這人,高挑身段,削肩細腰,一步一顰間,連眉眼都含着無數風情。若不開口,不知情的,還以為眼前女子是個極溫柔之人。只可惜這人是楚瀟瀟,是親手沉溺徐青昭女兒的兇手,是把徐青昭折磨到奄奄一息的惡魔。

「娘娘萬福。」

為首的女子欠身行禮,聲音軟綿,洋洋盈耳。

聽到這一聲萬福,徐青昭頓時頭皮發麻。雖是這樣,徐青昭仍舊佯裝鎮定,右手輕撫過額前的碎發,冷冷地瞧着對方。

「想來娘娘在這裡待的還不夠久,您這副眼神,怎麼,竟還覺得自己是金尊玉貴的璟王側妃嗎?」

徐青昭繼續死盯着對方,楚瀟瀟看着也不惱,語氣慵懶,又帶着笑意譏諷道:「哦,不對,你現在應該還在惦記着正妃的位子才是。嘖嘖嘖,瞧瞧這可憐的模樣,竟還在妄痴心妄想呢。可笑,太可笑了!」

此刻徐青昭的臉色蒼白毫無血色,髮絲也凌亂不堪地粘黏在一起。一層薄衣摻着刺目的血痕,映出了狼狽不堪的模樣。

徐青昭聽了這話,語氣憤恨道:「呵,可笑?誰可笑?你以為你又是什麼好東西嗎?!像你這種不顧禮義廉恥與慕容晟暗中苟合的賤人,不比我好笑多了,竟也敢來這裡叫囂。」

楚瀟瀟只當沒聽見徐青昭嫉恨的咒罵,眼神凝視着徐青昭,話鋒一轉,開懷道:「娘娘這麼生氣,我不如說件喜事給娘娘樂一樂。我剛才,遇見一個孩子,那孩子真是可憐,小手使勁揮舞着,揮舞着,你猜最後怎麼著?哈哈哈,最後她死了。活活淹死的!」

楚瀟瀟瞧着徐青昭變了臉色,又開始添油加醋,「嘖嘖,那孩子的眼睛可真漂亮,聽說淹死前,身上受了幾十鞭子。可惜,真是可惜了。」

楚瀟瀟的聲音雖輕,徐青昭卻聽得全身冷起來,呼吸瞬間漏了幾拍,身子不由得往後縮,聲音顫抖道:「靈兒,我的靈兒,你,你把靈兒怎麼樣了,靈兒她,不可能,慕容晟答應過我的,不可能,靈兒……」

「怎麼,娘娘還不知道呢!」

楚瀟瀟故作詫異打斷了徐青昭的話,看着對方一臉不可置信的眼神,楚瀟瀟又緩緩笑言:「娘娘放心,不過是個野種,去了這孽種也好哄璟王殿下開心不是。」

女子聲音越來越輕,邊說著邊用那玲瓏剔透的指甲輕輕划過侍女所端的瓷碗。

徐青昭徹底聽清了,瞪大眼睛難以置信此人的話。怎麼能是野種呢?怎麼能是野種呢!這明明是他的親生骨肉啊!

徐青昭感覺自己頭皮發麻,全身要窒息一般,再抬眼看見楚瀟瀟柔媚的臉。

是你!是你!

「賤人,是你乾的,我要殺了你,賤人,你不得好死……」

徐青昭此刻已瘋魔,臉龐猙獰,不管不顧的沖楚瀟瀟撲去。

楚瀟瀟見狀不再多言,很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此刻便有人上前薅住徐青昭的頭髮拖拽着按在地上,徐青昭跪在泥濘的地上,想要掙扎,卻被一腳踹倒在地,胸口的疼痛頓時綻開,難以消散。

未等徐青昭爬起,便有人按住了她的手腳。楚瀟瀟高高在上地站在她面前,眼神中透露着說不出的輕蔑。

楚瀟瀟斜眼看了身邊女子一眼,那女子方走上前來。徐青昭瞥見了那女子手中的瓷碗,不由得汗毛豎立,瘋狂掙扎想要掙脫束縛。

「滾開,別過來,你別過來,給我滾啊,不要,放開我,不要,不要……」

在這凄慘的哀嚎里,徐青昭頭頂上響起了混沌的笑聲,如同魔音般令人顫慄。

楚瀟瀟笑夠了,眼神變得格外陰冷。

「還請娘娘早登極樂,咱們殿下,不,是咱們聖上,一定會緬懷娘娘忠心護駕的恩情的。」

楚瀟瀟不再開口,吩咐身邊人上前大力捏住了徐青昭的臉。徐青昭吃痛,仍舊掙脫不得,硬生生地感受瓷碗中的葯倒進口中,滑進咽喉。

「嘔,咳咳……」

徐青昭被放開,立刻催吐了起來,眼淚一起跟着簌簌不止。

一行人回到徐青昭對面,連同楚瀟瀟一起,如同看跳樑小丑一樣看着徐青昭。

徐青昭終究是吐不出什麼來,本就是伏在地上的身子慢慢蜷縮起來,如熱鍋中的蝦子。

楚瀟瀟蹲下來,對上了徐青昭的眼神。徐青昭瞪着眼前人,咬着牙一字一句回道:「縱火弒君、叛軍圍城、屠戮良臣,你們如此行徑,就不怕遭天譴嗎?!」

徐青昭用盡全力發出的聲音,卻只得了楚瀟瀟不屑的神情。

「天譴?什麼是天譴?我只知道,是你跪在我的腳下,是你卑躬屈膝為奴為婢。娘娘,您怎麼還是這樣天真呢。」

楚瀟瀟說完便打了個冷顫,不由得站起身來,目光看向別處,輕聲道:「真冷啊。」

楚瀟瀟說完便拿起手中的帕子掩了掩鼻子。

寒室冷氣森森,楚瀟瀟任務完成,顯然不想繼續在這惡臭的地方停留片刻。

徐青昭伏在地上毫無力氣,只能惡狠狠地盯着這張毒蛇般地臉,看着此人欠身行禮。

「娘娘,珍重啊。」

說罷,一行人匆匆離去,寒室的門再次重重關上。

徐青昭臉色慘白地咬着牙,眼淚仍在流。慢慢地徐青昭腹中熱了起來,直至滾燙,直至腹痛。

徐青昭顫抖地厲害,身子一再捲曲,雙手更是將身上的薄衣揉作一團。雖在寒室,徐青昭身上卻如同被熱油澆了個通透。

「我的靈兒!我的孩子!母親沒能護住你,母親對不起你。靈兒,母親馬上就來陪你了。靈兒別怕,母親這就來了……」

徐青昭全身冷汗,呼吸也緊促起來。一想起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徐青昭眼神又凌厲起來。

「慕容晟,楚瀟瀟,江樂宜,所有害過我的人,你們給我一一等着。縱我變成厲鬼,也要將你們拖入地獄,受砭骨錐膚之痛!!!」

《庶女王妃:重生後嫁給渣男死對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