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宋隨岑念念
宋隨岑念念 連載中

宋隨岑念念

來源:外網 作者:宋隨岑念念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宋隨岑念念 恐怖靈異

《宋隨岑念念》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宋隨岑念念》主要講述了宋隨岑念念的故事,同時,宋隨岑念念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展開

《宋隨岑念念》章節試讀:

《宋隨岑念念》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宋隨岑念念,主角宋隨岑念念性格討喜,各線劇情發展極為有趣:宋隨陪我去了寵物醫院,給狗狗做了檢查,才發現它身上的毛病很多。骨頭裂了,腹部有劃痕,還有數不清的小毛病。但它很乖,讓醫生檢查也不吵不鬧,只是安安靜靜地趴着。宋隨看着我,欲言又止。一直到檢查完回家,他也什麼都沒說。... 我忽然就想知道,我死之後,宋隨如果回想起現在。 他會是什麼心情? 從醫院出來那天,我想了好多好多,最後又全部在腦海里打結成一團亂糟糟的毛線球。 最先冒出來的一個想法是,我死了,宋隨要怎麼辦。 他總要再娶的。 我那時候想,蘇唐離婚了,他死了老婆,兩個人走到一起。 也沒關係。 可絕對不是現在。 所以,我反悔了。 第一次遇見蘇唐,是在十歲生日那年。 我媽難得空出一天,陪我去餐廳吃飯。 那家餐廳很高檔,裏面的菜品都價格不菲,媽媽只點了幾樣。 坐在我們不遠處的是一家人,三個人歡聲笑語,而我和我媽則顯得有些沉默。 那個桌上的女孩子一直在笑,穿着漂亮的公主裙,還戴着一個會發光的皇冠。 她的爸爸坐在她對面,一直不停地給她拍照。 直到她爸爸起身去廁所,熟悉的側臉讓我手中的叉子直接砸落在桌上。 我媽注意到了我的異樣,順着眼神看過去,又平淡地回眸。 「要過去打個招呼嗎?」她平靜地問我,「怎麼說他也是你爸爸。」 爸爸回座位的時候,小女孩笑着跑過去接他,被他一下抱住,舉起來,兩人臉上的笑容都異常燦爛。 我搖了搖頭。 我記憶里的爸爸很模糊,因為他從來不曾親近我,偶爾我想和他撒嬌,也被他冷冰冰地訓斥。 割裂的父親形象,曾經讓我困惑過很長一段時間。 後來我才明白,他只是不愛我而已。 所有那些在我看來遙不可及的東西,對蘇唐來說,都是唾手可得之物。 我還是假裝一無所知地對宋隨好,偶爾聞到他衣服上的梔子花香味。 有時看到蘇念的朋友圈,拍的圖片里總有宋隨的一點影子。 隱晦又明顯。 我每條都停留很久,然後再給她點個愛心。 但我從不說。 就像以前一樣,維持着表面的平和。 卻隱隱約約地,透出幾分山雨欲來的意思。 只是比起之前,我辭了職,家裡多了個年年,還有,我又撿起了寫日記的習慣。 每天寫,記錄每天無聊的日常,和自己的身體狀況。 我開始整晚整晚睡不着,腹部總是鈍鈍地痛。 每天給宋隨做飯,只是到自己吃飯時,我盯着桌上的菜看很久,卻沒有了吃下去的慾望。 再去看我媽時,我們照舊只是聊了十幾分鐘的天。 臨走時乘着她不注意,我將貼着密碼的銀行卡塞進桌上的一本書里。 裏面是我大半的積蓄。 這是最後一次來看她了。 她送我到家門口,目光落在我臉上,又添上一句:「注意身體。」 「謝謝,您也是。」 我媽會過得很好。 她不愛爸爸,也不愛我,但她還是負起了母親的責任,將我健康地撫養長大。 後來大抵是報應,我爸破產了。 但是我媽的福氣來了,她嫁給了她喜歡的人,生下了弟弟,一家三口很和睦。 宋隨晚上回來得早,我做好飯時他正好回來。 菜肴在桌上冒着熱氣。 我們好久沒有這樣一起吃飯了。 從蘇唐回來,他就變得越來越忙。 宋隨教養很好,食不言寢不語。 從前我覺得,兩個人就這樣坐着,不說話就很美好。 宋隨慢條斯理地夾着菜,我簡單吃了兩口,就再沒有胃口,腹部又開始隱隱作痛。 恰好年年從樓上下來,一下鑽進餐桌下。 我放下碗筷,宋隨看我一眼,我解釋說:「我去給年年弄點狗糧。」 年年的房間在二樓,是我把原來的雜物間收拾出來給它做的窩。 碗里的狗糧已經一點不剩,我添了點兒,年年搖着尾巴悶頭吃。 我在旁邊看着,心情好了點。 腹部的疼痛陡然加劇,喉嚨湧上一股腥甜。 我用手捂住嘴巴,再拿開時,上面猩紅的血刺得我眼睛發痛。 年年忽然停了嘴,扭頭撲到我腳邊衝著我叫。 我扯了張紙將血擦去,又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 蹲下身子狠狠擼了一把它的狗頭,輕聲:「我沒事。」 它又叫了兩聲,飯也不吃了,就往我身上撲。 我把它抱起來,它就不叫了,一個勁地蹭我。 房間的門框被人叩響,宋隨站在門邊看着我倆,溫聲道:「先吃飯,念念。」 我實在沒胃口,強撐着吃完,宋隨去廚房洗碗。 等他出來,見我在沙發上抱着年年玩,便坐在我邊上。 「念念,我最近忙,過段時間閑下來了,我陪你去海島,好不好。」 我揉了揉年年的耳朵,應道:「好。」 和宋隨去海島度假,一直在我的願望清單上。 從前我們之間太陌生。 領了證之後也沒有度蜜月,只是照常生活,上班下班。 後來關係好了,我便一直想着,能夠和宋隨去一次海島,就當做,遲來的蜜月。

《宋隨岑念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