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蘇棠棠顧墨恆
蘇棠棠顧墨恆 連載中

蘇棠棠顧墨恆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的神醫寵妃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的神醫寵妃

醫毒界的大國手蘇棠棠穿越了,成了鎮國公府,養在鄉下的廢材嫡女,被算計被羞辱被毀容,且看她翻雲覆雨,手撕白蓮,吊打渣男,狂虐極品;皇叔不喜她的惡毒粗俗,成親當日就承諾,醫好他,就寫放妻書,功成身退時,皇叔卻抱着她的大腿不肯放人,蘇棠棠鳳眼輕眯:「聽說皇叔押了五千兩銀子,買我跪下求王府收留。」顧墨恆立即跪了下去:「求娘子收留!」展開

《蘇棠棠顧墨恆》章節試讀:

「這應該是通房丫鬟該做的啊。」蘇棠棠自然看到了沈月眼底一閃而過的得意。

就個女人就是有意要讓蘇棠棠吃醋生氣,然後一走了之。

嗯,策略不錯。

可惜,對像搞錯了。

她蘇棠棠才不稀罕留下來。

是她的休夫書無人承認,只能讓顧墨恆寫放妻書。

而顧墨恆提出的條件,是讓她醫好他。

都是得寸進尺的主兒。

沒有好玩意。

「你……」沈月一下子急了,「王妃怎麼能侮辱人!」

「這怎麼是侮辱呢,我是在給你爭取名份吧,你說,你把王爺的起居都照顧了,怎麼也得是通房的名份吧。」蘇棠棠不是個愛管閑事的人。

可有人給她上眼藥,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而且,蘇棠棠在「起居」二字上,加重了語音。

「閉嘴。」顧墨恆咬牙切齒的說著。

他覺得,蘇棠棠是真的連遮羞布都不給留。

太狠了。

一個女人怎麼什麼話都敢說。

「王爺心疼了啊!」蘇棠棠扯了扯嘴角,一臉的無所謂,「既然心疼,還要讓小白蓮沒名沒份的跟着你,真是過分。」

「蘇棠棠,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顧墨恆握着拳頭,咬着牙,覺得胸口疼,「小月只是在本王發病的時候,煎藥喂葯,哪有你說的那麼齷齪。」

他真的生氣了。

其實不是與蘇棠棠生氣。

而是與沈月生氣。

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真的是越來越過份。

可他更生氣,蘇棠棠這樣說話。

「怎麼就是我齷齪了,可是你的小白蓮這樣說的啊。」蘇棠棠才不會退讓,瞪着沈月,「小白蓮,你這樣抹黑王爺是什麼意思啊。」

直接把矛盾甩回到他們身上。

沈月氣的小臉通紅,卻無言以對。

她就不明白了,這個醜八怪是瘋了嗎?

這話要是對着王府的其他人說,一定不是這樣的效果。

「你們兩個人互相維護,也別踩着我。」蘇棠棠不爽的說著,「還有,我喜歡清凈,你們都離我遠點。」

一旁的管家直擦汗。

這王妃真的太作死了。

什麼話都敢說。

「我……我是來看看你,送些糕點的,你這麼不知好歹就算了。」沈月倒是順着台階,轉身就走了。

她都快被氣瘋了。

再呆下去,她會忍不住現在就掐死蘇棠棠。

顧墨恆則冷冷看着蘇棠棠:「本王就喜歡呆在這裡。」

他生氣,心裏不爽。

可又不能直接對上沈月。

畢竟是來投奔他的,要是給點臉色,怕是日子會很難過。

主要沈月在沈家的遭遇太慘了。

他看在自己死去母妃的份兒上,也得忍着。

倒是藉著蘇棠棠的手,打了沈月的臉。

「你的小白蓮傷心了,還不去哄!」蘇棠棠咬牙說著,她覺得自己被當槍使了。

越看這顧墨恆越覺得他卑鄙無恥。

顧墨恆卻是一臉的雲淡風輕:「本王的身體如何?」

剛剛號了幾次脈,眉頭都擰成了麻繩。

他隱約覺得不對勁兒。

「離你的小白蓮遠點,昨天那樣的事情,就不會再發生了。」蘇棠棠說的十分認真。

讓顧墨恆差點就笑了。

「這樣的伎倆,太差了。」顧墨恆冷冷說了一句,「挑撥離間嗎?」

「嗯,你就當我沒說過吧。」蘇棠棠也不在意,「一般我不會與蠢貨計較太多的。」

給自己退路,也不能讓對方好過。

顧墨恆抬起了手,想抽人。

蘇棠棠這張嘴,也太黑了。

管家還是擦汗。

他覺得他家王爺今天的脾氣有點好。

就這樣了,都沒有抽蘇棠棠。

在管家看來,還是表小姐好,人溫柔,說話溫柔,也會替別人着想。

哪像這個土包子醜八怪,說話惡毒,一點教養都沒有。

如何配得上端親王妃之位?

「不想死,就好好說話。」顧墨恆把手握成了拳頭,一字一頓的說道。

「好啊,王爺可不能發火。」蘇棠棠也正了正臉色,若不是她感覺得出來,這顧墨恆並沒有一味偏袒沈月,她是絕對不會說的,不過,她還是頓了一下。

顧墨恆倒是真的聰明。

對着管家擺了擺手:「去告訴火房,午膳送到王妃院子來。」

「這……」管家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也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顧墨恆看了他一眼,管家忙低頭應了一句,退了下去。

「小白蓮養的那些花花草草,會加重你的病情,不過,她是有心還是無意,我就不得而知了,我只說,我看到的一切。」蘇棠棠也沒有隱瞞,她要醫好了顧墨恆才能離開,所以,得提醒他才行。

讓他防備着點小白蓮,免得壞了大事。

昨天夜裡的一切,定是小白蓮有意安排的。

是為了除掉她這個剛娶進門的端親王妃吧。

她甚至都在想,是不是蘇思綰能把原主拖出去羞辱打罵,也與這個小白蓮有關係?

沒有證據。

也不能說出來。

反正人在王府,可以慢慢調查。

顧墨恆俊俏的五官上有一抹冷戾閃過,很快就掩了,只是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一臉疑惑的問了一句:「你為什麼要叫小月小白蓮?只因為她喜歡養蓮花嗎?」

他知道,一定不會這麼簡單。

他知道,蘇棠棠討厭沈月。

這也合情合理。

沈月昨天夜裡有意來到他的房間,關心他,照顧他,體貼他,也是有意做給蘇棠棠看的。

他雖然看透了,卻沒有阻止。

因為他也很反感蘇家所做之事。

不想蘇棠棠好過。

蘇棠棠就笑了一下:「白蓮花啊,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不過,你這個表妹嗎,是看上去純潔,其實內心陰暗,思想糜爛,一味裝純潔、裝善良、裝清高!所以,我叫她小白蓮。」

這話,讓顧墨恆咳了一陣。

這解釋,一針見血。

「不過,她是王府的客人,你也別太過份。」顧墨恆還提醒了一句,「她與你,沒有一點衝突。」

一個是他準備寫放妻書的王妃,一個是等着嫁進白家的表妹。

的確沒有什麼可衝突的。

「那是自然,我這個人嘛,雖然脾氣不好,可從來不會主動招惹別人,可別人要是招惹我,我絕對不會視而不見,而是加奉奉還。」蘇棠棠說的雲淡風輕,卻也不容置疑。

顧墨恆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眸色漸沉。

《蘇棠棠顧墨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