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古天帝
太古天帝 連載中

太古天帝

來源:google 作者:浮雲孤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何伯 奇幻玄幻 項天成

登天路,踏歌行,彈指覆天地武道神話挾蒼天霸體重臨大地,鎮天驕,御乾坤,於亂世中踏出霸絕之路荒古之後第一人,即將證道巔峰,卻受到幾位至尊鎮壓,在身殞道消的千鈞一髮之際,帝天選擇暫避鋒芒,用盡最後的力量,打穿星域界壁,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要踏上一條全新的道途展開

《太古天帝》章節試讀:

這是上一世帝天獨有的體質,霸絕無雙。上一世,蒼天霸體是天生。而這一世,他有上一世的經歷,想要再造一幅無上戰軀,並非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前世他修為大成之時,通過切身感悟,自創蒼天霸體經文。他相信,重來一次,他一定會將蒼天霸體發揮的更加完美。

奈何,這一世軀體太弱,打造起來非常艱難。

時間飛逝,等待項天成再次睜開眸子,已到了第二日正午。

六月的陽光依然猛烈,透窗而進。

「比我想像中要快上一些。」

項天成自語,長身而起。用了一夜多的時間,他終於將蒼天霸體的所有信息烙印完畢。

現在,一切就緒,只欠東風。

院子內,飯菜早已備好,放在石桌之上。何伯拿着鋤頭,在菜園子鬆土。

「王爺,你還好吧?」

何伯見項天成走出,急忙迎了上去,有些擔心的問道。

看都項天成氣色好了不少,他認為是昨天「大師」的診治起到了作用。

「何伯,我說過多少次,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項天成微微搖頭,而後直接朝着石桌走去。久違的飢餓感,仿似讓他回到許多年以前。

「沒事就好……」

何伯笑了笑,撫了撫鬍鬚。

正當他要走的時候,看到了石桌上的幾張藥房,皺着眉頭看了半天。

「王爺,恐怕……」

何伯有些難以啟齒。

「沒事,我出去看看。」

項天成一看對方的樣子,立即明白了過來,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啊。

「等等!」

何伯開口,扔下鋤頭,直接衝進了自己的房間。

不多時,只見對方拿着包袱,急沖沖的走了出來。

「王爺,老奴與你同去。」

何伯兩隻粗糙的手掌,緊緊的握着手中的包袱。

「不用……」項天成搖頭,他已經猜出何伯手中之物是什麼。

「沒事,這雖是老奴的積蓄,但沒有項家就沒有老奴……」

何伯開口,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何伯,你在家中等我。」說著,項天成接過了何伯手中的包袱。

說實話,這點財物,根本難以購買他所需的藥材,簡直是杯水車薪。他之所以接過,是不想讓何伯擔心。

何伯點了點頭,從前兩天所見,他認為項天成真的長大了。

「何伯,你放心,它日,我會千倍,萬倍奉還。」

已經轉身離去的項天成開口說道。

修武之路太過漫長,漫長到身邊的人幾乎都變成了一抔黃土。他已經記不清有多長時間,內心沒有如此波瀾起伏過。

「好,好……」

何伯眼眶有些濕潤,雙手微微有些抖動。他很清楚,自己的路已經快到盡頭,但項天成還有機會,還年輕。

他要的不是榮華富貴,只想項天成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項天成一路疾行,路上的小販很多與他打招呼,他都一一謝過。

他知道,天墟城內有一藏寶閣,其中必然有他所需要的藥材。

藏寶閣,全星辰皇朝最大的易寶之地,集拍賣,售賣……於一身。再加上皇族背景支持,更是獨步天下,分號無數。

途中,項天成觀探人群,越是靠近城中心,修者人數越是多。

足足兩個時辰,他才來到佔地面積極廣的藏寶閣,比之城主府還要恢弘,是為天墟城第一樓。

上下共有七層,檐牙高啄,雕樑畫棟,巧奪天工。四方分別由玉雕四大神獸鎮守,顯得威嚴無比。

門口往來之人絡繹不絕,有的興緻高昂,有些垂頭喪氣。

項天成不禁摸了摸何伯給他的包袱,不得不慨嘆,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啊。

不過,他沒有猶豫,還是大步走了進去。

一層大堂甚是寬廣,靈藥香氣頓時迎面撲來,人群擁擠喧鬧。

他很快注意到了一個身軀有些肥胖的中年人,他坐在櫃檯裏面,一雙耗子般的眼睛滴溜溜的轉個不停,在人群中掃射。

「這些能否備齊?」

項天成很直接,直接亮出所需的藥方。

肥胖的中年人接過藥方,看了又看。不過,他多半是在打量項天成,眼神中充滿了意外之色。

「能是能,但有些困難。不知公子要來何用?」

中年人放下了藥方,盯着項天成問道。

「需要解釋嗎?」

項天成直視中年人,平靜道。

「解釋倒是不用,就是不知公子是要以寶換物,還是要直接購買?」

「換!」

項天成肯定答道。

就算加上昨天的五百金幣,以及何伯的積蓄,還是遠遠不夠。哪怕那一萬金幣送到,也有些不夠。

「拿什麼換?」

肥胖的中年人雖然眼睛很小,但卻非常犀利,似要看透項天成。

「你做不了主,還是找其他人吧。」

項天成掃了對方一眼,照他估計,此人只是一樓的管事,難以做主。

「不愧是項王啊,好大的口氣。」

這道聲音並非來自肥胖的中年人,而是來自後方不遠處。

項天成回望,見得兩個青年走來。這兩人中,他只認識一人,便是昨天見過的項申。另一人臉色白皙,頗有幾分俊美之感,從其言談舉止可以看出,他有些身份。

「換是不換?」

項天成繼續開口,沒有理會走來的兩人。

「原來是項王,有失遠迎。藏寶閣打開門做生意,自然是可以換。」

肥胖的中年人眼珠子一轉,訕笑着道。

「堂弟啊,這裡也是你該來的地方嗎?讓我看看你想要些什麼?看看堂哥能不能幫上你。」

項申笑着開口,大步朝前走來,一直盯着項天成的藥方看個不停。

他神色微變,這些藥材可都不是一般的藥草,花費巨大,就算是項府購買,都得斟酌,何況是他。

項天成沒時間理會兩人,只是看着那個管事。

「堂弟,就算有病也不能亂吃藥。就你這藥方,是三歲孩子寫的吧?胡亂搭配,小心吃死你……難道你又想捨己為人,娛樂全城人一次?」

項申眼神中充滿了濃濃的不屑,一個廢物,也配享用這些靈藥?

更何況,在他看來,對方的藥方狗屁不通。

「嗯?」

很多人都看了過來,一說起娛樂全城人,眾人就忍不住想到三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情。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奈何,反遭天鵝戲弄,摔斷了一條腿。

這隻癩蛤蟆,正是眼前的項天成。而天鵝,正是城主府千金,有天墟城第一美人之稱的洪月嵐。

想起洪月嵐,人們不禁湧起羨慕與慨嘆之意。對方雖是女兒身,但卻是天墟城,青年一代武道第一人,前途不可估量。

據說,這一次龍門之試,她已經被幾大勢力看重。

《太古天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