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妻太蘇嫁給了情敵的小叔
甜妻太蘇嫁給了情敵的小叔 連載中

甜妻太蘇嫁給了情敵的小叔

來源:google 作者:吃飽等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語蘇 現代言情 陸明澈

唐語蘇被男友背叛了,看着他與白月光如膠似漆,為了報復,她嫁給了渣男白月光的小叔展開

《甜妻太蘇嫁給了情敵的小叔》章節試讀:

回去的路上,唐語蘇將車開到了最高速。
一瓶洋酒的後勁兒足以讓她失去理智,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和陸明澈一起撞死,同歸於盡。
車窗外的路燈剪影飛速倒退着,拖曳着長長的光暈,如同回憶一般。
曾幾何時,陸明澈也把她捧在手心裏過,寵她,護她,給她想要的一切。
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變了呢?
「希瑞寶貝......你開慢點,我想吐。」
後排座位上陸明澈醉生夢死的一句話,讓唐語蘇猛然清醒。
她一腳急剎,半個車身已經衝出高架橋,險險的懸在上面,只消再往前一丁點,就會連人帶車一起墜入下面的藴江里...... 凌晨1點半的高架橋上,只有車前的雙閃燈晃的如同隔世。
余嚶嚶催命似的電話一個接一個打過來,唐語蘇都仿若未聞。
她推開車門,抹了一把臉上冰涼的淚,搖搖晃晃地下了車。
唐語蘇在高架橋上漫無目的的走。
直到尖銳的剎車聲劃破寂靜的夜空。
她回過頭卻被一束刺眼的白光晃的險些摔倒。
而後,她軟軟的趴在了那輛豪車上...... 司機楊馳罵罵咧咧的從車裡下來:「這深更半夜的,我以為我撞到了鬼!」
後排座上的傅時遇睜開眼,一臉疲態的問:「怎麼了?」
「傅總,是一個喝醉酒的瘋女人。」
楊馳畢恭畢敬的答。
後排座位的車門打開,一條長腿先邁了出來。
隨後,1米86的傅時遇從車裡下來,周圍的氣壓都跟着低了幾分,氣場逼人。
傅時遇停在了唐語蘇的面前,彎下腰,紳士的問,「你沒事吧?」
唐語蘇並沒有回答,醉眼朦朧的抬起頭來。
「是你?」
傅時遇有些吃驚。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雙柔荑已經摟住了他的脖子。
女人軟的像只貓,一頭鑽進他懷裡,把他當成了救命的稻草。
傅時遇的身體僵了那麼一兩秒鐘。
而懷裡的小腦袋蹭着他的胸口,夢囈一般呢喃起來:「帶我走好嗎?
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不討厭我......」 表情委屈的讓人忍不住心疼。
傅時遇這人有很嚴重的肢體接觸潔癖。
這些年來別說是女人了,就是他的狗兒子傅西西也不敢在他懷裡這麼撒嬌的蹭來蹭去。
而一旁的楊馳更是已經被嚇傻了。
他趕緊上前,伸手就要將唐語蘇從傅時遇身前拽開,卻不想被傅時遇給攔住了。
傅時遇什麼也沒說,長臂一圈將女人輕鬆的抱起來,走向自己的車。
...... 酒店套房裡。
助理楊馳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唐語蘇,問:「傅總,我再去幫你重新開個房間吧?」
「不用。」
傅時遇回復極簡,毫不拖泥帶水。
其實,楊馳也知道自己這是多此一問了。
傅時遇這個人向來難侍候的很,他一人生活在國外多年,即便偶爾回國,也只住固定酒店的固定房間,美其名曰,換了地方他睡不着。
見狀,楊馳也不再多說,默然離開。
傅時遇半個小時後還有個跨國視頻會議要開。
他簡單洗了個澡,換了睡袍。
回到電腦前,遠在法國的秘書賽琳娜已經調整好會議視頻角度,洋股東和高管們也都陸續就位。
傅時遇調整好坐姿,低沉磁性的法語流暢而出,連翻譯都不需要。
會議進行到一半,傅時遇卻突然停止了發言。
對面的法國人們一頭霧水。
傅時遇微微側目,一把按住了遊走在他身上的那隻女人手。
唐語蘇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藉著酒勁,那隻小手正肆無忌憚的在傅時遇的身上亂摸,到處惹火。
傅時遇的臉色漸寒。
「陪陪我好嗎?」
唐語蘇的眼睛生的極美,不笑的時候,裏面總像是蓄着一汪水,氤氳的讓人心頭一軟。
傅時遇幽深的眸子凝視她,他在判斷這女人是真醉糊塗了,還是在故意勾引他?
而下一刻,他卻唇角挑起:「你確定?」
唐語蘇把傅時遇當成了陸明澈,更是把這輕佻的一笑,當成了是陸明澈對自己的挑釁。
有酒壯膽,她二話不說起身跨坐在傅時遇的腿上,捧起他的臉就吻了下去。
視頻會議還在連線中,而這一切成了跨國直播,把對面的一群法國佬們驚的都呆住了。
傅時遇「嘭」的一聲合上了筆記本電腦,單方面宣布會議終止。
他抱起唐語蘇,轉身來到大床上。
兩個人吻的痴纏,多年不碰女人的傅時遇,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邪火燒的**焚身。
直到唐語蘇顫慄的輕哼一聲,不知死活的問了一句:「明澈,我有點怕......」 傅時遇的身體突然僵住,而下一秒,他的手離開了她溫軟的身體,起身離開。
傅時遇突然的離開,讓唐語蘇有些悵然若失。
她茫然的看着那個背影去了浴室,不明白自己又做錯了什麼,簡直委屈的想哭。
而浴室里,傅時遇更是惱火。
冷水也沖不走他身體里殘存的邪火,那可惡的女人竟然把他當成了替身。
...... 清早,唐語蘇在一陣醇香的咖啡味道中醒來。
不遠處的浴室燈亮着,裏面有電動剃鬚刀轉動的聲音。
唐語蘇迷茫了幾秒後,猛然坐起,這才陸陸續續的想起昨晚發生過的事。
昨晚一瓶洋酒幾乎讓她斷了片,而她最後的記憶是被一個陌生男人抱上了車。
她上了別人的車?

想到這裡,唐語蘇慌了。
她一把掀開被子,好在還有衣服在身上。
可衣服在身上也不能說明昨晚什麼也沒發生,如果他真的被人給...... 不敢多想,趁着浴室里的男人還沒出來,先離開再說。
剛到門口,她的腦海中突然又閃出個奇怪畫面來。
那畫面里正是她抱着他,主動去索吻...... 難道,還是她自己主動的?
唐語蘇真是頭都大了。
她立馬轉身,翻遍了身上所有口袋,好不容易才找出兩張鈔票來。
...... 傅時遇從浴室里出來,床上的美人已經不見了。
他穿着浴袍來到餐桌前,一眼看到了咖啡杯下壓着的兩張百元鈔票。
傅時遇伸手將鈔票從杯底取出。
然後,他被氣樂了。
這女人還真是忘恩負義的很。
昨晚把他當成了別人的替身,今早又把他當成了「牛郎」?

《甜妻太蘇嫁給了情敵的小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