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鎖之籠
天鎖之籠 連載中

天鎖之籠

來源:google 作者:緣心結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緣心結雨 陳默

數十萬年前,女媧伏羲踏入無垠星空宇宙,欲求證道突破十萬年後,伏羲生死不知女媧也大敗而歸,卻發現祖星靈氣不存無奈留下喚潮之海,藉此希望再次喚醒祖星靈脈,而後以身養魂,苟延殘喘至今數萬年後,第一次喚潮之海讓祖星風起雲湧各種族、宗門林立最終由於海浪平息,無奈落幕又過了數萬載光陰,第二次喚潮之海涌動,一股無邊的永夜颶風吹過祖星上方陶村之中,某個少年緩緩睜開眼睛,注視這一切展開

《天鎖之籠》章節試讀:

「砰!」

「咔嚓!」

一聲脆響自光罩底部傳出。

陳默一腳先至,觸碰到光罩的瞬間就讓其碎出數道裂紋。

隨後陳空明三人的攻擊也落在附近,讓剛剛被陳默擊出的數道裂紋,自其腳邊向三人攻擊處立刻延伸出一大截。

一長串細碎的咔咔聲傳出,就見裂紋幾個呼吸間已爬滿整個光罩。

隨後光點如雨滴般一片片落下,還未接觸地面便消失不見。

陳默抬起頭,沒有了光罩的遮擋,傍晚昏黃的太陽斜斜垂於半空,相伴幾朵雲霞。

陽光打在村中眾人身軀上,將影子拉的極長,已然是光罩外面的景色。

視線放平,陳默頓感不妙。

或許是被方才攻擊的聲響吸引,五條通體黑黃模樣兇狠的野狼,站在原本光罩外不遠處正一臉警惕的盯着眾人。

口中不停滴落粘液。

與尋常野狼不同的是,它全身覆蓋有黏土硬化後的磚塊,彷彿盔甲一樣,坑窪與凸起處不規則分佈。

普通人若是不小心被撞上一下,恐怕最少也要斷掉幾根骨頭。

似是在打量雙方實力,幾隻野狼也沒有直接上前攻擊。

而是保持前爪微低,後腿蓄力的姿勢。

只要判斷出可以攻擊,那下一秒,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撲向眾人。

領頭那隻個頭稍大的野狼,將目光看向陳穆欽,緊接着又瞥向陳小禹。

最後視線落在陳默身上,便再也不動半分。

注意到頭狼的目光,陳默心知不能露怯。

畢竟剛剛突破光罩,目前身體虧空半點真氣都無法調動,只能使用自身力量。

真要在這個時候對上五頭野狼……

單是看其背上的盔甲,即使自己這方有五十餘人。

先不說都是沒經歷過戰鬥的菜鳥,哪怕有戰鬥經驗。

憑他們氣絲境兩三層的境界,全部一哄而上,也未必能取得多少優勢,反而可能折損大半。

陳默目光逼視頭狼。

野狼也眼現兇狠,尖齒外露,嘴中發出低沉的嚎叫,半步也不肯退讓。

「全都站到我身後。」

陳默身軀不動,向後招了招手。

待到眾人靠近,陳默一步踏出走向頭狼。見它嘴中嘶吼聲更大,卻依舊站立在原地。

陳默又是一步前踏,同時擺出攻擊架勢。

此時,一人一狼相距不過十來米。

突然,頭狼眼神一個閃躲,敗下陣來。

嘴裏傳出一聲嗚咽,剩下四隻體型偏小的野狼腳步開始後退。

接着同時轉身向身後灌木中竄去。

一陣風吹來。

陳默禁不住打了個哆嗦,這才發現額頭與後背,已經被汗水濕透。

伸手抹了抹額頭的汗水,看着原本的五頭野狼全部消失不見。

陳默終於不再屏住呼吸,大口喘氣。

「叔,沒事了,起鍋做飯吧,我午飯到現在還沒吃呢,晚上可要去你家蹭一頓。」

經歷過這一天的變化,所有人都覺得疲累,也沒等招呼就離開了。

月落日升,轉眼又過去一天。

依舊是陳穆欽安排村民外出打探情況,有的是觀察環境,有的則尋找食物。

當天下午,陳馨與陳小禹一隊人,帶回來一種拳頭大小的果子,足足有半個麻袋。

據他們所說,這種果子蘊含些許能量,帶來最直觀的好處就是,比米飯還要頂飽,並且有不少這樣的果樹。

雖然帶回來的不過只有幾日食物,可若加上那處果林的信息,已經完全稱得上是大豐收了。

而另一個消息則是陳穆欽自己帶回來的。

他與陳空明組成的另一隊人,負責觀察村外道路環境。

據陳穆欽所說,雖然眾人在光罩里彷彿只過去三個月左右的時間。

而光罩外卻不僅僅只是多了些草木灌林,簡直可以用滄海桑田來形容。

比如說,村後原來那條一望無際的大湖位置。

現在不僅已經乾涸,就連地勢都變得平坦,成為了長滿雜草的平原。

再比如說,村口柏油擠壓澆築的路面全部消失不見,如先前陳默看見的那樣,都是灌木叢與樹木。

現在,稱呼它是一座原始叢林也毫不過分。

村外,不時傳來令人心悸的野獸嘶吼。

空中盤桓着的幾隻,比成年人還要大上不少的灰色飛禽,撲騰着翅膀來回巡視。

這哪怕真給了數百年時間,也無法變化得這麼誇張吧?

與場景格格不入的是,周圍零星散落有一座座光罩,正是之前鄰村所在的位置。

一眼看過去大大小小的十來個。

沒記錯的話,貌似所有的村子都被包含在內。

既然光罩存在,就說明沒有一個村子成功擊碎光罩逃脫。

現在擺在陳默眼前的選擇,是該不該助其打破光罩。

以陶村之前在光罩內的情況來看,每拖一日就會多出極大的風險,更別說是現在已經過去如此久時間。

還沒怎麼思考,陳默就強行將陷入兩難之中的思緒打斷。

「沒必要猶豫,等光罩破開,若是還有倖存者,願意加入自己就適量進行保護,不願意的話便任其自生自滅。」

他微微點頭。

畢竟他本來就有擴大人數,藉此增加應付各種突發事件能力的想法

陳默知道自己沒法大義凜然。

真要遇到落難之人,沒有好處的話陳默是不會給自己招惹麻煩的。

不碰到自己還好,要是想讓自己惹禍上身,陳默倒不介意給他來個痛快的。

先前,經過數個月的苦苦修鍊,再加上光罩上落下的那團能量的幫助,才終於趕在食物耗盡前勉強光罩。

若非如此,恐怕即便有陳穆欽給他的二十斤糧食。

過不了多久,也將連同眾人一起埋葬在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荒野村莊之中。

更遑論,還要直面現在這樣一個詭異莫名的環境。

不由得他不去思考這些現實的問題。

正在此時,只聽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陳穆欽門都沒敲就闖了進來,嘴中還不停重複着。

「小默,村裡有兩個人消失了。」

聽到陳穆欽的話,陳默皺着眉:「什麼情況?先不要急,慢慢說。」

「現在不是沒了光罩的保護嘛,我就想着安排幾個人守夜,有情況起碼能提前通知大夥。但是今天早上我過去的時候人就不見了,原本以為是累了回家偷懶,可轉了一大圈下來愣是沒有人見到他們。」

聽完陳穆欽的話,陳默心中一沉。

出事了!

《天鎖之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