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給病秧子老公夫人她開卦了
替嫁給病秧子老公夫人她開卦了 連載中

替嫁給病秧子老公夫人她開卦了

來源:google 作者:扶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童小姐 童欣

眾人眼中池家的繼承人池宴年,就是一個天煞孤星,傳聞男人暴虐成癮,有大師斷言男人活展開

《替嫁給病秧子老公夫人她開卦了》章節試讀:

看到上面的備註,童顏同意了,是童欣。
童欣幾乎迫不及待的發了一段話:「姐姐,你還好嗎?
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童欣應該是聽說了童顏與公雞結婚的事,在21世紀,多丟人呢?
童顏嘴角噙着一抹發自內心的笑:「我沒事,司機將你安頓好了?」
童欣回復:「嗯!
我在姐姐這裡,姐姐真的沒事嗎?
要不我們換回來吧?」
她不想犧牲姐姐的幸福……哪怕她怕的要死…… 童顏心中一暖,拒絕了童欣的意思,並表示這些事她會處理,剩下的等明天再說。
後來,童欣見說不過她,也就只能放棄,說自己會瘋姐姐回來。
這一夜,童顏睡的不錯。
可池宴年和童欣卻都失眠了。
次日。
童顏是被手機的鈴聲吵醒的。
睜開那雙因被別人吵醒而帶有起床氣的眼眸,當看清對方是童欣後,才慢慢有所緩和。
「怎麼了?」
她讓自己的語氣儘可能柔和的問。
此時—— 童欣的聲音帶着些哭腔:「姐姐,我……」 不等她把話說完,手機就被人一把搶過去。
是父親童建國,他似乎已經知道了什麼,對着童顏呵斥着:「死丫頭,誰准你做這麼大的事?」
「限你一小時內出現在童家,否則,老子就把你妹妹童欣送到池家磕頭認罪!」
也許別的事童顏都不在意,但童欣就是她的軟肋。
她危險的眯起眼,聲音也徒然變得冰冷無比:「我會過去。」
「但你若敢動童欣,試試看。」
她的音線分明很輕,但不知為何,卻充滿了震懾力。
掛斷電話後,童顏便果斷穿好衣服出門。
剛出門,便看到正在餐桌前慢斯條理吃飯的池宴年。
許是感受到某些動靜,池宴年抬眸,忽明忽暗又淡漠的眸子在她身上掃過。
褪去一身婚紗裙的童顏,今天穿了件白色T恤,搭配一條牛仔緊身長褲,襯的雙腿修長筆直。
身上沒有多餘的配飾,看着十分乾淨利落,透着一股子的颯爽。
精緻的眉眼間依舊帶着幾分混不吝的野性,顯得本就生的好看的五官更加明艷。
他還未來得及說話,童顏徑直來到他面前開口問道:「有沒有車?
借我一輛。」
池宴年似乎愣了一下,怎麼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句開場白。
他很快做出反應,嗓音清潤低沉:「去哪?」
童顏並未隱瞞:「童家。」
接着,她看到男人拾起桌前的餐巾,優雅地擦拭了一下修長好看的手指,帶着輕描淡寫的語調開口:「我送你。」
童顏一愣,卻下意識的回應:「沒這個必要,你給我一輛車,我自己過去。」
可池宴年已經不容分說的起身將車鑰匙拿起:「今天也算回門日,與你一起回娘家算是昨天公雞典禮的補償。」
童顏見狀,時間緊迫,也懶得再說什麼,並催促着:「那行,你快點。」
池宴年挑選了一輛非常低調的跑車,牌子很小眾,但價格卻十分昂貴,起碼500萬起步。
沒有讓池家的專屬司機接送,池宴年選擇親自開車。
童顏拉開副駕駛的門坐進去。
很快,車子便平穩的行駛開來,目標地點正是童家。
關於童家,池宴年之前去過一次,他的記憶力很好,甚至不用導航便走着最正確的路線。
差不多一個小時,二人到達了童家。
這是一個富人小區,但並不是別墅。
為了行動方便,童建國特地買了一樓,位置也很好找。
下車前,童顏想了想道:「你在車裡等我吧,我有些話想要單獨跟他們說。」
池宴年本來就對童家人無感,只從鼻間淡淡的嗯了一聲。
坐在車內,清晨的陽光打在他側臉上,勾勒出男人英挺的輪廓,有些懶洋洋的倚靠在座駕上,一派清貴公子的模樣。
和傳聞中那個讓人敬畏懼怕的閻羅王似乎完全沾不上半點關係。
倒也沒那麼差。
童顏心想,隨後收回視線。
不多時,她邁着修長的雙腿來到童家門口,有些不耐煩的按響了門鈴。
很快,童家的保姆就來開門了。
冷不丁看到一張與大小姐一模一樣的臉,只是似乎美的更妖艷,更有衝擊性。
保姆嚇了一跳,但還是很懂事的沒多嘴,放童顏進門。
童顏一進門,便看到童欣左臉頰赫然多了一道淺淺的巴掌印,就算粉底遮都遮不住。
她的眼底冷意驟現,徑直走到童欣身前,伸手輕輕摸了摸童欣的臉頰。
而後開口:「她們打你?」
不是詢問,反而更像是篤定的陳述。
口吻滲着幾分危險的情緒。
童欣的臉色變了變,見她姐姐好似想要殺人一樣的神情,不想給她招惹麻煩,便違心的搖頭:「不是的……姐姐你不要誤會……」 可是,童顏才不會信。
只見她眸子一一從在場的三人身上掃過。
單人沙發上坐着的童建國,對方的楊彩蘭,以及……小她們兩個月的繼子,童子陽。
在昨天婚禮現場,其實童建國便發現了不對勁。
只是當時人多,不好多說什麼,以免出現危機。
而現在等了一夜,童建國再也忍不住了,便通過手機定位找到童欣,又聯繫了童顏。
他的眼中絲毫沒有多年未見的父女之情,有的只有憤怒與利用。
「沒有我的允許,誰准許你代替童欣結婚?」
他興師問罪的道。
童顏站在沙發後頭,卻絲毫不顯得自己弱勢。
強大逼人的氣息一點點的朝着童建國靠攏而去。
她冷笑:「拿一個億賣女兒,童建國,你還算是個父親么?」
而後她又話鋒一轉:「哦不,應該問你……你還算是個男人么?」
誰不知道池宴年性格陰晴不定,危險萬分,稍有不慎讓自己女兒丟了性命也是常事。
可就是如此,童建國依舊要錢不要命,可他怎麼不選擇捨棄自己的命呢?
童建國聞言,臉色微微有些掛不住,眉頭也是緊緊地皺在一起,出言即找死的說—— 「這事兒我自有打算,童顏,我告訴你,趁着池家還未發現,你趕緊跟童欣換回來。」
「你若也想嫁人,剛好我這裡還有一個人選,給你就是,但池家不是一般人,不容你們如此造次。」

《替嫁給病秧子老公夫人她開卦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