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連載中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霍幼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承鄴 蘇梵音

【重生】【1v1】【青梅竹馬】【打臉】【甜寵】上輩子,蘇梵音被渣男賤女聯合設計,耗費青春將李瑾年送上皇位,又提劍上馬為他平定四方,卻換來他誅她十族、將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師父、統統殺死更是害得愛她寵她、把她捧在手心裏面的男人放棄了本該屬於他的皇位屈死於劈雲山前一朝重生,她撿起智商,勢必要將小師兄送上皇位!白天腳踩白蓮手撕渣男,晚上開啟寵夫模式「小師兄,你看今晚月色溶溶......我睡不着呢」李承鄴頭疼的捏了捏眉心,他的寶貝天天挑戰他的忍耐力怎們辦?伸手攬她入懷:「賞月可好?」「好!」展開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章節試讀:

「小姐為什麼要讓蘇蕊跟着去大理寺啊?」意濃不解的問。前世小姐就是因為蘇蕊這個女人才落得那個下場,她恨不得立刻就上前去殺了蘇蕊。但是她要保護小姐一輩子,就不能這般衝動。要先讓小姐遠離蘇蕊才行。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蘇梵音笑得狡黠,一雙狐狸眼睛裏面似有桃花雨落下。

她可沒忘記,上輩子蘇蕊也是這樣求自己將她帶去大理寺。然後李瑾年策划了一場首飾殺人的案子,殺了戶部朱尚書。被蘇蕊偷去了證據,讓皇帝降怒於小師兄。李瑾年倒是一石二鳥,既讓皇帝不喜歡小師兄,又將戶部尚書換成了自己的人。

意濃擔憂的看着蘇梵音,但是蘇梵音卻催着她給自己梳頭髮。

「好好梳,打扮得明亮艷麗些。我等下午便去大理寺的。」蘇梵音拿着一隻簪子比比劃劃,「喏,就這個吧。」

意濃接過蘇梵音遞過來的簪子,替她梳好了頭。

「小姐,馬車備好了!」圓兒叼着一隻雞腿進來,興沖沖地說。

「好!」蘇梵音等不及了,她就想現在立刻見到小師兄!

「叫上我的好堂妹,咱們去大理寺!」蘇梵音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

上了馬車,意濃便催:「王伯伯,走吧。」

趕過來的蘇蕊還在地上一副弱柳扶風的可憐模樣:「堂姐,我還沒上去呢。」

意濃簡直想破口大罵:你他媽噁心誰呢?

但是她忍住了。

「我這馬車裡都是些刀槍劍戟的,你這般弱不禁風,我怕傷了你,你坐後面的馬車吧。」蘇梵音探出頭來十分真誠的說。

蘇蕊看着後面外觀一模一樣的馬車,偷偷掩去笑意:「那好吧,蕊兒多謝堂姐有心了。」

意濃掩着嘴偷笑,看了看四周,寬敞舒適的馬車裏面鋪的是柔軟的絲綢,坐墊鬆軟,點了熏香,擺了時令水果,整個馬車上除了一把蘇梵音的匕首,完全沒有兵器。

哼,就應該這麼對那個該死的蘇蕊!還想坐小姐的馬車,沒門兒!

蘇蕊一上馬車就傻了眼,這叫什麼馬車?外面看着豪華無比,裏面就是一個破木頭板子,就連墊子都沒有!這要是坐到大理寺去,屁股都會疼的!

可是蘇梵音的馬車已經開始行駛,蘇蕊的馬車夫一看,也不管蘇蕊是不是坐好了就揮着鞭子驅動馬兒。

蘇蕊還彎着腰抱怨,馬車一下行駛起來,她站不穩,直接磕在了馬車上,腦袋上瞬間腫起來一個包。

顛簸了一路,終於到了大理寺。

蘇梵音開開心心的跳下馬車,對着守衛的侍衛一笑說:「我找你們大理寺李少卿。」

侍衛哪裡見過這樣的大美人,一時間骨頭都酥了,立刻轉身去找李承鄴。

蘇蕊這才被丫頭扶着下了馬車。她腦袋被磕着了,馬車坐久了腿也不舒服,差點就跪在地上。

「哎喲,妹妹這腦袋是怎麼了?」蘇梵音吃驚的看着蘇蕊腦袋上那個大包,「磕着了吧?疼不疼?沒關係的,我會醫術,我來替妹妹治一治吧!」

說著直接伸手,從袖中抽出一根金針,毫無防備的就刺在了蘇蕊的額頭上。

「啊!」蘇蕊疼得額頭冒汗,不顧形象的大叫一聲,引得路人旁觀。

「是有些疼的,但是有淤血,需要金針刺穴,妹妹回去養兩天就好了!」蘇梵音笑得純良無害。

意濃心中大為震驚,方才小姐刺的那個穴位和治病沒有半毛錢關係,反而是很疼的。小姐這是故意在整蘇蕊呢。

蘇蕊不懂,還以為蘇梵音是真的為自己治病,只好含着淚:「謝謝堂姐。」

「不客氣!」蘇梵音心情甚好,揮揮手。

「音兒。」

溫潤的聲音從門口傳過來。

蘇梵音望過去,正是一身玄色官袍的李承鄴,微微含着些笑意站在那塊「執法持平」的牌匾下面。

蘇梵音立刻奔跑着過去。

風吹起她的裙擺和髮絲,格外美麗。

李少卿熟練的伸出手穩穩地抱住了跑過來的人兒。

「又淘氣么?」半是溫柔寵溺半是無奈。

「我哪有?」蘇梵音不服氣的嘟起嘴巴,有些委委屈屈的,「小師兄錯怪我。」

「好好好,是小師兄錯了。」李承鄴這些年早就練出來了,從善如流的接話,「那今晚帶音兒去吃飯賠罪好不好?」

他的音兒可好哄了,一頓好吃的就行。整個人都乖得不行。

「好!」蘇梵音這才高興,「那咱們去鼎豐閣!」

「好!」李承鄴尾音拉得極長,一面颳了刮她的鼻子。

蘇梵音眼珠子一轉,拉過一旁的蘇蕊:「這是蘇蕊,我的堂妹。」

蘇蕊柔柔弱弱的俯身一拜:「蕊兒見過李少卿。」

「咳咳咳。」李承鄴皺着眉頭輕咳了兩聲,表情有些隱忍的不舒服。

林一急忙上前:「還請蘇蕊小姐站遠些,我們少卿對脂粉過敏。」

蘇蕊臉頰通紅,林一的動作十分生硬就像是在攆蒼蠅一樣,就差拔劍了。

蘇蕊心中羞憤:怎麼對蘇梵音就沒事?明明她身上也有脂粉的!

蘇梵音偷着樂了半天,都快要笑脫力了。還是李承鄴摟着她的腰才沒讓她掉下去。

「哎呀,蘇蕊小姐裙子怎麼髒了?」意濃突然指着蘇蕊的裙子驚訝地說。

那裙邊一片污漬,已經沒辦法穿出去見人了。

「怎麼會這樣啊。」蘇蕊委屈的看着自己的裙子,一旁的丫頭淮花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弄的。

「我們帶了備用的衣服,妹妹去換上吧。」蘇梵音說著,圓兒已經將衣服取出來了。

「林一,走正堂帶這位......」李承鄴皺了皺眉。

「蘇蕊。」蘇梵音及時補充。

「蘇蕊姑娘去廂房換衣服。」

「是。」林一答應着伸出手示意方向,「姑娘請!」

蘇蕊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李承鄴居然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記住,這肯定是故意的!以後等到瑾年做了皇帝,先就要殺了這個前朝餘孽!

蘇蕊走遠了,蘇梵音扯了扯李承鄴的袖子,裝着可憐模樣:「少卿大人好狠的心,就讓人家一個姑娘從正廳走去廂房。路上要經過你大理寺的牢獄吧?裏面可都是些窮凶極惡之徒呀!嚇着人家姑娘了怎麼辦?」

李承鄴挑了挑眉,他的寶貝可越來越古靈精怪了,「這位蘇姑娘我可覺得不是好人吶。」

「的確不是。」蘇梵音眨眨眼,看着李承鄴的臉,越看越覺得風流倜儻、無與倫比,前世自己真是瞎了眼!

「看什麼呢?」李承鄴察覺到了蘇梵音的眼神,有些好笑的問她。

蘇梵音眼裡瞬間泛起水霧,「好久沒見了,想少卿大人了。」

上輩子李承鄴做少卿的時候她已經追隨在李瑾年身後了,都沒有好好喊過他幾句少卿大人。

現在莫名的覺得「李少卿」三個字喊來很好聽。

「不過分別兩日。」李承鄴柔聲安慰,其實他又何嘗不想呢?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少卿不知道么?」蘇梵音賭氣道。

「好好好,我也想你呀。」李承鄴安慰着,「那咱們現在去吃飯好不好?」

「李少卿抱我。」蘇梵音哼哼唧唧的收住了脾氣,伸手讓李承鄴抱她上馬車。

李承鄴立刻伸出手將她攬入懷,抱起來小心翼翼地塞進馬車裡。

然後自己也進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