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連載中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楊有點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宛兒 蘇淺淺

【團寵+追妹火葬場+甜寵虐渣】蘇淺淺在蘇府滿門抄斬,哥哥被凌遲處決之後,死在了自己的未婚夫和養妹的成婚日一朝重生,蘇淺淺回到了被接回蘇府的前夕假千金錦衣玉食,真千金卻面黃肌瘦,地位更是千差萬別小白花養妹卻裝柔弱?裝大度?誰不會?上輩子的仇,這輩子加倍奉還!誰知三個哥哥竟輪流送上寵愛:大理寺少卿大哥:妹妹沒有新衣服,來人啊,將京城上好的布匹都送過來給我妹妹挑!禁衛軍統領二哥:妹妹想出去玩?來人,快備馬車,我要帶妹妹遊戲人間!司農鄉君三哥:(前期)什麼妹妹,我可不認!我只有宛兒一個妹妹!(後期):對不起,三哥錯了,跪...展開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章節試讀:

    蘇淺淺拉住蘇逸陽的袖子,說道:「二哥,沒關係的。」

    她知道蘇奕宸還沒有辦法接受自己這個妹妹,而且有蘇宛兒從中作梗就更加不喜歡了。

    但是蘇淺淺會用自己方法讓蘇奕宸對自己改觀的。

    蘇逸陽很心疼,妹妹在外面吃了那麼多苦,三弟還這樣對妹妹。

    「妹妹別難過,你還有我和大哥呢。」

    蘇淺淺笑了笑,心裏涌過一絲暖流,對着蘇逸陽笑了笑。

    隨後一行人就來到了蘇府的種植園處,一進來眾人就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

    眼前群花綻放,美不勝收,彷彿是一個天堂。

    空氣中飄着百花香,但是卻不刺鼻,反倒令人心曠神怡。

    這群人里不乏見多識廣的,但是這樣的美景他們還是第一次見,他們大多數沒有見過皇宮的後花園,但是他們去過一些王府舉辦的賞花宴。

    而眼前的群花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們只有半個時辰。」蘇奕宸的話拉回了眾人的思緒。

    也讓他們想起了,他們此行的目的。

    蘇奕宸冷淡的看着眾人,視線划過蘇淺淺時明顯帶着嫌棄。

    若非看在宛兒的面子上,他才不會讓這些人進入這裡。

    蘇奕宸自小就十分喜歡養花,並且擁有一手好技術,在他手上不管是什麼都可以養活。

    所以即便他現在才十四歲,但是卻養了不少的話,而許多王公貴族更是願意花大價錢向他買花。

    「為了以示公正,就由這裡的一位公子來出題怎麼樣?每人五次機會,答對多者為勝。」王思如高傲的看了一眼蘇淺淺。

    她敢肯定蘇淺淺對這些話一無所知。

    所以她根本不帶害怕的。

    王思如的心思都寫在了臉上,蘇淺淺只一眼便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微微一笑:「隨意。」

    王思如冷哼一聲,而後說道:「誰願意?」

    不少男子都紛紛出聲,表示願意,一些是喜歡王思如的,而另一些則是為了在蘇府刷存在感的。

    隨後王思如選了一位看上去平平無奇的男子。

    「那便由你來吧。」

    蘇淺淺挑了挑眉,並無意見。

    開始了,所有人都注視着蘇淺淺與王思如,她們一點也不願意錯過。

    王思如先開始。

    那位男子看了看,隨手指了一簇,蘇淺淺和王思如看了一眼,王思如立馬笑道:「這是垂絲海棠。」

    海棠花並不是什麼名貴的花,但是海棠的品種眾多,若是沒有見過還真的一時間無法分辨。

    一些人還是認得垂絲海棠的,但是有些人不太認得。

    這下目光落在了蘇奕宸的身上,畢竟蘇奕宸對這些花絕對是了如指掌的。

    蘇奕宸點了點頭,表示王思如說的正確。

    王思如積一分,王思如揚了揚高傲的頭顱,看向蘇淺淺的目光里多了幾分得意。

    蘇淺淺卻毫不在意,接下來男子又指了剩下四種,王思如只答對了三種。

    王思如有些懊惱,看着那名男子都有些不悅。

    然後她又看向蘇淺淺,雖然自己只答對了三種,但是蘇淺淺絕對一種也不會。

    現在該蘇淺淺了,所有人頓時精神了許多,臉上帶着看好戲的神情。

    「開始吧。」蘇淺淺淡淡道

    男子開始隨意指了一種,蘇奕宸看了一眼,天竺葵。

    這種花在京城並不多見,在中原的成活率更是低的離譜,所以在場的許多人都不認識這種花。

    王思如也看了一眼,王思如自己也不認識,她覺得蘇淺淺更不可能認識了。

    許多人也是這樣認為的,蘇宛兒也有些幸災樂禍,但是她沒有表現出來。

    她慢慢的來到蘇淺淺的身邊,一臉糾結的說道,「姐姐,怎麼辦?這個花我也不認識。」

    蘇宛兒說話的聲音很小,只有蘇淺淺聽到。

    但是蘇宛兒認識天竺葵,因為在蘇奕宸養的天竺葵成活的時候,蘇奕宸帶蘇宛兒看過。

    蘇淺淺心底冷笑,臉上卻十分淡然。

    「看來蘇大小姐是不認識了,那就下一個吧。」王思如鄙夷的說道。

    心裏打定了蘇淺淺不會認識,正當所有人想要看蘇淺淺的笑話時。

    蘇淺淺緩緩說道:「天竺葵。」

    此話一出,所有人一愣,這就是天竺葵?

    她們有些驚訝又有些懷疑,一時間所有目光落在蘇奕宸身上。

    蘇奕宸也有些意外,沒想到蘇淺淺竟然知道,心裏一時間十分複雜。

    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不可能!」王思如大聲道。

    滿臉的不相信。

    「一定是宛兒告訴你的。」王思如看向蘇淺淺身邊的蘇宛兒。

    蘇宛兒眼裡地不可置信瞬間收了起來,心底確實不願意承認蘇淺淺竟然會認識天竺葵。

    她不是才從鄉下回來嗎?

    而且三哥哥的花園,除了自己還沒有人能進來過。

    蘇淺淺怎麼會認識天竺葵。

    在王思如說是蘇宛兒說的時候,蘇宛兒低下了頭,沒有否認,而這些又讓王思如更加堅定了就是蘇宛兒跟蘇淺淺說的。

    其他的人也都同意了王思如的說法。

    「呵。」蘇淺淺冷笑了一聲,「不知道王小姐什麼時候看見是宛兒跟我說的?」

    「宛兒就在你身邊,若是她偷偷告訴你的,我們又怎麼會聽到。」王思如說道。

    蘇淺淺看向蘇宛兒,壓下心頭的恨意,說道「宛兒,你有告訴我嗎?」

    蘇宛兒立馬否認:「沒有,都是姐姐自己認識的。」若是忽略了蘇宛兒臉上的心虛她們或許就信了。

    但是蘇宛兒的模樣無非就是在變相的承認。

    「若不是宛兒告訴你,你又怎麼會認識!」王思如更加堅定了就是蘇宛兒說的。

    蘇致遠看到妹妹被這樣質疑,皺了皺眉,眼神有些冷,而蘇逸陽則是急脾氣,直接上前擋在了蘇淺淺的面前。

    「王小姐,你說話客氣些!」

    看着維護自己的二哥,蘇淺淺心中一暖,但是她拉了一下蘇逸陽,而後說道:「既然王小姐不相信,那便讓宛兒離我遠些便好了。」

    蘇宛兒看到蘇逸陽維護蘇淺淺,心裏的嫉妒又加深了幾分。

    聽到蘇淺淺的話,蘇宛兒露出了擔憂地神色,「姐姐。」

    「好!」王思如也有些害怕蘇逸陽。聽到蘇淺淺的話立馬就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