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徒兒,下山禍害你未婚妻吧
徒兒,下山禍害你未婚妻吧 連載中

徒兒,下山禍害你未婚妻吧

來源:外網 作者:楚凡江雨柔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楚凡江雨柔 科幻小說

「徒兒,你還是下山禍害你的未婚妻去吧,為師遭不住了....」展開

《徒兒,下山禍害你未婚妻吧》章節試讀:

深夜裡,江家。
在趙健康的一番施針下,江雨柔漸漸清醒了過來,不過看起來還是有些虛弱。
「趙老先生,我女兒這是好了嘛?」陳芬無比激動道。
「沒有。」
趙健康短短兩個字,宛如一盆冷水,徹底澆滅了陳芬心中剛燃起的一團火。
「我只是暫時將她體內的寒氣逼退,若想除根,或許還是要找到今天那位小兄弟!」趙健康撫着白鬍,臉色凝重道。
「老黃,那人的消息你打探到了嗎?」江鎮天連忙問。
黃坤點點頭,「打探到了,離開這裡後,他去了顧家!」
「他去顧家幹嘛?」江鎮天微微一愣。
但很快,他又擺了擺手,「算了,這不重要,明天你與我一同前去顧家,把他接回來!」
………
楚凡這邊。
聽到動靜後,顧永明和王秀芬夫婦聞聲趕來。
「怎麼回事?」顧永明槅門問了一句。
「唔……」
屋裡的顧梓熙很想出聲,可她做不到啊!
「沒什麼,我在跟梓熙鬧着玩呢。」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楚凡快要尷尬死了。
嗯?
顧永明和王秀芬先是一愣,而後對視一眼,均是滿臉的意味深長。
「哦,那你們早點休息哈。」
「還杵在這兒幹嘛?快走!」
說完,夫婦倆便心滿意足的轉身離開了。
聽着兩人離開的腳步聲後,楚凡鬆了口氣。
啪!
脫身後的顧梓熙也不分青紅皂白,揚手就甩了他一巴掌,盯着他咬牙切齒道:「卑鄙!下流!無恥!」
「你……」
「你居然這麼對我妹妹!」
「你就是個人渣!」
被打的楚凡心裏一陣發苦,「這已經是今天第二回了!」
「你搞清楚事情的緣由了嗎?」
顧梓熙一臉冷笑,「我眼睛不瞎,看的非常清楚!」
楚凡嘆出一口氣,無語道:「拜託,麻煩你好好去看看你妹妹現在的樣子,明顯就是被下藥了好嗎?」
下藥?
顧梓熙愣了一會兒,狠狠地瞪了楚凡一眼後,徑直走到了顧梓涵的面前。
望着床上,滿臉嫵媚的顧梓涵,顧梓熙顯然更加憤怒了。
「你居然連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都用上了!」
「我……」
「我跟你拼了!」
說完,顧梓熙便張牙舞爪的朝着楚凡沖了過來。
只是,就她這細胳膊細腿的,又豈是楚凡的對手?
還沒幾下,就被楚凡輕鬆制服了。
楚凡徹底無語了,「你還真是胸大無腦。」
「實話告訴你,你妹妹是喝完那杯牛奶後,才變成這樣的。」
「而那杯牛奶,也是你媽送到我房間來的,現在你明白了沒?」
聞言,顧梓熙停止了反抗,滿臉的不可思議,「你是說……」
楚凡聳了聳肩,「嗯哼,正如你所想,葯是你母親下的。」
想清楚一切後,顧梓熙雙手抱頭,真的快鬱悶死了。
她恐怕就是做夢都不會想到。
自己父母為了達到目的,竟然會使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
受害者居然還是他楚凡?!
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他們顧家真要被人笑掉大牙啦!
自知理虧的顧梓熙有點無顏面對楚凡,輕輕咬着嘴唇,低着頭道:「那……那現在怎麼辦?」
「慌什麼?不是有個神醫在呢么。」
「你啊?」顧梓熙上下打量起了楚凡,似乎並不是很看好他,撇嘴道:「能行么?」
「不信拉倒。」
楚凡不在解釋,轉身又朝着顧梓涵走了過去,搖搖頭,他語氣頗為感慨道:「好在你是遇見了我,這要是遇到別人吶,恐怕你就沒這麼好運嘍。」
砰砰砰!
說完,楚凡立刻伸出兩根修長的手指,以雷厲風行般的速度,在顧梓涵身上點了幾下,她便瞬間倒進楚凡的懷裡。
「你去幫我打盆涼水過來,別忘了毛巾。」楚凡頭也不回的向門口的顧梓熙吩咐道。
「哦哦,好。」
顧梓熙傻愣愣的點了點頭,然後便推門離開。
小心翼翼的將顧梓涵放回到床上後,楚凡從懷裡掏出了一包銀針。
忙活了大概兩分鐘左右,楚凡抹了把額頭的汗水後,長舒出一口氣,「搞定。」
這時,顧梓熙才端着一盆水走了進來。
「需要我做什麼嗎?」顧梓熙問道。
「不需要,殘留在你妹妹體內的藥效已經被我逼出來了,好好睡一覺,明早應該就沒事了。」
「真的假的?」顧梓熙半信半疑。
「信不信由你。」
說完,楚凡起身走過去,用顧梓熙打來的那盆涼水,洗了把臉。
「所以……」
「你讓我打水過來,就是伺候你洗臉的?」
楚凡回眸一笑,「不然呢?」
「……」顧梓熙徹底無語。
「行了,時候也不早了,你們姐妹倆就在這屋睡。」
「那你呢?」
「我去樓下的沙發對付一宿。」
「要不……」
「你去睡我妹妹房間吧,就在樓梯口左手邊那間。」大概是處於愧疚,顧梓熙微微道。
「也行。」
就在楚凡準備推門離開的時候,顧梓熙突然出聲叫住了他。
內心掙扎了許久,顧梓熙看起來很是艱難的開口道:「謝……謝謝你啊。」
楚凡並沒有開口說什麼,停留了一秒鐘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望着楚凡離去的背影,顧梓熙緩緩伸手捏起了下巴。
她突然覺得,這小子似乎也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差勁。
尤其是剛剛那副一臉認真的模樣。
看起來還真挺帥的……
思索間,顧梓熙的嘴角不自覺的向上微微揚起。
但很快,她就清醒過來。
「該死!我在想什麼呢!」

《徒兒,下山禍害你未婚妻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