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萬古第一殺神
萬古第一殺神 連載中

萬古第一殺神

來源:外網 作者:執筆天涯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執筆天涯 都市言情

「蘇玄你個廢物,誰給你的膽子偷看柳師姐洗澡!此次你師傅自己都危在旦夕,我看還有誰能護着你!」 一聲厲喝在蘇玄耳邊不斷迴響,讓他猛地睜開雙眼。 「我竟然穿越了!」蘇玄看看自己稚嫩白皙的雙手,滿臉不可置信。 這裡已經不是地球,而是一個叫做聖王大陸的地方。 蘇玄本是地球最強殺手,綽號「修羅」! 在一次搶奪國寶神秘玉劍的任務中,敵人使用了具有大範圍殺傷面積的導彈,直接是把蘇玄和數個強者轟炸成渣。 這是必死的局面,蘇玄根本沒想過自己能活,但讓蘇玄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展開

《萬古第一殺神》章節試讀: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權勢之爭,戰力之斗!

煉寶閣。

隨着少閣主之爭的臨近,煉寶閣也是徹底熱鬧了起來。

少閣主之爭,分為三方面。

其一是資源,其二是人脈,其三是實力!

想要成為煉寶閣的閣主,單單有實力可不行。

更重要的,是資源,以及人脈。

資源多少,代表一個人賺錢的能力!

人脈多少,則是代表一個人是否會做生意!

其他宗門不在意,但煉寶閣豈能不在意。

所以在少閣主的爭奪中想要獲勝,至少要在這三方面中,領先他人至少兩方面!

當然,這也是有限制的。

就是要在煉寶閣的範圍內,不能參雜其他勢力!

此事顯然很有必要,否則若是在其他玄宗扶持下成為閣主,煉寶閣定會大亂。

所以每當少閣主之爭開始,六國都會前往煉寶閣!

儘管除了北鳶和龍虎兩國,其他四國都獨立。但…這並不妨礙交易的來往!

煉寶閣和四國,可是保持着極其大的貿易來往。

山海外。

一群人來到了。

他們是雪暴國的強者。

帶頭的是國主紀天方!

在他極其靠後的地方,姜箐低調的站着。

在聽從了蘇玄的建議後,姜箐便是躲藏於幕後掌控雪暴國,明面上的國主依舊是紀天方。

此次來,姜箐直接女扮男裝,樣貌更是做了改變,顯得極其低調。

作為葬花古體,而且是趨於成熟的葬花古體,可是會散發極其濃烈的香氣。

不過顯然,姜箐為了遮掩住自己的風華,廢了很大的功夫。

此時此刻,她再平凡不過。

在她邊上,師妃也在。

她本就普通,稍稍一改變,更是像個普通的丫鬟。

「哈哈,紀國主,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山海中,玄空一脈的修士走來,帶頭的正是脈主趙陽。

每次少閣主之爭,煉寶閣各大有望爭奪少閣主的勢力都會拉攏六國支持,這便是人脈!

拉攏的大國越多,人脈這一方面獲勝的希望便越大!

就像某一代閣主,直接是拉攏了六國,更是以此獲得大量資源,直接完勝,碾壓般的成為少閣主!

玄空一脈拉攏的,便是雪暴國。

這些事是藏不住的,除了些陰謀算計,都是展露在表面。

「趙脈主,您還是這般年輕啊。」紀天方恭維笑道。

「哪裡。」趙陽笑了笑:「紀國主,你可是多年沒來煉寶閣了,這次老夫便陪你多轉轉。」

一行人…歡笑着走入。

紀天方隱晦的看了眼身後姜箐。

見她點頭,才跟了過去。

紀天方忽然有些同情趙陽。

因為此次來,雪暴國可不是他說了算。

而姜箐明確表示,不會支持玄空一脈……

悄無聲息中。

姜箐和師妃落後,與一行人分開。

兩女對視,有些同命相憐的色彩。

「唉,走吧。」

兩女…向著蘇玄所在傷情峰而去。

……

與此同時。

其他幾國紛紛到來。

天子國和龍虎國去了閣主府。

眾所周知,天子國南宮乾與金三元關係莫逆,想來是要支持閣主一脈的。

而龍虎國的國主就是金三元的二叔,自然更不用說。

而北鳶國則是去了地鳶一脈,吳清幽的真實身份其實是地鳶脈主吳唐凌的妹妹。

儘管沒表明,但都是眾所周知的。

當年吳清幽隱藏身份成為北鳶國主,可是鬧得很大,閣主,以及煉寶閣內幾個強者都是極其不滿。

畢竟北鳶國在以前…可都是閣主一脈控制的!

但顯然吳清幽手段極強,在短時間內成為了封號靈皇,才讓金三元等人不了了之。

畢竟成為封號靈皇,便是煉寶閣最頂尖的戰力,金三元也要顧忌一些。

六國中的夜梟國本來是與黃丘一脈交好,但如今公孫劍心被廢,周古墨更不會支持蘇玄,此次少閣主之爭顯然沒有了黃丘什麼事。

這就導致其他幾脈都在拉攏夜梟國。

不過,這幾脈拉攏最為激烈的還是八寶國。

如今八寶國的實力強盛程度是眾所周知的,而且往年八寶國向來保持中立,偶爾也只是支持閣主一脈。

但這一次,顯然不同了。

有了文昭王后這位貪婪的封號靈皇,幾脈可是使勁的拉攏。

一個有封號靈皇的國度,可比一個沒有的分量重很多。

此次來煉寶閣的,是澹臺煙嵐和文昭王后兩女。

當然,身為國主的姬南鳶也來了,不過眾人都知曉她無足輕重。

謝淑甄和韓青雅等人並沒來。

韓青雅是懶得來,本就不喜文昭王后這妖艷貨,而且這位女將軍可是在忙着練兵,樂在其中,可沒時間。

至於謝淑甄,在八寶國都極少有人能見到她了。

但知道她的人,又會覺得她無處不在。

整個八寶國,都似乎有她的眼線。

此時此刻,就連蘇玄都弄不清楚這女人要幹什麼,在幹什麼。

「澹臺,淑甄可是說,這次來煉寶閣,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文昭王后慵懶的躺在卧榻上,豐腴的身子曲線畢露,妖嬈至極。

此刻她們在天方一脈。

之前她們來煉寶閣,可是遭到了幾方勢力的爭相迎接。

最後天方顯然付出了巨大代價,才讓文昭王后選擇了天方一脈。

「嗯,隨你高興。」澹臺煙嵐身軀越發魁梧了。

她的資質在蛻變,在文昭王后看來這女人都很快就會不入封號靈皇!

而且更讓文昭王后都有些無語的是,這娘們死了一次後,實力已經無比接近封號靈皇。

澹臺煙嵐也看了眼文昭王后,也有些無語。

因為這幾年這女人整日吃吃喝喝,沒個正行,但修為卻是增長極快,就跟飛一樣。

要不是封號靈皇和靈尊之間有天塹般的距離,更會引來劫難,澹臺煙嵐懷疑文昭王后都是成為了靈尊。

對於文昭王后的感觀,澹臺煙嵐只覺這女人越來越懶,越來越貪,而且越來越像青樓的小婊砸。

「要不我去投靠其他脈,得到更多的寶貝?」文昭王后嬌笑。

「你要有這膽子,就去吧。」

兩女…並不知道蘇玄就是軒轅白龍。

「呵呵,還是算了吧。」文昭王后尷尬一笑。

澹臺煙嵐撇嘴。

這女人…膽子也越來越小了。

而此刻。

天方一脈的少脈主夏如龍走了進來。

他有些意氣風發。

畢竟之前他可是力挫其他脈,讓八寶國選擇了他,儘管付出了巨大代價,但夏如龍覺得很值。

「文昭前輩,此地可還住的舒適?」夏如龍微微一拜,寒虛問暖。

「挺好啊,有勞少脈主了。」文昭王后收斂起嬌媚,帶上了威嚴。

不過她這樣子,卻是讓夏如龍一盪。

之前文昭王后慵懶的神情可盡數落在他眼中。

在夏如龍眼中,這女人顯然是一個外表高貴,內在悶騷的騷蹄子。

當然,也是一個有實力的騷蹄子,至少此刻夏如龍也不敢放肆。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夏如龍收斂起內心的異樣,彬彬有禮。

他覺得往後等自己實力足夠,或許能一親芳澤。

這麼一想,夏如龍更是殷勤,拿出一枚墨玉珠子,輕笑道:「這是罕見的水靈珠,可洗滌肉身,增強體魄,可謂難得的淬體之寶,我覺得此珠與文昭前輩極其相配,便贈給前輩了。」

「是么,那就謝謝少脈主了。」文昭王后眼睛一亮,毫不猶豫的收下,臉上蕩漾起笑容,都是不自主露出一絲嫵媚。

夏如龍頓時心花怒放。

……

夜。

傷情峰上。

蘇玄盤膝於竹屋,無時無刻不在凝聚山海氣運。

此刻師妃和姜箐兩女正站在蘇玄邊上,都是有些拘束。

這才兩年多沒見,兩女感覺蘇玄的實力又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兩女內心苦澀,都覺得自己永無翻身之日。

許久。

蘇玄呼出一口氣。

他淡淡道:「你們兩人這段時日便跟着我,你們血脈和體質的事,也該開始了。」

兩女一顫,只能點頭。

月明星稀。

蘇玄走出竹屋,負手站於崖邊。

「少閣主之爭么。」

蘇玄嘴角泛起冷笑。

「在我面前蹦躂了這麼久,也該給你們這些小崽子一些教訓了。」

《萬古第一殺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