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白鬼帝,修的詭道又如何
我,白鬼帝,修的詭道又如何 連載中

我,白鬼帝,修的詭道又如何

來源:google 作者:天蠶二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輕羽 趙青禾

沈輕羽本是一名謙謙君子,卻因身懷鬼帝玉,多年來在沈國一直成為眾人殺伐和憎恨的存在旁人辱他,傷他,棄他,他都一笑了之,不曾計較直到某天,沈輕羽性情大變,開始修習邪術反擊「白鬼帝,幫幫我……」「呵呵,這麼多年,你終於想起我了麽?要想使用我的力量,必須要付出代價」「你想要什麼,就盡數拿去好了」「即使萬劫不復?」「即使萬劫不復」展開

《我,白鬼帝,修的詭道又如何》章節試讀:

淡淡若水的清冷月華,從地牢上方的小鐵窗滲入,落在一身血衣的沈輕羽身上。

他可以很清晰的感知到,自己下在那柳無崖老賊身上的血咒發作了。

血咒術作為那白鬼帝獨創的邪術一種,手段極其的殘忍與辛辣。

若是被下了狠咒,中咒之人一開始便會失去神主,渾渾噩噩,待到血咒發作之時,便會七竅流血,軀內的一切都會被那詭符融成血沫,暴斃身亡。

若是那白鬼帝親自下咒,中咒之人頃刻之間便會化為一攤血膿水。

但沈輕羽畢竟是第一次使出血咒術,而那柳無崖又是融合境的強大修士,故沈輕羽清晨下的咒,待到暮晚時分那柳無崖才發作。

沈輕羽知道柳無崖死的很慘,所以他現在笑得很開心。

一朝墮入詭道,便與世間正道所不容,沈輕羽已經無法回頭了。

他也沒想過回頭……

聽到趙若璃的聲音,沈輕羽收起唇邊的笑意,他緩緩抬眸,面色蒼白得可怕,瞳孔里血絲遍布,看不出一丁點活人的氣息。

那曾言笑晏晏,丰神俊朗的白衣公子,竟然被師尊折磨成了如今這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趙若璃心中顫道。

「沈二皇子……」

趙若璃雙手緊緊抓着牢柱,眸里儘是心疼。

一直站在趙若璃身後的趙青禾,在看清了沈輕羽的臉後,她道心一亂,那一向清冷的面色,竟也不禁顫動起來。

趙青禾一眼便認出了那便是九歲那年,在沈國皇宮陪伴了自己整整一年的故人——沈二皇子。

只是趙青禾她想不明白的是,他貴為沈國萬人之上的皇子,怎會淪落到如今這般不堪的田地。

看到滿身是傷的少年,趙青禾面色不忍,玉手朝後伸去,凝眸拔出負於細腰間那名為青松的淡青色命劍。

劍宗的弟子,修為在達到太初境之後,都會結伴到劍宗第九峰——洗劍峰,尋覓與自身命理相契合的命劍。

而趙青禾的命劍,之所以名為青松,是由於趙青禾在沈國皇宮待了一年之後。

在十歲那年,她便遵照趙國皇帝之命,被送去了蒼洲的劍宗修鍊。

趙國與沈國不一樣,趙國與妖邪之國——歸墟國為鄰。

受到妖邪之氣的影響,趙國的土地貧瘠,百姓大多過的清貧,並且常年受到妖邪的肆虐。

一直以來,趙國都處於滅國的邊緣,多虧了沈國的常年接濟,才不至於被那虎視眈眈的歸墟國和蕭國佔為己有。

故趙國並沒有像沈國這般的富饒昌盛,整個趙國上下,更是邪氣叢生,並不適合修鍊,修士更是屈指可數。

而趙青禾在十歲那年,取得命劍之後,便常年在旭陽峰上修行。

作為劍宗九大峰中的第一峰,旭陽峰自古便存在。

它狀如一頭展着翅,仰天長嘯的鳳凰,吸取着日月精華,高聳入雲,地勢極其險峻。

在這般險峻的劍峰上修鍊,對於當初年幼的趙青禾而言,甚是不容易。

修行艱苦且乏味,當趙青禾一次次想要放棄,快要堅持不下去之時,在看到那生於懸崖峭壁上的一株株青松,即使是在萬木蕭疏的深冬,它們也能維持本心,一如既往的翠綠,迎着呼號的傲雪也不會改色,便讓趙青禾憶起了她當初想要成為修士的本意。

那便是,斬盡天下作惡的妖魔邪祟,殺遍世間作梗的賊臣亂寇,守護趙國的子民。

哐當的一聲。

黑暗裡,隨着一道淡淡的青色劍光,在趙青禾雪白的劍裳間划過,那道牢鎖竟被她輕易便砍成了兩半。

趙若璃不顧沈輕羽那讓人瘮得慌的模樣,便直直跑過去將他扶出了那陰氣森森的地牢。

「放開我…..」

沈輕羽從趙若璃的手裡掙脫,身子晃了好幾晃,踉踉蹌蹌朝一旁的牢房行去。

「若璃,一旁還關着什麼人麽?」

趙青禾眸光流轉,清冽的聲音響起。

「嗯……」

趙若璃神色不忍的點了點頭,便也跟着沈輕羽走了過去。

沈輕羽衝到牢里,看到那被綁在刑架上還往外流着血水的楚雪暖,那雙狹長的鳳眼猛然一縮。

「阿暖!!」

沈輕羽眸眶發紅,破聲大喊道。

他急忙走上前去,只是沈輕羽自己亦是滿身傷痕,連手臂都快抬不起來了,又怎能解開那牢牢捆着楚雪暖手腳的繩子呢。

沈輕羽雙手只是頹然的捉着,在那粗繩上流下一道道黑色的血跡。

「沈二皇子,我來幫你。」

趙青禾踏着蓮步,身法飄逸的走進了牢里。

《我,白鬼帝,修的詭道又如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