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被最弱共生體寄生了
我被最弱共生體寄生了 連載中

我被最弱共生體寄生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蜘蛛要快快長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航星 小蜘蛛要快快長大 都市小說

(無系統、日常輕快)當夜航星得到一個新的家,美麗可愛的媽媽,嚴肅但可靠的爸爸,天才校花妹妹美滿的家庭隨着自己身份的暴露不復存在,他的體內有一隻共生體!當夜晚降臨,黑色的液體從體內湧出,覆蓋在皮膚上,猩紅的舌頭耷拉着,尖利的牙齒暴露在外夜航星,舊日支配者的子體合二為一,即使是最弱共生體,也要為了守護自己珍視的一切,不惜一切揭開隱藏在帷幕之後的真相!當我登上王座,神也要臣服於我!展開

《我被最弱共生體寄生了》章節試讀:

「啥?」

「前段時間不是有人失蹤了嗎?」

「對啊」

夜航星嚼着油條,口齒不清地說道,

「這和吃人有什麼關係」

「你先別急,我慢慢和你說」

「我們工地上最近事故率特別高,保險公司都來找了我們老闆好幾趟」

「關鍵是安全問題上還是有保障的」

他們工地就在夜航星住的海天雅苑附近,隔了大概一公里左右,老闆為人還是不錯的,給這些工人都買了保險。

「所以人手比較緊張,我昨晚就被安排值夜」

王學有點緊張的探頭探腦,但其實這裡除了幾個上班族,就沒有其它人了。

「半夜的時候,我起來方便,然後就聽到鋼筋的響聲」

「我一想,嘿,哪個不要命的敢來偷我們工地的東西」

「然後我趕緊過去,急急忙忙的,忘拿了手電筒」

「你知道我瞧見了啥?」

夜航星咽了口口水,王學的故事講的繪聲繪色,即使現在太陽出來了,還是讓人有些發毛,

「看見了什麼?」

「一個人趴在地上,抱着一個腦袋,啃的嘎嘎響」

「…」

聽到這夜航星倒是笑了笑,

「王哥,你別嚇我了…」

王學打斷他,面色嚴肅的說,

「就是那個大一點的男生,說是在讀本科生那個,叫,叫…」

「孟彬」

長呼了一口氣,王學似是心有餘悸地說,

「雖然當時很暗,但還是看清了他穿着條紋襯衫,我回去以後比對了網上的照片,臉型都很瘦」

「那也不能得出他就是失蹤的那個人吧」

王學搖了搖頭,不願意再回想,

「反正我今早回去的時候,那裡什麼都沒有」

「不說了,吃飯吃飯…哎,你已經吃完了?」

就聊天的那麼一會功夫,夜航星的面前只剩下幾個空空的塑料袋,他擦了擦嘴,看了一眼手機,

「王哥,下回再聊,我上課要遲到了」

「好,去吧」

王學舉起一個包子,又回頭喊道,

「注意安全!」

夜航星揮了揮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一輛黑色的紅旗駛出海天雅苑的門口,夏詩琪有些無聊的看着窗外,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男孩背着深藍色的書包,似乎在張望着什麼。

已經七點十分了,坐公交過去十分鐘,再走到教室可能就要遲到,夏詩琪紅潤的嘴唇張了張,準備喊停車。

是因為討厭我才不一起坐車嗎?夏詩琪如此想着。一愣神的功夫,車已經開遠,男孩的身影消失在了遠方。

……

「章魚,你怎麼看」

「沒騙人」

共生體能夠藉助夜航星的身體去感知外界,而且能進行不同程度的強化。沒騙人這個結論就是根據當事人的體溫、心跳、氣味等等來進行判斷的。

夜航星沉默地看着窗外,街上的人們行色匆匆,多半是趕着去上班,有的人嘴裏還叼着一個饅頭。

楓葉市像往常一樣平靜,夜航星拿出手機,打了幾個字又刪掉了,他想提醒一下父母,但又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借口。

「不用擔心夏…你媽媽」

「她比你想像的要厲害」

「希望**早點找回那兩個人」

夜航星調出了警方的尋人啟事,包括失蹤前最後的監控。孟彬的臉確實有些瘦削,梳着一個新潮的背頭。從大頭照上來看長的還有些帥氣,左邊耳垂上有一顆小小的痣。

與此同時,送走了兩個孩子的夏婉雲趴在被子上,在平板上不斷點擊着,一條又一條的消息彈出,她一隻手拿着蘋果,一隻手熟練地打字回復,偶爾的停頓就表明她正在思考,嫩白的小腿在空中搖搖晃晃。

夏婉雲看似漫不經心,實則每一條回復,更嚴格來說應該是命令,都經過了深思熟慮。

她是夏婉雲,也是SCRT(特殊危機反應小隊)的高級研究員兼理事。

江南夏家,明面上是商業巨頭,實則是處理一種情況的特殊勢力。

而這種值得讓上層決定投入大量物力財力的情況,正是一種令人恐懼的存在。

它們偽裝,它們進化,它們藏匿在人群之中,挑選狩獵的對象,等待夜晚降臨,它們將會是最恐怖的捕食者。

它們是古老的存在,或許在地球誕生之前就飄蕩在宇宙之中,而那時,它們寄生的是一顆顆星球。

它們支配着母體,朝着近乎無限的方向進化。

它們是,寄生者。

在三疊紀至白堊紀統治地球的存在,但卻又在白堊紀晚期隨着恐龍一同銷聲匿跡。

直到近年,寄生者所引發的事件才逐漸被關注、研究。

夏婉雲咬了一口手中的蘋果,留下兩排小巧的牙印,酸甜的汁水讓她皺了皺好看的眉毛。

此時她正在調看失蹤案,警方轉手給SCTR說明這件事有寄生者直接或間接參與的可能。

她所顯示的資料比夜航星能看到的,要詳細許多。包括孟彬、陳文傑在失蹤前都遭遇過一個人。

一個,看上去非常矮小的人,錄像中,在他和兩人接觸之後,還轉過頭對着攝像頭,滿是油彩的臉動了動,露出一個驚悚的笑。

呵…

趙婉雲冷笑一聲,這是**裸的挑釁,不管是否有寄生者參與,他們都已經設好局,等待着他人入場。

在此之前,她要讓手下調查清楚失蹤二人的具體情況。

寄生者有兩大特點,一是瘟疫式擴散,二是強烈的狩獵衝動。

如果這起失蹤案與寄生者有關,那麼就意味着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會有更多的人「失蹤」。

或許被獵殺,或許被同化。

蘇婉雲猶豫了一下,還是給鄭宇打了個電話,接通之後一道渾厚的男音傳來,

「怎麼了,婉雲」

「這幾天看好孩子們,東城區有危險」

「明白了」

掛掉電話,她翻了個身,思考着要不要這兩天把兩個孩子塞到她的實驗室里,α級別的實驗室,整個江南可以說是最安全的地方。

上午辛辣的太陽射在身後,王學的汗水大滴大滴灑落在地,正想休息一會,抬起頭,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他戴着安全帽,穿着和其它工人一樣的衣服,察覺到王學的目光,他轉頭咧開嘴,露出牙齒縫間殘留的猩紅肉絲

他的左耳上,有一顆明顯的黑痣!

《我被最弱共生體寄生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