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身體是神器
我的身體是神器 連載中

我的身體是神器

來源:google 作者:無限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絕 無限季

我窮苦屌絲睜眼就被五個神經病大卸八塊這破地方太危險了幸好我有系統和隨身老爺爺但問題是我去哪找我身上的零件啊!天道宗」妖孽看劍,傳令下去,布36無道天罡劍陣!「」我說我的牙在哪呢,怎麼被你們煉成劍陣了,雖然我牙口好,但是你們也不能這樣啊「合歡谷」系統這合歡宗都被我滅了,你說這有我身體的一部分是那一部分啊?」話音剛落,合歡谷中的無名山峰爆發出耀眼金光....仙界鎮魔塔鎮獄仙帝看着眼前的人滿眼忌憚「把我舌頭交出來!沒錯就是你手上的束神索!」展開

《我的身體是神器》章節試讀:

「別拆我老家啊,救命啊,強拆了!」季絕絕望的吶喊道。

可是赤色身影壓根就不理會他,金色神殿依舊搖搖欲墜。但驚恐的季絕觀察了一會卻發現,好像這赤色身影並不是在強拆,而是....在擴建。

只見金色神殿慢慢擴大,而四周則是出現了赤色的土地以及大量的建築群。而且季絕能很清晰的感覺到,這些建築的根基是自己的神殿,好像這些建築正在不斷反哺着自己的金色神殿。

知曉了這一點,季絕便不再驚恐而是開始不斷眺望自己的領地,眼中露出欣喜。

領地的擴建很快,只是眨眼間,赤色的土地和建築群便鋪滿了半數黑暗的空間。

「怎麼停了,繼續啊!」季絕不滿的叫喊着。

只見最後的赤色建築緩緩升起後,那滿身黑色符文的身影便如一道黑色閃電一般衝進了金色神殿。

開門,踢人,關門,一氣呵成。

風雪中的季絕頓時睜開眼睛,一下子便站了起來。隨後怒罵道:「喂,那是我家,咋還有把主人踢出來的道理!」

等季絕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醒了,四處張望了一番,便發現了不對。

自己竟然泡在了溫泉里,只是這溫泉的水有些渾濁。或者說自己的身上太髒了。

只見此時的季絕滿身污泥,散發著惡臭。熏得他本人都有點遭不住,不過還好這的溫泉還能勉強清洗一番。

把自己全身洗乾淨之後,季絕感到了無比的舒爽,仔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發現自己好像壯碩了不少,特別是渾身的血氣,驚人的旺盛。

渾身都散發著熱氣,蒸騰着周圍的雪花。形成滴滴雨水滴進季絕所身處的溫泉中。

「原來如此,這溫泉是被我身上的熱氣所蒸騰出來的。」季絕面露喜色自顧的說著,隨後他又開始苦惱起來。

因為季絕四下尋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隨後便意識到,自己的衣服估計也被『蒸發』了。

「這光着身子如何回萬相城,如何回趙家啊。還是先呆在這好了,說不定會有轉機。」敲定好主意,季絕便完全沒有負罪感的躺平泡起了溫泉。

可好景不長,不過片刻,季絕便感覺到水溫下降了。雖然下降的不多,但對於季絕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雖然不知那赤色身影做了什麼,但是好像這熱量保持不了多久。是因為氣血逐漸平靜下來了嗎?」季絕不知道原因也不好妄加猜測。只能磨磨蹭蹭的離開舒適區,站到了雪原之上,雖然還是異常寒冷,但好在不是很致命。

於是季絕四處張望了一會之後,便朝向其中一個方向走去。以他的判斷,就算是不能直達萬相城也能走到主路上。

就這樣也不知道在風雪中走了多久。季絕的體溫一降再降,雖不至死,但依舊讓他倍感煎熬。

「該死,為什麼是這個季節奪舍成功,太冷了。也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嗯?」季絕正在抱怨着卻是發現雪堆里好像躺着個人,季絕蹲下仔細看了看。

只見一個小廝模樣的人倒在地上,脖子上一道淺淺的血線證明了他是被人殺死的。

「這好像是趙家的小廝吧,怎麼死在這了。哎,這世道真是無常啊,不過死都死了就不要浪費了。」季絕詫異的說著,手上的動作卻是快的驚人,三兩下便把小廝一身衣服都套在了自己身上,雖然穿着有點小但還湊合。

穿上衣服之後季絕頓時感覺好多了。卻不想周圍卻突然響起了一聲稚嫩的尖叫。

「殺人了!殺人了!爺爺快跑啊!有歹人啊!」一個5歲左右的小女孩穿着滿是補丁的破舊棉衣邁着小小的步伐一邊跑一邊喊道。

季絕看見有活人,那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就好像惡狼看見了食物。一個箭步便上前抓住了那小女孩。

「壯士,手下饒命啊!我身上沒有錢啊!」小女孩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抓住了,只得慌忙求饒。

季絕看着小女孩一臉興奮,但是聽到小女孩說的話卻又不禁笑了起來。

「誰說我要殺你了?」

「壯士!英雄!你別...啊?」

「你剛說你爺爺也在附近?」

「壯士你不殺我了?」

「如果你帶我去找你爺爺我就不殺你,怎麼樣?」

「我爺爺也沒錢啊,壯士饒了我吧!」

「我也不殺你爺爺,快帶我去。要不然我現在就把你殺了!」

「別別別,我帶你去!你別殺我!」

季絕看着小女孩兩隻眼睛淚汪汪的不斷的流淚,心中也閃過了一絲不忍,雖然這丫頭黑乎乎的,但是說話倒是挺有趣的。

「好了好了,哥哥我不是壞人,我只是恰好被強盜劫去了衣服,又恰好碰見了這具屍體,又恰好寒冷難耐才剝光了他的衣服,所以不要害怕了,乖。」季絕說著將其放下,摸了摸她的腦袋,露出一絲和善的笑容。

可女孩卻一副信你才鬼的表情,然後慢慢的領着季絕走向了一片密林。

季絕被女孩領着沒走多久就找到了女孩的爺爺,而後女孩也不顧季絕在場,大喊着朝老者跑去。

「爺爺快跑!他要殺我們!」

季絕看着眼前的一幕一臉無語,但是卻也沒有對小女孩做什麼。那老者也是有些許耳背沒有聽清女孩說的話。

「小雪回來了?說了不讓你去撿柴,你怎麼又跑出去了。欸,這位是?」一個慈祥的老者穿着單薄的衣服,抱着剛飛撲而來的小女孩,一臉寵溺的說著。

就在女孩還想開口提醒的時候,卻發現季絕已經蹲在一旁烤火了,心中的恐懼讓她不敢言語,這個壞人的速度太快了,這麼近如果說他壞話,爺爺跟自己估計跑都跑不了。

季絕壞笑的看了一眼小女孩,然後對老者解釋了一番。老者聞言將懷裡的女孩摟的更緊了,而後開口道:「是啊,這世道是這樣啊,這種事情很常見,老漢我年輕的時候也碰見過....」

季絕眼看老者滿嘴跑火車,就知道對方不相信自己的話,於是便轉移話題道:「老人家,這天寒地凍的,不在家獃著,帶着這牛車在外面跑什麼呀?」

老者見季絕看向了他的牛車,只能連忙哀嘆的告訴季絕,自家的房子受了雪災,塌了。如今正值冬季無奈之下,只能帶着女孩和家當去城裡避一避。

季絕聞言,點了點頭,這種操作,他還是知曉的。很多山野村夫冬季過不下去就會躲進城裡,等春天再回家。

回城,挺好。季絕恰好也要去萬相城,於是與老者商議了一番便搭上了這趟順風牛車。

季絕躺在牛車上,與女孩『逗趣』了一會便疲憊的睡了過去。

而此時,萬相城趙家。

一處雅室內,一個僕役正向一個青年訴說著什麼。

「小人做的很乾凈,與我同村的大狗已經被我殺掉了,絕對不會留下任何痕迹。」

「做的不錯,趙三,不過我聽說那大狗同你的交情也有十年了。你就不怪我讓你殺了他?」一個身着華美服飾的青年,坐在椅子上,手中把玩着一把精美的匕首戲謔的問道。

趙三聞言,身形一顫而後開口說道:「小人,能被三公子賜姓已經是受了天大的恩賜,區區一個賤民怎能比擬,況且他為三公子而死也是他的榮幸,小人怎敢有微詞,小人對您的忠心天地可鑒啊!」

三公子聞言微微一笑,隨手將手中的匕首扔到了趙三的面前。

「撿起來,殺我。」

「公子?!」

「不動手,我就殺了你!我只給你三息的時間。」

「三!二!一!」話音剛落,三公子便一腳將趙三踢飛。趙三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穿透半掩的木門飛了出去。

趙三落在院落中,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氣息瞬間萎靡下去。饒是他氣血境五重也扛不住三公子的一腳。

「三公子神威!超越大公子指日可待!」趙三頭也不敢抬,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恭維道。

「哈哈哈哈!好狗,這個小玩意就賞你了。哈哈哈!」三公子從他身邊走過隨手將那匕首扔在了地上。

趙三一言不發,直到三公子離去,才敢癱軟倒地,然後欣喜的將匕首收入懷中。這把匕首雖不是靈器卻也是不可多得的上品凡器。

這裡說的凡器可不是凡鐵打造的器具,至少也得一重玄鐵打造的器具才能稱為凡器。尋常凡鐵打造的兵刃放在凡器面前也不過是比豆腐硬一點罷了。

而上品凡器至少也是三重玄鐵才能打造的寶物。趙三得了這麼一件寶貝怎能不欣喜。

「還好我最後克制住了,要不然怕是小命不保,三公子的實力又精進了不少啊....」望着三公子遠去的方向,趙三暗自說道。

趙三緩和了一會傷勢,將自己吐出的血跡清理完畢才小心翼翼的離開院落。

《我的身體是神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