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左眼藏着一扇門
我的左眼藏着一扇門 連載中

我的左眼藏着一扇門

來源:google 作者:搗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為 太柔 都市小說

受盡白眼的窮學生能穿越各個平行世界在上古世界建立帝國在廢土世界搜索資源在高武世界偷取武技用收音機換鑽石,用打火機換金子,用早已滅絕的螞蟻換取力量翻倍基因液穿越諸界,機遇無限,但也危機重重古武高手,基因強者,半機械人,異形怪獸,……最終他發現,諸天神明不過是高維生命的意識投放神明的監管無處不再,他們鎖住人類的基因鏈條控制人類文明的發展索取人類的膜拜一場人類文明對抗神學文明的戰爭就此展開席捲無數世界的大混亂,多數人類兒女的熱血澎湃看我人類科技造就的強者能否一拳殺神!!!展開

《我的左眼藏着一扇門》章節試讀:

白大褂按下電椅開關。

吳為頓時就被電的抽搐起來,不由自主的發出一串顫音。

人在抽搐,意識卻很清楚。

他清晰地感覺到,兩股電流就像兩條火蛇,從左右手躥入,經手臂,似乎要在胸腹處交匯碰撞,然後發出可怕的破壞力,但左眼的吸力傳來,硬生生改變了電流的流向,讓它們一左一右,流入到了左眼窩中的渾象珠內。

進入身體的電流幾乎全被渾象珠吸收。

只有極少極少的電流散發到全身,讓他產生了抽搐。

這是什麼情況?吳為心中吃驚。渾象珠不會被電流擊爆吧!

十幾秒後,電門關閉。

吳為裝作被電的有些發矇,甩了甩頭,但似乎又沒有什麼大礙,還可以繼續來幾下的樣子。

他心裏確實希望繼續被電,這樣既可以觀察一下渾象珠的進一步反應,又可以不用受其他的刑罰。

所以表演的很費力,把各種因素都考慮到了,並且表現了出來。

白大褂看他表情,就知道電的還不到位,還得繼續,於是又打開了開關。

電流襲來,吳為誇張的抖動和叫了起來,表演的特別賣力。

兩個白大褂都被他的反應嚇到了,怕把他電死,正要關電,就聽吳為抽搐中來了句,「有種你電死我。」

白大褂的手就停了下來。

時間在一秒一秒過去,很快超出了一分鐘。

吳為還在嚎叫,就是聲音低了點。

白大褂正要關電,吳為大着舌頭又來了一句,「你妹的,我和你們拼了!」

兩個白大褂對視一眼,「這小子還真能抗啊!」

「加大電壓,加大電流。」

「好嘞!」

電流加大,吳為沒什麼感覺變化,還在嚎叫着,抽搐着。

他的眼前卻是忽然一亮,出現了一排一排的字,「渾象珠已啟動。」

「能量值百分之一。」

「當前宿主為盤古族後裔,基因重合度百分之十,可以建立聯繫,與宿主建立聯繫中……」

「聯繫完成。宿主級別為,凡人一級,抗雷電性加一。」

「能量守恆,只有吸收更多的能量,才能解鎖更多的功能喲。」

吳為心頭一顫,這難道是渾象珠被激活啦?!

看兩個白大褂的表情反應,分明是看不到這些字的。

但父親不是說要靈氣嗎?這可是電呀!

等等,渾象珠顯示的字是能量值百分之一,難道說只要是能量就行?

靈氣是一種能量。電量也是一種能量。所以就激活了。

看來吳致遠以前沒有把珠子帶在身上,珠子沒被電擊過,所以始終沒被激活。

這大概就是命運。

吳致遠和祖上幾代都沒有找到打開珠子的方法。

吳為才擁有珠子不到一天,便在機緣巧合下開啟了。

電流加大,又是一分鐘過去,吳為久久沒有暈厥的跡象,白大褂眼中露出了震驚與猶豫,有點騎虎難下了。

吳為生怕對方就此收手,那可不行,咱哥們豈是你想電、想電就能電,不想就不電的?

於是積攢了一大口唾液,因為身體顫抖,瞄了老半天才瞄準白大褂的臉,「啊呸~」

一大口唾液,足有小半杯的量,全部噴在了白大褂臉上。

太他N的噁心了,白大褂臉都變形了,用袖子擦了一把,冷聲道,「電流電壓調到最大,出了事我負責!」

另一個白大褂頓了頓,但還是照做了。

吳為頓時傳出殺豬般的嚎叫聲。這一次是真的。

但渾象珠的能量值也在快速增漲,百分之三……四……五,抗雷電性也忽然變成了加二。

這個數值一變,吳為的痛苦感頓時又降低了,又能大着舌頭罵人了。但他沒敢繼續那麼做,因為那樣太反常了,會引起懷疑。

他雙眼一翻假裝暈了過去。

沒人看到,他低着的頭,強忍着一絲笑意。

渾象珠真的開啟了,彷彿一扇神秘的門為他打開了一角。

他把臉上的笑意憋到了身上,憋的一抽一抽的,讓人以為他在痙攣抽搐。

白大褂見狀,終於長出了一口氣,關了電門。

「這小子被電成這樣都沒承認,應該沒說謊。」

「調查上也說明,這小子膽子很小,在班裡經常被人欺負,應該抗不住這種程度的電刑的。」

說到這裡,他就想起臉上那一大口唾液,又有些懷疑這調查是不是有些不準確。

這時,他戴着的耳麥傳來一個聲音,「把吳致遠帶過來進行最後的審判吧。有人要保這個小子,我們最多只能扣押一晚。」

「好的閻君!」白大褂領命而去。

假裝昏迷的吳為卻是暗自思忖,白大褂聽命於閻君,這個叫閻君的又是什麼人物?

不一會兒,滿身是傷的吳致遠被帶了過來,當他看到暈過去的吳為時,沒說話沒喊叫,表情也沒什麼變化,就是止不住的開始流淚。

一盆涼水澆下,裝暈的吳為打了一串冷顫,悠悠轉醒。

「咦…爸…不對,你是真的假的?」

吳致遠還是沒說話。

現在除他們父子外還有四個人,兩個白大褂,一個戴口罩的西裝男子,還有一個人四肢都改裝成了機械肢體,特別高大,頭都快頂到房頂了。

西裝男子似乎地位很高,發話道,「說吧,東西到底在哪?」

吳致遠冷笑道,「我把他交給了一個律師,等我兒子二十一歲後,還自由正常的活着,他自會出現,交出一個保險盒,而密碼只有我兒子才能破解開,強行打開便會爆炸。對了,律師手裡有我兒子的DNA序列,分的清真假。」

西裝男子拍掌笑了,「精彩!你用謊話保了自己三年,現在又想用一個謊話保你兒子三年。呵呵呵,哎呀,我也不管是不是謊話,我現在要知道那個律師在哪?」

白大褂很識眼色的打開了電門。

嗷~吳為有些冷不防的再次開始嚎叫。

吳致遠壓制住了心痛的情緒,只是流着淚冷冷看着。

三年里他用一身皮肉硬抗着和對方鬥智斗勇,知道怎麼說話,怎麼做事,才能繼續活下去。

比如現在,他表現的越是痛苦不舍,敵人就越會拿兒子要挾他,兒子受的罪就會越大。

所以,不能讓敵人吃定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