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和魔王一起投胎
我和魔王一起投胎 連載中

我和魔王一起投胎

來源:google 作者:馬鈴薯不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百里無疆 盈蘭

廢物嘴硬小狐妖vs雙標腹黑大魔王,輕鬆搞笑,不虐,he,第一人稱,女主視角盈蘭死了,不僅被渣男渣,還被渣死了!為了撿回一條命,在人間度過四生四世,一朝還魂才知魔族大佬是他的備胎「你喜歡我?真的假的?我以為你要和我拜把子呢!」廢物點心盈蘭當初錯認了初戀,以至於最後送了小命,這些在百里無疆眼中全是始亂終棄終得報應的下場「居然拋棄我和別的男人成親了!為什麼!我這麼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為什麼你喜歡上一個臭道士!」救嗎?當然得救了!誰讓他是個沒老婆不行的人呢?要怪就怪那個渣男好了!老婆才不會有錯!「老婆,我來救你了!」為了救老婆,魔尊殿下大鬧閻王殿,才換來了一個千年修得共枕眠的機會成功把老婆救回來以後,這一次,百里無疆不會再讓老婆跑了!去哪都要跟着,吃飯,看着;散步,跟着;洗澡,盯着......「百里無疆!你有病啊!」「我害怕你出事!別打了!疼!」「我洗澡還能被淹死嗎!滾出去!」展開

《我和魔王一起投胎》章節試讀:

我死了,死在了我的新婚當晚。

說實話,楚然的刀刺進我的心臟的時候,我沒多大感覺,可能是疼的失去知覺了吧。

他說,他等這一天等了兩年,我以為是等我們成親的這一天,沒想到是等我死的這一天。

他穿着一襲紅衣,笑臉盈盈的朝我走來,眼睛黑亮,我最愛的就是他的這一雙眼睛,什麼雜質也沒有,就像是十五的月亮一般,皎潔清麗。他鼻樑也很高,鼻樑上有一顆痣,我常常在他睡以後撫摸這顆痣,我們親吻的時候,鼻樑會撞在一起。

我看着他明亮清澈的眼眸,映着我的臉龐。我閉上眼湊過去吻他的嘴唇。他卻早早備好了刀,毫不猶豫,朝着我心口刺去。

他想要殺我,我早就知道,但我不相信。

楚然是個仙人,他的師妹早年被魔界的人傷過,到現在都沒治好,半死不活的,拖着一副殘軀將就活着。他查了禁書,那狗屁書上說只有生剖狐妖的金丹為引,再取千山雪蓮的汁液入葯,就算是個死人都能給救活了。

書是《治好疑難雜症的九十九種方法》,這樣缺心眼的書名這二貨也信。此書乃是魔族上一任那個二逼管事的寫的,他與我們狐族結怨很深,寫下了這樣一本書去誤導人界那些不長腦子的蠢貨,想借刀殺人,至我們於死地。至於到底能不能治病救人,我也不太清楚。這些都是後話,一會再說。

實不相瞞,我是一隻狐妖。其實,我的老祖宗早就訓誡過我們這一輩的妖精,不要相信愛情,更別相信男人,那什麼聶小倩,白素貞一個個的都沒什麼好下場。我們學習妖術的第一課就是: 禁止戀愛腦,做成**妖。

是,你沒想錯,這門課我掛科了。要不然怎麼會淪落到這個下場。

金丹被這個畜生挖了,本就法術不精的我,這條命算是沒了。媽的刀法還這麼生疏,好疼好疼。

楚然挖了我的金丹,我估計馬上就會氣絕而亡。

楚然把我的屍體扔在了野外,裝作是被野獸襲擊。真是蠢死了,野獸會這麼浪費,老娘這麼一張俊臉看都不看。

但我估計我現在的樣子絕對很驚悚,開膛破肚的,血還流了一地。我躺在地上苟延殘喘,看着陰暗低沉的天空,突然轟隆隆的一聲悶雷乍響,暴雨將至。

是不是這種悲慘時刻總要下場雨,老天爺很不給面子嘛。豆大的雨滴砸在我的身上,雨水混着血流進眼睛裏,難受的我睜不開眼。我眨巴眨巴眼睛,算了,還是睜不開,還是閉上好了。

我的意識漸漸消弭,雨聲越來越小,逐漸我聽不見也感覺不到了,嘿,我也感覺不到疼了。這樣死的也不算痛苦。

嗯,作為狐族第一美女,這樣死的有點窩囊,我現在真是恨極了那個渣男楚然,什麼爛人, 用我的命去救他老相好的命,這不二壁嗎,我這麼一個秀色可餐的美女他不要,偏偏對那個病怏怏的師妹這麼上心,不惜出賣色相來騙我,我呸。

大雨還在下,這附近荒郊野嶺,楚然一個修仙的,應該走得挺快的吧。不知道他有沒有後悔殺我,或許有沒有惦念一下我的屍體會不會真的被野獸叼了去,他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有沒有愧疚呢?

哎呀,算啦算啦,好歹愛過一場,我不計較這麼多了,那我在死前就祝楚仙師:

一來空有大道執念卻救世人不得,

二來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病痛纏身,孤苦一生;

三來……三來,就祝他長命百歲好了。

我可真惡毒,哼,果然,美女,都是帶刺的。但我這一輩子,好像只惡毒了這麼一次。我可是狐族十好青年,家族裡的小輩平常都念叨着我,但是,十好青年馬上要死掉啦……

……

「你這樣真不行!我們這有規矩!人死那還能復生呢,這這,沒有這個道理!」

「放屁!你給我閉嘴!孫猴子都能隨便在生死簿上寫寫畫畫,我說讓她活就能活!你想死就說一聲!我現在就送你下地獄!」

「不是…大王,我本來就是在地府的破打工的,你別為難我好吧…」

……

好吵,誰在說話,智障一樣。

……

先說一下我們這的規矩吧,天下三分,人,魔,仙。而地府立於三界之外,負責三界生計問題。而我們狐族也算魔族一支,只是聽聞我們的一位狐君和人類喜結連理,自那以後整個族群就逐漸淡出三界之外,尋了一片清凈之地,就此安居樂業。而早些時候,魔族因為狐族的淡出,認為我們大逆不道背叛魔族,一心想剷除我們,他們無所不用其極,那本書就是他們曾經的手段。後來,魔族換了一位老大以後,就漸漸不再針對我們了,那本《治好疑難雜症的九十九種方法》以及別的這類書目一併被列為了禁書。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被每一位魔族人民深深牢記。

嗯,大概就是這樣。

現在,我得搞清楚是個什麼狀況,我好像靈魂出竅了!我回過頭,看着自己倒在地上的屍體,還穿着婚服,些許詭異,從頭到腳都是紅,果真血淋淋一片。

「狐妖盈蘭,走上前來。「突然,一道聲音響起,這聲音渾厚有力,回蕩在耳邊,久久不散。

我循着聲音抬頭一看,好傢夥,殿前的匾額上清晰的刻着三個大字:閻羅殿。這地方果然是地府,伸手不見五指,漆黑一片,只有面前不遠處的案上亮着青燈一盞。案前坐着個人,估計就是閻王了,嘖,這人不就是個老頭嗎,頭髮花白,鬍子老長,長得很和藹嘛。

我走上前,跪了下來,磕了個頭,

「小妖盈蘭,拜見閻王。」

「念你枉死,閻王殿憐你,為你開個先例,可地府法規不可違,你因情才身死,若想活命,則需前往人間,歷經四生四世的情劫,歷劫歸來,可還你這一命。」閻王老爺爺很嚴肅,不苟言笑。這話卻很是好笑,四生四世,坑誰呢,就算你是閻王爺,這苦我也不想吃,死就死了,也沒人想我活着。我正要拒絕,他又開口了,「有人為你求來了這麼一個機會,但生還是死,全然看你。「

果然,我這麼美麗可人,肯定有人暗戀我。

「敢問閻王,此人是誰?「這個機會可不能放過,這可是我的第二春啊。

「天機不可泄漏,你們命中有緣,日後會相見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且活一活,就為了,不辜負此人的一番苦心好了。「

「你活着難道沒有別的盼頭了嗎?「老頭枯槁一樣的臉上不動聲色,聲音卻依舊嚴肅。

哈,笑話!楚然那一刀我本有機會擋的,只是我看清他出刀如此果斷,一點猶豫都沒有之後,就不想再掙扎了。絕對不是我嘴硬,我武功高強,任誰不能隨意近我的身。

我從小沒爹沒娘,直到遇見了楚然,我以為是老天給我的唯一一樣好東西,遲一點我也認了,結果,沒想到老天爺啥也沒給我,送了個二貨來了解我的性命。

「不瞞您說,我這一死,死的實在窩囊,昔日的心上人一刀把送我上了黃泉,本想就此一死百了,實屬沒想到,還能有人為了我特意求這麼一個機會。那麼,我就為了此人活一活吧。」實不相瞞,我倒是真的很好奇,究竟是誰,默默暗戀着我。

「既然如此,那你就上孟婆那,喝了孟婆湯,就下凡去吧,待你歷過四世,我會將你那一命還給你。「

出了閻羅殿,來到忘川河邊,遠遠的見到一個身影,身形纖長,一身墨色長袍,頭髮束起,倒是不俗。

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在等我,

「你也死了?」

我走過去,自然的搭訕,沒有一點尷尬,我可真機智!

他轉過身,我最先看到他的雙眼,和楚然的眼睛不同,他的眼睛裏不那麼清明,藏着很多東西,我看到了遺憾,悲傷,還有憤怒。一雙狹長的眼睛很是深邃,如果說楚然的眼睛像月亮,那麼他的眼睛就像深淵,沒有什麼光亮,好似要將我吸進去。他睫毛很長,眼睛看着地面,其中的晦暗被遮去了大半。他鼻子上居然也有顆痣,讓我想起了楚然,晦氣。

稜角銳利,輪廓分明,這樣一張臉真讓人難忘。果然,紅顏薄命,上天就是不讓長的好的活得久。

「……對。」薄唇輕啟,聲音深沉沙啞,感覺帶着哭腔,還怪可憐的。

「怎麼死的?」

「相好害的。」

就這四個字,讓我覺得我們相見恨晚,我的好兄弟,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好巧,我也是。」他聽到我的話,不再看我,轉過身,望着忘川氤氳的水面。

「不如我們一起下凡投胎,做個伴吧。「我悠悠開口,這樣的緣分太難得了,一輩子都不見得碰上一次,儘管我要投四次胎。

他又看向我,眼神晦暗不明,睫毛忽閃,看的不真切,只是感覺這一眼說不清道不明的。

「你鼻子上有顆痣,我記着了,下了凡間我會找到你的。」我看着他篤定地說。

他似乎有點激動,忽地轉過身看着我,「又不止我一個人鼻子上有痣,你怎麼能確定是我?」

我愣了愣,想想也是。

看着他的這顆痣,總想到楚然。想到他的眼睛,想到他鼻子上的痣,想到他的嘴唇,又想到他把我拋屍後決絕的背影。

我們都陷入了沉默。

「那就我去尋你好了,我不會認錯人的。」那人漫不經心的開口,也不看我。

這話奇怪,好像他覺得我一定會認錯似的。但我並未多想,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我真的認錯了人,在很久以前就認錯了。

我們一同來到奈何橋。橋上擺着桌案,旁邊坐着個小女孩,正端着臉閉眼打盹。看着左不過十四五的女孩,那應該就是孟婆了。長發及腰,隨意的披着。一張童顏,唇紅齒白,相當稚嫩。

那人手指輕輕叩了叩桌子。孟婆睜開眼,循聲望去,看到我們,忙站起身。

我想到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問道:「能不能不喝呢?我們二人約定好了一起下凡,要是喝了你的湯就找不到彼此了。」我蹲下來,看着她誠懇地說。

孟婆抬眼看了一眼那人,又說:「下凡投胎會經歷四十九道雷火,是為了消怨氣,凈四體,我的湯不僅是要除去你的記憶,更是為了化去疼痛,你要是忍受得了,就隨你的便。」孟婆盛了一碗湯,放在我面前,我轉頭,看看那黑袍人,眼神詢問他該怎麼辦。

「無妨,喝吧。」

不得不說,這人的聲音似乎有魔力一般能給人安全感,但我總覺得在哪聽過,有些熟悉,卻想不起來了。僅僅四個字,就讓我毫無底線的信了他,說來奇怪,這個人身上,我總是很自然的感受到可靠的感覺,罷了,看在你長得帥的份上,信了他吧。我轉過頭,桌上已經又擺好了另一碗。我端起碗就要一飲而盡,孟婆卻連忙攔住了我,下巴指指另一碗

「那碗,才是你的。「

「為什麼?這碗放了糖呀?哼,你就是看他長得俊俏才給他好處,是不是!「我極其憤怒的控訴孟婆這種夾帶私貨的行徑,可惡!

孟婆不答話,看來是被我說中了不好意思呢。我就說,他看黑袍的眼神很奇怪。也可憐她,只能在橋上給人盛湯,也不能談戀愛,好不容易等來了個帥哥,給點小恩小惠也可以理解。

罷了。我恨恨的把手裡的碗遞給那黑袍,又端起另一碗,跟他做了個乾杯的動作,十分哀怨的喝了。孟婆湯無色無味,喝不出來什麼味道,我咂咂嘴,扭頭問他,「你的甜嗎?「

他微微點了點頭

哼,下次我也要放糖。

後來,孟婆引着我們二人過了橋,就此下凡投胎。

其實,我是在四生四世之後才反應過來,那傢伙喝的哪是什麼孟婆湯,白水罷了,和孟婆那個丫頭片子一起騙我。

所以,他是生生挨了那四十九道雷火,四生四世,一次不落。

百里無疆,你可真夠能忍的,騙我騙的好慘。

跳下橋,我望見了那雷火,像是一個魔窟,火焰蓬勃囂張,紅焰燒的老高,離得還遠就感覺到了騰騰的熱氣要把我烤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