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連載中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來源:google 作者:桃桃多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宋蕎 聞京洲 霸道總裁

最後悔的莫過於站隊聞京洲最初她為了復仇,將聞京洲拉進這計劃中,奈何男人技高一籌展開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章節試讀:

宋蕎步子很慢地過來,笑道:「這身禮服要化妝才好看,我去化妝間換了個妝容,舒小姐覺得怎麼樣?」
宋蕎確實換了妝容,口紅顏色不一樣,頭髮也放下來了,跟這身禮服的感覺更搭。
但聞京洲走了,她也沒有再看禮服的**。
「一般吧。」
舒白音轉身下樓,讓保鏢取走看上的兩套禮服就離開了,宋蕎彎腰眼看着人上車離開,這才轉身回去店裡。
讓店員提早下班,宋蕎這才上樓回去休息室。
她偶爾會在店裡加班,所以二樓有她專門的休息室。
宋蕎把門打開,就看見男人坐在床上抽煙,看她的眼神很不滿,彷彿讓他等多久了似的。
「過來。」
聞京洲滅了煙蒂,命令的語氣。
宋蕎腰肢纖細,走起路來像是蛇一樣的柔軟。
剛過來床邊便被男人一把扯過,她倒在床上,手指落在男人的肩骨上,勾唇:「傳聞聞總對舒小姐情根深重,言聽計從,看來這真的只是傳言?」
聞京洲輕車熟路拉開她身後的拉鏈,並不回答。
剛才在試衣間那麼一會兒,大刀闊斧,根本不是聞京洲的風格。
宋蕎扣着男人的腰,小巧的下巴微抬,眼角的淚痣在晃動下更顯得妖嬈。
休息室的房間臨街,窗帘是白色的紗,像是一場慢性的折磨,一直到窗外夜色四起。
宋蕎趴在床上,低頭看着自己的手腕,清晰的紅色印記。
聞京洲穿好衣服,低頭看了宋蕎一眼,又從身上掏出一張支票:「離白音遠一點。」
宋蕎單手撐着額頭,挑眉看着聞京洲:「聞總既然真的那麼喜歡舒小姐,今天幹嘛還當著她的面跟我亂來?」
男人抿唇不說話。
宋蕎輕笑:「聞京洲,承認吧,你就是對我有感覺。」
「你的身體對我很有吸引力,僅此而已。」
聞京洲看着宋蕎巴掌大小都臉,眯眸:「宋蕎,別再糾纏。」
他這是鐵了心要跟她斷了關係,男人轉身要走,宋蕎直接下床從後面抱着男人。
聞京洲低頭去掰女人的手,卻怎麼也掰不開。
「宋蕎。」
聲音帶了幾分怒意。
宋蕎:「聞京洲,你捨得跟我分手?」
她踮起腳,紅唇貼着男人的耳朵氣息很輕:「舒小姐不讓你碰吧,不然你每次怎麼那麼瘋?
我們繼續,我不會讓舒白音知道我們的關係的。」
聞京洲冷眸,轉身直接把宋蕎甩開:「宋蕎,你蓄意接近我,到底有什麼企圖?」
宋蕎抬眸,眼神都帶着幾分無辜:「我真的沒有別的企圖。」
「聞京洲,從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
聞京洲:「……」 饒是宋蕎看似言辭懇切,聞京洲卻絲毫沒有動容。
他從小就生活在名利場,逢場作戲的事情看的多了,在他們這個圈子裡談的都是利益。
至於真情?
笑話而已。
「是嗎?」
聞京洲低頭看她,目光近乎審視。
宋蕎挽唇而笑,模樣帶着幾分自嘲:「是啊。」
聞京洲壓低嗓音:「宋蕎,你有男朋友,而我也有未婚妻,我們的關係原本就不該開始。」
「我知道。」
宋蕎眼底似乎有淚:「可是聞京洲,有些感情,就是控制不住的。」
聞京洲皺了下眉,宋蕎站在他面前,鼻尖微紅,模樣乖巧。
「聞京洲,我不會打擾你,也不會隨便出現在你面前。
我一直很乖的,你知道的不是嗎?
你讓我出現的時候我再出現,我不會給你造成困擾的。」
美麗乖巧,床上又合拍的女人,聞京洲看着宋蕎,拒絕的話只能堵在嗓子眼裡。
他抬手扯了下領結,呼吸微堵。
最後還是妥協:「跟周折分手。」
宋蕎一臉為難:「我……」 聞京洲冷嗤:「怎麼,很為難嗎?」
宋蕎低下頭:「他對我很好……我……」 「跟他斷了,否則別再見我。」
說完,聞京洲直接撥開他的手,大步離開。
等人走後,宋蕎這才收起臉上的表情,紅唇微勾,眼底是一切盡在掌中的把握。
聞京洲下樓的時候店裡的工作人員都目光好奇地看着他,竊竊私語着什麼,男人置若罔聞,直接出去了。
「舒白音不都走了那麼久了,他未婚夫一直在樓上?」
「樓上只有宋姐吧,兩個人一起待了那麼久……」 「天吶,該不會……」 店內此刻又進來另外一個人,周折進門後便一直回頭往門外看,剛才和他擦肩而過的身影讓他覺得很熟悉,但再看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
周折進來,店裡的工作人員立刻迎了上來。
「周哥來了啊?」
「周哥今天沒上班,來看宋姐?」
周折把手裡的奶茶遞給大家,而後笑着:「你們宋姐呢?
我來找她吃飯。」
「樓上呢。」
周折點點頭,便直接上樓了。
等人上去,下面立刻又炸開鍋。
「宋姐該不會給周哥戴綠帽子了吧?」
「周哥人不錯,每次來都給我們帶奶茶,沒事就找宋姐吃飯,好幾次下暴雨還來接宋姐下班呢?」
「但那是聞京洲啊!
宋姐動心好像也正常。」
「可要是真的,宋姐不就成小三了?」
某個詞語或許敏感,大家紛紛閉嘴。
到底宋蕎才是這裡的老闆,要是被聽到…… 周折上樓找了一圈,最後才推門進休息室。
窗戶打開着,但房內似乎有什麼味道,浴室里的花灑開着,宋蕎在洗澡。
宋蕎洗完澡出來就看見周折坐在床邊,她嚇了一跳,最後笑着走過來:「你怎麼來了?」
周折抬起頭,宋蕎換好了衣服,但女人出浴的時候總比平時更美幾分,他拉着人的手坐下,柔聲道:「想你就過來了,給你發消息你沒看見?」
宋蕎一臉歉意:「手機好像放在樓下了。」
周折也不生氣,只是看着她:「沒事,不過你大白天的洗什麼澡?」
「身上有些不舒服。」
周折凝眉看了宋蕎一會兒,而後皺了下眉,沉聲問:「蕎蕎,你最近有些不對勁,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