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是華強?開局就被黑絲總裁拉走
我是華強?開局就被黑絲總裁拉走 連載中

我是華強?開局就被黑絲總裁拉走

來源:google 作者:二月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二月身 李橙陽 都市小說

集團大型面試現場,李橙陽文質彬彬,溫文爾雅:「我說我是律師,你踏馬是不是聾?」一語驚艷四座,面試官當場自閉女總裁聞訊趕到,看着長相兇悍,不像好人的李橙陽,她當場宣布:「明天來上班,禮賓部需要的就是你這種人!」路邊瓜攤,李橙陽和藹可親,滿面核善:「我問你,這瓜保熟么?」瓜攤老闆瑟瑟發抖,當場收攤走人展開

《我是華強?開局就被黑絲總裁拉走》章節試讀:

價格一報, 整個辦公室瞬間鴉雀無聲。

蘇凌心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盯着李橙陽,

四百萬?

認真的么?

項飛更是直咽口水:「李部長,我……要不我再考慮考慮?」

考慮?

李橙陽眼睛一瞪:「項總,你什麼意思?」

「是你要請我去打官司,現在又要考慮考慮?」

「你這是瞧不起我李橙陽啊?」

項飛嚇的腿都要軟了:「不不不,李部長,我不是這個意思。」

嘭!

李橙陽一拍桌子:「那你是什麼意思?」

眼看要急眼,

項飛渾身冒汗:「請,我請了,四百萬……我掏!!!」

看着項飛哭笑不得,

李橙陽小眼一眯:「項總,那咱就合作愉快?」

「愉快……愉快……」

項飛整個人好像虛脫了。

「嗯,那你把案子的具體資料發我一份就成,定金就給一半吧。」

說完,李橙陽揮了揮手:「那就不送了,項總。」

出了門,

啪!啪!

項飛直接給了自己兩個嘴巴子,

閑的沒事,多什麼嘴?

找個黑澀會大哥打官司!

自己不會是得了腦血栓吧?

而辦公室里,

蘇凌心還在盯着李橙陽看,

大眼瞪小眼。

李橙陽感覺渾身都不自在:「有事直說,這麼看我怪滲人的。」

半天,

蘇凌心問了一個問題:「你打過官司么?」

「沒有啊。」

李橙陽回答的很自然:「剛轉型律師,這不還沒人請我嘛,項總是第一個。」

蘇凌心笑了,

笑的花枝亂顫:「那你沒轉型之前是……」

「社會上的事,少打聽。」

李橙陽給了她一個眼神。

蘇凌心努了努嘴,一副委屈模樣:「好吧。」

噠!

臨走,蘇凌心把一張房卡放到了李橙陽辦公桌上, 「今晚,這個房間等我。」

???

李橙陽努力把小眼睛瞪大:「幾個意思?」

「我記得我跟你說過吧?我……李橙陽不是這種人!」

「這才幾天就要開房啊?昂?」

眼瞅李橙陽又要蹦高,

蘇凌心玉指抵在唇邊:「噓!」

隨後,她指了指監控,又指了指手機,

意思很簡單,

隔牆有耳,打字交流。

玉指輕點,手機上顯示一行字:

「我爸已經知道你的存在了,所以咱倆的戲需要演的更真一點了。」

更真一點?

那就直接開房啊?

不行!

堅決不行!

李橙陽奪過她的手機,一通亂戳,

「開房不行,我是律師,清白很重要!」

「這要是傳出去,對我名聲不好!」

蘇凌心簡直了!

她都沒顧及自己的名譽,李橙陽竟然還嫌棄自己?

咬了咬小虎牙,

蘇凌心手指再動:「保!證!不!會!影!響!您!老!的!清!白!!!」

自帶一張黑澀會的臉,

竟然還在乎名聲!

我的天!

蘇凌心腰肢纖動,走出辦公室。

看着辦公桌上的房卡,

李橙陽狐疑的小眼神一直盯着蘇凌心的背影,

他懷疑這是個圈套!

萬一假戲真做怎麼辦?

自己不是吃了大虧?

叮!

正想着,

手機收到一條到賬短訊。

項飛辦事效率還是可以的,定金已經到賬了,

兩百萬。

隨後,一個文檔也發到了李橙陽手機上。

離婚案,

看上去平平無奇。

女方起訴,結婚期間,男方對其家暴,

甚至還有一個視頻附件。

打開一看,

電梯里,一個男人正對角落一個女人拳腳相加。 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可憐至極。

而男人,

面色猙獰,極度狠厲!

女方起訴離婚,要求男方凈身出戶。

這還用請律師?

栓條狗上去不也能贏?

叮!

手機再響,

來自項飛的提醒:「敬愛的李部長,咱們是被告方。」

淦!

就說項飛怎麼會忍疼掏四百萬,

原來是踏馬被告?

不過,

李橙陽是有職業「素養」的,

錢收了,當然就得辦事,

跟上一世一樣,

只不過現在是真的辦事。

拿上外套就走,順便給項飛發了個消息:「發一下當事人的住址,我得了解案情。」

十分鐘後,

a8停在了塵海別苑小區。

雖然不是頂級高檔的小區,

但這裡的房價也不低,

能買半個四合院。

出來迎李橙陽的,是個有點地中海的中年人,

鬍子拉碴,不修邊幅,

看上去有點精神恍惚。

只是,

看到李橙陽,中年人一愣:「你是……律師?」

「不像么?」

李橙陽打量了一眼自己的穿着,

沒啥問題啊。

中年人趕緊賠笑:「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看你長相,我以為你是項飛的大哥呢。」

哎?

這是怎麼說話呢?

李橙陽有點不高興了:「侮辱我?」

咯噔!

中年人身子明顯一顫:「不不不不!您別誤會,我真沒有別的意思。」

「行了,作為一名律師,了解案情要緊。」

說完,李橙陽走在了前面。

中年人抹了把汗,

小眼神打量着李橙陽背影。

項飛確定是給自己請了個律師?

不是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