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體內有個墓地
我體內有個墓地 連載中

我體內有個墓地

來源:google 作者:人在賭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荷 龍淵

魂穿到異世,本來以為可以重達巔峰之境,沒想到命運多桀,阻礙重重雖然擁有逆天神體,卻只能用百倍的努力提高修為,不敢懈怠!這一切都因為——他體內有個墓地展開

《我體內有個墓地》章節試讀:

龍淵心滿意足的吃喝完畢,心情變得極為愉悅。

在某個瞬間,他甚至覺得如果能夠永遠這樣生活下去,那讓他苟活在這個世間做個三四流的高手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這樣的想法也只是在頭腦中一閃而過,就立刻被他拉回到理智的現實當中。

不說武道世界強者為尊的叢林法則,就是氣海中的那枚陰陽珠也會令他必須時刻逼迫自己提高修為。

膳廳中的宗門弟子已經陸續離開,每個人在經過龍淵的時候都投來了輕蔑的目光和嘲諷的語言。

雖然宗門內部也有小團體,偶爾也會因為利益之爭而產生糾紛,但這次卻不約而同的抱成一團,表現出了同仇敵愾的態度。

龍淵對此默然以對,不久後出了大廳,在柳如煙的指引下,來到演武廳。

裏面人頭攢動,座無虛席。

龍淵四面環視,發現演武廳很大,建設的異常豪華,和看似有些破敗的皓月宗明顯不符。

他好奇之下,搜索腦海中的記憶,片刻間就得到了答案。

如今,在靜天國內以武立國的主流思想已經達成共識,宗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肩負着培養武道精英的任務。

這其中最主要的方式就是從每年的「宗門選優」大會上招收本郡各地初級武院選拔上來的優秀學員進入到宗門培養,然後會將這些弟子在達到二十一歲後輸送到朝廷的各個重要部門或者留在宗門之內任職,由於靜天國修鍊者眾多,而朝廷又是財力有限,所以各地宗門的演武廳都是按照朝廷統一的要求進行建設,承擔起了朝廷選拔官員的考核任務。

雖然一次性投入巨大,但對於一、二流宗門而言還不至於建不起。

畢竟很多宗門都有自己的產業,而且不少精英學員都是家境殷實,在每年的捐贈日那天都會送上豐厚的禮金,還不至於令宗門因為一個演武廳而捉襟見肘。

而且這也和宗門的未來發展息息相關,所以勢在必行。

龍淵通過一個演武廳片刻間就完成了對靜天國現狀的推演,最終暗暗搖頭,終於明白這些弟子為什麼會對自己如此敵視。

蘇荷被靜天學院錄用並指定為內院弟子無疑被證明是天驕式的存在,如果不出意外,未來一定會進入最有話語權的核心層,這不但會給皓月宗帶來極大的好處,也會給從皓月宗出去的許多人帶來無形的利益,而如今,卻因為自己的出現而變得前路渺茫。

自己無疑就是那個「意外」。

「還真是狗血劇情,怎麼就陷入到如此複雜的境地之中了!」龍淵暗自嘆息,分開人群來到一塊高三米、寬約一米的黑色石碑前。

這塊石碑可以測試內息之力,算是評定武人境界最主要的依據之一。

當然更加精確的測評還需要對修鍊者進行天賦和神魂之力方面的檢測,但在這一場切磋當中,完全沒必要。

一個武徒境的切磋,內息之力已經可以說明一切了。

周圍的弟子見龍淵靠近石碑,紛紛投來譏諷的目光,眼中是滿滿的不屑。

各方面消息都可以證明龍淵是武徒境四重修為,怎麼可能突然達到五重境界。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龍淵深吸一口氣,運轉「龍隱功」將自己的修為壓制到了五重巔峰的境界。

這是他自創的功法,在這個世界絕對不會有人識破。

別說是內息修為,就連神魂之力和天賦本能都會相應隱匿。

「龍公子,今日切磋由我來做個見證。」一名身穿青色長袍的男子走了上來,面色微冷的看着龍淵,「我是丹師沈雷,想必你聽說過。」

男子看起來二十四五歲,外表陰柔,眼光陰鷙,一看就是攻於心計之人。

說實話,龍淵見到沈雷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

不過丹師地位獨特,他還不至於因為對方的面相就表現出自己的厭憎。

「有勞沈丹師了。」龍淵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走向石碑。

他既然心中不喜,自然也不會虛與委蛇,神情中的冷淡一覽無餘。

「龍公子還真是勇氣可嘉,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達到你口中的五重境界。」沈雷面色陰沉,譏諷了一句,退到一旁。

別人都是稱呼自己「沈大師」,這個見識淺薄的小子居然用「沈丹師」稱呼,明顯是帶着輕蔑的態度。

只因為這一句話就令他對龍淵充滿了惡感。

「試過才知道!」龍淵一步踏出,伸出手按在了石碑中間的掌印上。

巨大的吸力瞬間將他的手掌粘住,然後就是手心處傳來的斥力,兩股力量交錯往複,一道白色的光暈在石碑上升起,不斷向外擴散。

呼!

龍淵手掌被彈開,測評結束。

「我艹,出鬼了,竟然真是五重境界,而且還是五重巔峰,怎麼可能……」人群中響起了驚疑不定的聲音。

這樣的結果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充滿了意外。

怎麼什麼事情到了龍淵這裡都充滿了詭異呢!

「龍淵已經測評結束,請喬師弟封閉相關穴竅,進行測評。」沈雷高聲宣布。

喬觀雲滿臉驚訝的看了一眼龍淵,在自己身上點了幾下,然後邁步走到石碑前,將手掌印上。

「武徒境五重巔峰!」沈雲環視四周,聲音變得高亢起來,「境界相同,切磋開始,請上演武台,認輸和跌落台下者算負!」

話音落下,沈雷一閃身來到高台外面的一處平台之上。

其身法之迅捷,動作之優雅,令人讚歎。

演武廳中爆發出了喝彩的聲音。

沈雷面帶得意的環視四周,在柳如煙的臉上停留片刻,微笑了一下,向著四周拱了拱手。

台下的許多弟子露出了崇拜的眼神,有些女弟子更是一片痴迷。

「還真是能裝逼!」龍淵瞥了一眼身邊的柳如煙,低語了一聲,走上了高台。

這是他的第一戰,是來到這個世界的開篇之作,必須慎重對待。

龍淵站在高台之上,神情漸漸變得鄭重。

在別人眼中,他是一個武道低微、行為不端的軟骨頭,所以他需要為自己正名,哪怕為了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也應該如此做。

「喬師兄,請多多指教!」龍淵看着走上高台的喬觀雲,拱手施禮。

這位武者境二重的內院大師兄能做到如此地步,理應得到他的尊重。

「龍公子,彼此……」喬觀雲剩下的「彼此」二字還沒有落下,卻突然發現龍淵已經化作一道殘影沖了過來。

「我艹,卑鄙!」台下響起了憤怒的呼聲。

《我體內有個墓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