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為都市王
我為都市王 連載中

我為都市王

來源:google 作者:陳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清雪 現代言情 陳慮

升官發財被老婆綠,綠自己的人還是頂頭上司陳慮不再選擇忍氣吞聲,開啟新領域的路程,道路上,總有女人想禍亂陳慮道心展開

《我為都市王》章節試讀:

陳慮感激看了一眼喝的醉醺醺的老婆,結婚五年來,她平時脾氣火爆,還是個扶弟魔,但這次升職確是她一手促成的。
「各位失陪一下,我老婆喝醉了,怕她難受,過去看看。」
陳慮站起來,笑眯眯的向酒局上各位領導們道歉。
走出包間,一路跟隨王雅芝來到廁所。
人有三急,陳慮抖了抖腿,推開女廁所的門,拉下褲子拉鏈!
「嘩啦啦!」
「討厭~死鬼,這麼著急幹什麼,陳慮還在包間里呢!」
「小妖精,你可想死我了~寶貝兒耶!快點,我親一口!讓我好好摸摸…喲,瞧瞧你,還是這麼敏感……」
陳慮聽見廁所里突然傳來的曖昧聲音,忍不住笑了,這些人真會玩,下一秒卻聽見了自己的名字。
他猛的酒醒了大半,豎起耳朵一動不敢動的聽着。
「討厭嘛~輕點,知不知道憐香惜玉?」
「怎麼?我和陳慮那個廢物比起來,誰更厲害?」
陳慮猛的聽出了這個聲音,是自己的老婆,王雅芝和酒店經理,肖歸!
草他么的,他褲子拉鏈都沒拉,準備衝出去給這對狗男女打一頓。
「陳慮要不是…因為你整天裝加班陪老子…他能這麼快升職?」
隔壁的喘息聲越來越放蕩,陳慮咬牙拿出手機,打開錄像功能,把手機攝像頭放出去,正好對準那對搞事的狗男女。
陳慮眼神陰沉的盯着手機屏幕,從錄像屏幕上能夠看見,這特么這張臉,那顆大紅痣,就是王雅芝。
草,感情整天加班,是和肖歸這個又肥又矬還地中海的老男人開房去了。
原來老子的升職是你偷出來的!
陳慮咬牙切齒的忍住了,他不敢衝出去,事情鬧大了傳出去只會被人罵自己沒本事,是個廢物,還要靠老婆偷才能換取升職加薪!
對於男人來說,這是一種恥辱!
陳慮心裏十分的不甘心,他能力出眾是酒店上下所有人一致認為的,平時五份之二的客戶都是他找來的。
來到酒店三年多,升職慢。但是工資還行,加上王雅芝不願意辭職重新找工作,他也就一直盡心儘力在這裡上班。
漆黑的屏幕里,兩人很快結束了,肖歸在整理起衣服,王雅芝則是滿臉的不滿足。
陳慮咬牙切齒的瞪着這個女人,強忍住衝出去扇她的衝動,耐心等待他們離開之後,才從廁所里走出去。
「變態!」
他走出來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一個女人的胳膊,很明顯,這個女人是來上廁所的。
陳慮忙道歉,一抬頭,看見女人的瞬間,眼前一亮。
烏黑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肩膀上,一件黃色菊花襯衣搭配白色蕾絲裙,那呼之欲出的身材,看的陳慮心猛的跳動。
「看什麼看?」
小姑娘臉頰緋紅,怒瞪他一眼,狠狠的跺腳,張嘴準備呼救。
「不好意思,我…我走錯廁所了。」
陳慮忙捂住她的嘴巴,「我馬上就走。」
手心傳來酥**麻的感覺,陳慮瞪大眼睛對視眼前調皮眨眼的小姑娘。
「大叔,你幹嘛呀!」
小姑娘反而不覺得害羞,朝氣蓬勃的朝他拋個媚眼。
「大叔是不是**了?走,進去探討探討人身唄?」
陳慮吞了吞口水,上下打量着,現在的小姑娘都這麼奔放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慮的手機響了,是王雅芝打來的。
「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陳慮眼神閃過一絲厭惡,繞過小姑娘到了走廊,他深呼吸口氣,調整好心態,這才接起電話。
「喂,老…老婆!」
「陳慮,你幹什麼去了?」
電話那頭,王雅芝憤怒尖銳的聲音傳來,刺痛他的心。
在肖歸面前溫柔解人衣,TM的,在老子面前你個臭女人凶神惡煞,老子幹什麼你都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陳慮氣的渾身發抖,但還是忍住了。
此仇不報,何為男人?
但時間就這麼離婚?便宜了王雅芝這個臭女人。
這麼多年,他的工資全部交到王雅芝手裡,她弟弟房子車子全都買上了,陳慮兩口子還擠在出租屋裡。
這就算了,每次過節,陳慮父母連個禮物都沒有。
王雅芝娘家大包小包的營養品,兩三千的紅包。
他不滿嘀咕兩句,都會惹來王雅芝的嫌棄和謾罵,罵他真不是個男人,連給老婆買房子的錢都沒有。
「陳慮,馬上給我滾回來。」
電話那頭的咆哮聲拉回陳慮的思緒,攥緊拳頭又深深的呼吸一口氣,朝着電話那頭吼去,「老子回不回,關你毛事!」
啪一聲,把電話掛了!
隨後王雅芝再打,陳慮再掛!
他頹廢的坐在走廊里,拿出一包紅雙喜煙,抽了一根又一根,煙蒂落一地,煙頭閃爍着紅點,走廊里濃煙滾滾。
「瑪得,老子忍不下這口氣!」
「必須要報復這娘們兒!老子的錢,全部都要拿回來!糙!」
直到晚上三點,陳慮這才站起來,整理衣服,活動活動脖子,大步去前台結賬,而後開着電瓶車回家倒頭就睡。
清晨的陽光灑進出租屋裡,一縷光照射在陳慮的眼睛上,他迷迷糊糊睜開雙眼,拿出手機一看,中午十一點。
遲到了!
陳慮不慌不忙的去洗手間,從一大堆化妝品里找到刮鬍刀,胡亂洗了把臉,刮完鬍子,找了一件去年的襯衫和西褲穿起來。
到了公司,剛坐下,肖歸電話打到他的辦公室。
「陳慮,剛上任第一天就遲到!」
「來我辦公室,有事找你。」
陳慮桀驁煩躁的扯了扯領帶,拿出西裝披上,走出辦公室恰好看見王雅芝和一名前天同事迎面走來。
衣服換了,身上有新的香水味,昨天晚上沒回來,又TM去和肖歸打野去了。
來到辦公室,肖歸正坐在真皮轉椅上,瞧見他來,臉色慍怒顯得不耐煩,用肥厚的手指敲着桌面。
「陳慮,你是不是不想干?不想干就給我捲鋪蓋走人!」
陳慮進來後反鎖辦公室的門,雙手搭在歐式沙發上,順勢坐下翹起二郎腿,豪邁的坐姿引得肖歸不滿。
「陳慮,你TM的想造反?」
「老子現在打電話給人事,開了你丫的!」
「肖總,我老婆的滋味如何?」
陳慮淡淡的瞥了一眼肖歸,「衣冠禽獸的肖歸,這麼會玩,在廁所里打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