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想當個逍遙王爺
我想當個逍遙王爺 連載中

我想當個逍遙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宋如意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梁逸 魏巍

一場意外讓他穿越到了不明朝代的世界,可喜的是自己的身份竟是一國皇子!但自己這位皇子好像也沒過過幾天安生日子異族叛亂,諸國亂戰,「別打了!快住手!讓我消停兩天吧!!」梁逸聲嘶力竭的喊道展開

《我想當個逍遙王爺》章節試讀:

梁國,西京城內。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年邁的更夫扯着破鑼嗓子在寒風中喊道,隨着一慢兩快富有節奏的咚~咚咚的敲鑼聲中西京城內街道上還未回家的人們紛紛加快了步伐,三更天了,再過半個時辰宵禁就要開始了,再在街上逗留可是要被皇城司那些無情的狗腿子們帶走『喝茶』的。

不一會兒街上已是人影稀疏,除了些流浪貓狗還在無所畏懼在道上亂竄着。一處明顯不是普通百姓住的起的高宅內燭光閃爍,光影之後兩人在說著些什麼。

「策兒,太子莫非真的……..」端坐在側的老者問道,眉宇間藏着止不住的憂慮。

名叫『策兒』的中年男子長嘆了口氣,回道『據我太醫院的多年摯友所說,太子怕是熬不過這個月了….』

說完後屋內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半晌後,老者率先打破了沉默「太子忠孝仁厚,怎麼會……真是沒想到,沒想到啊….」語氣痛心疾首。

「是啊父親,太子既是嫡長子又深得聖上之歡心,儲君之位已經坐了十幾年,若不是染了此等惡疾他的位置可以說是雷打不動,可眼下事已至此,恐怕我大梁要變天了!」嚴策更多的是在擔心朝堂上會發生大變動。

老者聽後也正色道「你只需做好你自己,莫去沾染那會要了命的事情就好,我嚴家世代詩書傳家,到了我這一輩才終於厚積薄發官至一品,你需謹慎再謹慎守住這份家業才好。」

嚴策鄭重的點了點頭回道『謹遵父親大人的話,兒子省得。』

他自然知道那會要命的事情是何事,太子若身故那緊急而來的嫡位之爭肯定無法避免,倘若站錯了隊去官罷爵都只能算是小概率事件,滅門流放才是繼位之君該有的作態,不以鐵血手段懲治那些阻礙他上位的敵人,怎麼威懾天下人?!

夜晚的西京城內萬籟俱寂,不復白天的熱鬧繁華,猶如盛裝出席的貴婦擦去胭脂洗凈了鉛華。但此時的皇宮內卻是另一番光景。

明道宮外人影浮動,不時有醫官打扮的人出入其中,宮殿門口把守的衛士們像一尊尊雕塑般仔細打量着進出的人。

殿內,一襲素衣打扮卻依然無法掩蓋其身上貴氣的婦人神情憔悴,看着這些大梁國內最頂尖的醫官們為病榻上的年輕人診治病情,她的眼神已經無數次的從希望轉變為了失望,到現在已經她的眼裡已經沒有任何感情,只有無盡的空洞和蕭索。

「稟娘娘,恕老臣無能,太子爺的病情已經無可挽回,望陛下和娘娘早作打算…….」說話的是太醫院首席醫官葛玄,老頭今年已經年過古稀,自太子染上惡疾後已經很久沒睡過一個安穩覺了,所以神情也極度萎靡。

聞聽此言的公孫皇后痛苦的閉上了雙眼,緩和了很長時間後才說道『這些時日辛苦葛先生了,敢問先生燦兒…..還有…多長時間?』 最後幾個字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葛老先生不敢也不想欺瞞,語氣沉重的回道『回娘娘的話,長則一月,短則……幾日…..』

公孫皇后聽到『幾日』兩個字後,一個身形不穩就要軟倒在地,身旁的女官連忙扶住了她,靠在女官身上的公孫皇后此時哪還有後宮之主一國國母的威儀,不過是個即將失去孩子的可憐母親罷了。

她慘笑一聲,目光看向了病榻上的兒子『幾日…..呵呵呵,我的燦兒要離開母親了,可我還沒看夠你呀!母親還沒看到你登上皇位威加四海的樣子,你怎麼能忍心離開母親呢。』說罷淚水像斷了的線流個不停,雖未哭出聲但大苦無聲。

可惜床上的梁燦已是重度昏迷,聽不見母親的啼血低訴,但殿內的眾人卻被皇后娘娘的悲傷情緒感染,不少人都暗自抹起了眼淚。

葛玄不停的給扶着皇后的女官使眼色,示意她將皇后娘娘先勸離這個傷心之地,再這麼哭下去身體怕也是要出問題的。

那親近女官輕輕點了點頭然後低頭溫聲道「娘娘,夜深了,而且陛下也在等着您,咱們回宮吧。」

公孫皇后又不舍的看了一會大兒子,她其實也心知大兒子的病已無回天之力,所以稍稍調整了心態後跟隨女官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明道宮。

養心殿內,一太監緩步走到了還在處理政務的老皇帝身邊說道「陛下,娘娘回宮了。」

老皇帝放下手中的奏摺活動活動了已經有些僵硬的脖頸,身旁的黑衣侍衛很自然的將手搭在了他的身上按了起來,他雙目緊閉着輕聲問道「太子的病情可有好轉,葛先生怎麼說?」

那太監咽了口吐沫顫聲回道「回陛下,葛先生說…..說………」

老皇帝猛的睜開雙眼,怒聲道「說!」

這情形將那小太監嚇的頓時趴在了地上,戰戰兢兢的說道「葛先生說太子爺多則還有一個月,少則就幾天時間了。」

聞聽此言後老皇帝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氣癱軟在椅背上,只是嘴裏還喃喃着『幾天…幾天…..』

本來梁國由太子梁燦監國已五年有餘,老皇帝也樂的將手中權力下放給他,眼看着這兩年就要完成國家最高權利的交接,可這最後關頭卻突發噩耗,培養了一二十年的太子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由老皇帝重新接管政務,其實哪有那麼多要皇帝親自審批的奏摺,不過是想以工作分散注意力不讓自己陷入悲傷情緒罷了。

可終究還是走到了最後一步,開國之君,九五至尊又怎樣?還不是即將要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父親?生死面前眾生平等!

但他到底是皇帝,明白負面情緒並不會讓局勢有任何好轉,而且他的妻子公孫皇后才是現在最需要安慰的那個人,所以收拾好心神就吩咐太監移駕東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