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低武世界修仙
我在低武世界修仙 連載中

我在低武世界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東城觀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凌 陳堯

穿越了,還帶着系統江凌卻開心不起來來到靈氣枯竭的低武世界,如何修鍊?直到有一天,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出現展開

《我在低武世界修仙》章節試讀:

隨着夫人離去,樓內再次安靜下來。江凌和陳芷婷本想飯後閑逛一下,也沒了心情,草草吃完飯尋了家客棧住下。

夫人回到居所,卻不是在鎮里。而是鎮外新搭建的營地。招來一個侍衛,恨恨的說:「派人回京報與太子,今日有人行刺,讓他留意京城中誰曾有過異動。」

侍衛領命而去。

夫人無神的癱坐在椅上,喃喃自語:「這些人,還真是迫不及待想要奕兒的命啊。」

……

夜晚。

江凌悄悄出了客棧,獨自奔向神仙梯。這處小鎮就位於山腳之處,沒花費多久江凌便進了盆地。

頭上的五彩微光照耀下,這附近仿若黃昏。不明亮,但也不影響視物。盆地大約五里,中心位置立有一塊尖尖的石碑,極為矚目。正是靈石。這塊靈石立於地面之上就有十多米高,地下還不知道隱藏了多少。

看着這塊碩大的靈石,江凌感覺心跳加速,源源不斷的血液湧上頭頂。這是他見到過最大的靈石,不知道蘊含多少靈氣。想到自己不用再為靈氣苦惱,江凌激動不已。

待心情稍稍平復,江凌決定遁入地下。免得被人發現,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運行土遁術,江凌緩緩沉入地面。摸着靈石下潛了二三十米,靈石還未到頭,還在繼續向更深處延伸。江凌想了一下,不再下潛。先吸取靈氣再說。

隨着他心中默念吸收,決堤般的靈氣洶湧而來。他的身體好似乾枯大地迎來甘露,系統靈氣肉眼可見緩緩上漲。

「太好了,這塊靈石蘊含的靈氣量非常充足。」

「修為提升上來,就能去為張合報仇了。還有那把劍,也可以取出來了。」

江凌越想越開心,恨不得馬上就把靈氣吸完。可惜系統速度是取決於他自身的極限,而且吸取靈氣時他還不能修鍊。只能獃獃的做一個工具人。

「系統還是不夠智能,只能做一件事。太不效率了。」

不滿足的嘆了口氣,江凌定下心靜靜等待。

黑暗的環境中,江凌察覺不到時間流逝。只是機械的維持着按在靈石上的動作。恍惚中「叮」的一聲,讓他精神一振。

「系統存儲靈氣已達當前上限。停止吸收。」

江凌默默感受了一下,系統存儲的靈氣和上次具現功法時相差不多。看來存儲上限就是他的境界上限。

「哎,還想把這塊靈石全部吸完呢。看來是不行了,只能在這裡修鍊了。」

江凌盤膝而坐,歸元鍛體訣浮現於腦海。運轉靈力開始修鍊。

……

不知過去多久,江凌周身激蕩的靈力猛然一收,聚向額頭。化作光團隱沒不見。小小的孩童身體,傳出陣陣咔咔聲響。短短時間就高了些許。

江凌吐出一口長氣,感受着自己的改變。

「練氣九層巔峰了,下一步就是突破築基。到了築基生出靈識後,再也不用擔心在地里無法視物了。」

「修鍊用去大半靈氣,先吸滿靈氣開啟突破任務。」

這次,吸收速度快上不少。至少比上次快上一半。待系統存儲已滿,江凌默默道:「系統,我要接突破任務。」

「正在生成任務。」

「本次任務:消除宿主執念,親手為張合四人報仇。成功後可隨時突破境界。」

江凌心中一喜,系統還挺貼心的。虧他一直擔憂系統會發一些難以做到的任務,現在看來。倒是想多了。

明確任務,江凌又待了一天,把系統靈氣存滿。才動身迴轉。

到了地面,看了看淡青色依然的靈石。被他吸取了大概3個練氣巔峰修士的靈氣,依然和前些日子並無多大區別。江凌心中大定,以後算是有了穩定的靈氣來源了。

『現在已是練氣巔峰,在這個世界。已經是人上之人,說一句無敵於天下也不為過。以陳堯的實力來看,先天也就初入練氣九層實力。不用再怕飛來橫禍,可以放開手腳了。真爽!』

轉頭四顧,見正是夜晚。遠處有一篝火,圍坐幾人。仔細一看,居然是在酒樓里的母子二人。四周則分散着不少侍衛。這些侍衛里顯然沒人有先天境界,根本發現不了遠處的江凌。

「那小孩怎麼臉色蒼白,前些天不挺正常的嗎?這是又被人刺殺了?」

……

遠處篝火旁,夫人愛憐的看著兒子,輕柔問:「奕兒,感覺好些了嗎?」

男孩點點頭:「嗯,精神不少。只是身子還有些乏力。」

夫人聽聞,眼淚直流:「那你多歇息會,娘去給你拿點吃的來。」

……

江凌在遠處見得這一幕,搖了搖頭。這母子不知為何會被人刺殺,不過她們護衛眾多。想來不是普通人家,自己犯不着管這閑事。

江凌正要離開,空中響起一聲輕微破空聲。抬頭一看,空中一人飛翔而來。看方向,正對着江凌。見被江凌發現,那人手中亮光一現,多出一把長劍。默不作聲的朝江凌當頭劈下。

江凌側身一避,那把劍剛好貼着他划過。

那人不依不饒,落地一聲低喝:「受死。」反手又是一劍。

這人怕不是有病?

這麼想死,那成全你好了。

江凌舉起手指,心念之間指尖光芒閃動,一道靈力破空而去。

「噗。」

那人額頭爆開一個血孔,腦後飛出小團白花。眼裡滿是驚恐不甘,噗通一聲倒在地上,再無聲息。都沒反應過來就被秒殺。

江凌搖頭嘆氣。

何必呢?上趕着尋死,活着不好嗎?

一番打鬥,也驚動了那邊的侍衛。紛紛向這邊趕來,奔跑中抽刀在手喝問:「何人在此?」

江凌第一次殺人,心情複雜,沒有理會。侍衛包圍過來,見到這裡情形,驚疑不定。不敢貿然動手,只得圍在江凌身旁。

「噫,你是那日在酒樓里的小公子。」

話音落下,夫人分開侍衛,走到近前。

江凌點頭:「夫人記性真好,還記得我。」

這女人膽子挺大,情況不明還敢站出來。不怕我突然對她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