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五零之千頃農場主當姑養崽崽
五零之千頃農場主當姑養崽崽 連載中

五零之千頃農場主當姑養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用戶10991359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三梓晴 現代言情 用戶10991359

大齡剩女三梓晴在三十五歲時意外得知自己還有個表姑奶奶,留了個千頃農場做遺產給自己繼承正當她巡視自己的農場時,一天福沒享成卻成了五零年一個無比悲慘的棄婦父母雙亡,哥哥命不久矣,嫂子不堪其苦丟下丈夫和半歲大的龍鳳胎…展開

《五零之千頃農場主當姑養崽崽》章節試讀:

「我靠!真的假的?」

頂着一頭油膩雞窩頭的三梓晴眼底青黑地盯着手上早已黑屏的蘋果11,那張油光暗沉的臉上充滿了質疑。

「這世界上真有這麼戲劇狗血性的故事發生?遺產繼承?開玩笑的吧!這不會是哪個詐騙犯為了騙錢給自己下的套吧!」

不是三梓晴對這個社會沒有任何信任感,而是這天上掉餡餅的事太離譜了,而且掉的還不是普通的餡餅,而是金燦燦的金餡餅,真金白銀打造的!

坐在不到十平米的狹小出租屋裡的她左思右想,前思後想,依舊百思不得其解,只能通過有限的途徑查看了電話那頭所謂的高律師個人情況……

看着手機里查詢到的內容,她把日夜不離手的靈魂伴侶丟到身旁的被子上,日常擺爛道:「算了,睡覺!不管真假,明天中午去見一面不就知道了。」

嘀咕完,便睡姿極差的閉上眼睛,躺在床上醞釀睡意。

儘管腦海里還是不斷浮現剛才接到的電話,可是剛熬夜到天明的她身體早就疲倦不堪,所以,半個小時後,她還是進入了睡夢中。

只是,她的夢裡,已經不像往常一樣,被卡里短小的餘額和工作的難題所佔據,而是一片廣袤無垠的綠色草地上,拿着和牛羊一起愜意的欣賞美食……

第二天,收拾好妝容的三梓晴便如約來到了跟高律師約定好的餐廳。

見到高律師的那一刻,她感覺整個世界不再是灰色,而是五彩繽紛的童話世界。

在高律師的幫助下,三梓晴快速的辦了護照和出國簽證,來到了M國。

當腳踏實地的踩上了這廣袤無垠的農場,三梓晴的心宛如波濤澎湃,激動之餘還是覺得有些夢幻。

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僅僅是一個電話,就讓她從一個三十五歲,口袋卻僅存十來萬的女窮逼,搖身一躍,變成了擁有面積千頃的農場主,億萬富翁!

三梓晴不可置信的吞咽了幾口口水後,小心翼翼地試探道:「高律師,你確定我們腳底下踩的這片土地,以後都是我的了?只有我一個主人,沒有別人?」

「是的,三小姐!」高律師笑容親切溫和,卻極具說服力,「你的表姑奶奶三樹秋女士臨終前,確實把她名下的這片生態農場以及農場里的所有東西包括別墅全部轉贈於你名下。

以後,這片生態農場以後的主人,就是三小姐你的了。你也是這片生態農場唯一的一個主人,沒有別人。」

三梓晴聞言,嘴巴咧開了很大的弧度,眉眼彎彎,綻放着金燦燦的光芒,很是喜不勝收。

意識到自己在高律師面前失態了,她想要故作矜持鎮定,管理好面部表情,讓自己看起來有成功人士的風範,卻發現完全無濟於事。

於是,也不再勉強自己,歡樂與擔憂並存道:「謝謝高律師,高律師你費心了。只是我聽說M國的遺產繼承需要交一大筆遺產稅?那個,我囊中有點羞澀,只有十來萬人民幣,恐怕不太夠交這個遺產稅!」

高律師依舊溫聲如琴,「三小姐放心,你的表姑奶奶三女士早已經預判了一切,替你解決了遺產稅的問題。你只需要安心繼承遺產便可,完全不需要有後顧之憂。」

三梓晴聞言,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耀眼了,簡直都能跟頭頂的太陽肩並肩。

「我能問一下,這個農場大概能值多少錢嗎?」

三梓晴並不想留在M國,這裡人生地不熟,她不想待,想把農場賣了,換成錢回祖國養兩個小奶狗,生倆娃躺平擺爛,再也不用每天辛辛苦苦求資源,給十八線作者畫圖,掙那五塊錢的封面稿酬了。

「三小姐是想把農場給賣了?」高律師眼神銳利,心思敏捷,一下子就看清了她的想法。

「對!我對我的祖國擁有不可割捨的感情,而且我的外語也爛得一塌糊塗,並不想留在M國。」

三梓晴見對方看穿了自己的想法,也不再掩飾什麼,很坦坦蕩蕩的承認了。

高律師表示理解,把這個生態農場的最新預估報價說了出來。

知道具體數額的三梓晴表示自己醉了,不是醉酒,也不是醉人,而是醉錢了。

八千萬,而且還是美元,折換成人民幣也就是將近五個億!

五個億,那是什麼概念?

她一個月辛辛苦苦下來,連一萬塊錢都掙不到,五個億,就是要不吃不喝也需要四千二百年呀!

三梓晴和其他普通人一樣,每天都做着發財的夢,也經常購買福利**,祈禱着能有一天錦鯉附身,中個獎。

但是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錢沒少花,但是卻沒得到過幸運女神的青睞。

就在她已經認命的時候,卻從沒想過有一天真的發財了,而且數額還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那種。

以至於三梓晴整個人走路都像踩着雲朵上一樣,都輕飄飄的,不着實地。

腦海里出現的,都是漫天飛舞的紅色鈔票,耳邊也聽不見其他任何聲音,只回蕩着高律師說的那個令人陶醉千年的數字。

在三梓晴一副陶醉痴戀模樣時,高教授臉上的溫和不見了,突然臉色大變的往旁邊滾去,同時破音大喊:「三小姐,小心……」

……

「兒子,現在怎麼辦,那個賤皮子真的是賤而不自知,明明都休了她,讓她滾蛋,死都不滾,非要死扒拉着你,會不會影響你的工作?」王婆子那張國字臉上的尖酸刻薄彷彿天生,還露出了忿忿不平和些許擔憂。

「三梓晴那個賤皮子,騷蹄子,懶驢子……這七年連蛋都不下一個,還整天花枝招展地跟外面的糙漢子眉來眼去的勾搭,把家裡的活計全丟給我和你爹,一點都沒有當人媳婦的樣,活該被休。果然是一家子的短命鬼,要是真死了都算為咱家積德了……」

王安宇眉頭緊鎖,語氣不耐:「娘,行了,別罵了,再罵她也聽不見!再說了,現在走不走也不是她說了算!我們之間的關係本來就是屬於包辦婚姻,連證都沒有,上面現在正是極力反對封建糟粕,是不會認可這段婚姻的。」

《五零之千頃農場主當姑養崽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