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上人皇:隨我殺上九天
無上人皇:隨我殺上九天 連載中

無上人皇:隨我殺上九天

來源:google 作者:叫我必火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叫我必火哦 奇幻玄幻 徐長生

戰神霍去病:「醉卧美人膝,醒握殺人劍,不求連城璧,但求殺人劍」武聖關羽:「爾等小輩,如同土雞瓦狗,插標賣首爾」劍仙李白:「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兵仙韓信:「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沒有撤退可言」聖王唐玄裝:「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這眾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佛,都煙消雲散」齊天大聖:「天壓我,我劈開這天,地阻我,我踏碎這地」琴魔楊玉環:「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可否與我共舞一曲,霓裳曲」徐長生眼眸輕闔間綻放出一縷神光,倒映着無邊混沌的漫天神魔們:「諸君,修我戰劍,殺上九天,灑我熱血,一往無前!」「隨吾,征戰諸天!!!」展開

《無上人皇:隨我殺上九天》章節試讀:

翌日。

第二天上午,皇帝陛下帶着左右護衛往夜晝宮去,原因嘛,當然是打打秋風了。

畢竟掌印司在太后娘娘手裡,那得探探風口,好調整計劃嘛。

一進入夜晝宮,宮女還是那幾個宮女,一如既往的無視徐長生,不過他現在的心態放平了。

在他眼裡這些馬上都是被清除的分子,何必再計較。

「你倆在這等待片刻。」

徐長生安排玄冥二老在外面等候,自己便往主殿去了。

且還很碰巧遇見二皇子,這個名義上的弟弟。

「哼。」二皇子沒給徐長生好臉色,冷哼一聲,陰陽怪氣道:「見過陛下,陛下好像很閑嘛,老跑來找我母后幹嘛。」

本來嘛,徐長生懶得搭理第一次見面誤以為是兒子的傢伙,今日不同往日,他已經登基了。

至少明面上,這個二皇子連根蔥都算不上,想理就理,不想理就不理。

「是呢,朕已被太后娘娘深深迷住,或許不久,就要親上加親了。」徐長生直接百分百破防絕殺道。

「你…!!」二皇子被氣的說不出話來,指着的手指哆哆嗦嗦,渾身上下顫抖不已,差點被氣出病來。

小樣,就你這樣的,還敢陰陽怪氣老子?徐長生心裏「噗」的笑出聲。

「陛下,莫要胡說哦。」

太后娘娘輕柔的嬌笑聲從主殿內傳出,顯然注意到了這裡。

「太后娘娘,午安。」徐長生很自然的打了個招呼道。

緊接着一股淡淡清香撲鼻,只見太后娘娘從主殿內走來道:「陛下,不要那麼見外,這不是折壽哀家嘛。」

太后娘娘不管什麼時候見,她永遠都能驚艷世人,太美了。

太后娘娘鳳目一瞪道:「小兔崽子,你書抄完了嗎,還不快滾。」

這話是對着二皇子說的,語氣帶着自然而然的不容忤逆。

嚇得二皇子縮了縮腦袋,欲言又止,又不敢繼續停留。

此刻便能看出太后娘娘的威嚴,她也就只會對徐長生綻放迷人的溫和笑容了。

「陛下裏面請。」

四周無人後,太后娘娘挽住徐長生的左手,瞬間把他拉到主殿內。

「陛下,你找哀家何事呢。」

太后娘娘親自給徐長生沏茶,然後詢問道。

「唉。」徐長生終於來了點精神,故作嘆息道:「太后娘娘…」

話說到一半,他抿了口茶,似乎有點難以啟齒道:「你說,朕是不是很失敗,朕是九五至尊,大炎王朝的最高統治者,手中卻無一可用之人。」

其實徐長生想說的是,一群賊子暗中搶奪皇家的權利,無恥之尤也,下水道老鼠已經在赤果果的搶糧。

但話到嘴邊卻改口了,他覺得自己還是先不要把太后娘娘給惹炸毛。

「不會的。」太后娘娘宛若秋水的眸子,神情臉色很認真的望着徐長生道:「在哀家心裏,陛下永遠是最棒的。」

誰要在你心裏是最棒的,你倒是實際行動嘛。徐長生心裏暗暗吐槽一句道。

比如權力移交,朕絕對給你立長生碑。

「太后娘娘你知道嘛,朕現在一閉眼,晚上夢裡就會出現一雙雙彷彿夜明燈的眼睛,他們在注視着朕。」

「朕還夢到了京都燃起大火,身邊卻無一護衛。」

「白羽軍,黑旗軍,獅燃軍不見蹤影。」

「朕現在晚上睡覺都不安穩啊。」徐長生似乎很惱怒,抱怨道。

他就是故意的,以守護京都和皇宮的三大軍團,一共有60萬大軍的軍隊說事。

並不是想一口吃掉一個大胖子,而是人其實是很奇怪的生物。

比如我想在天花板上開個天窗,大家一定不允許,但如果我說要拆掉屋頂,他們就願意開窗了。

三大軍團只是打掩護的目標,徐長生自始至終很明確,只要掌印司這個機構。

「哎呀~」

太后娘娘半俯着曼妙身軀在沏茶,貌似腳下崴到了,直接摔倒在徐長生的懷裡。

這顆熟透了的蜜桃入懷,徐長生心裏一蕩漾,誰頂得住太后娘娘的姿色啊,除非是沒有七情六慾的天道。

只要有七情六慾,就算對女人沒興趣的人,一樣遭不住太后娘娘的絕殺。

不過徐長生心裏多了一抹警惕,太后娘娘可是一流境界的武者,而且比他還強,達到了巔峰。

那麼強的人物會被崴到腳?能不能裝得像點啊,我的太后娘娘!

「嚶~」

太后娘娘像是一隻弱小的兔子,蜷縮在徐長生懷裡,抬起那一張儀態萬端,國色天香的容顏,昂起腦袋,露出白皙的冰肌玉骨的脖子和香肩。

宛若秋水的鳳眸泛起淚花,淚水在眼眶打轉道:「陛下,難道不信任哀家嘛,哀家的心好痛。」

「哀家願以死謝罪!」

太后娘娘說完,不知從哪裡掏出匕首,直接抵在她自己的脖子上道:「哀家死後,還請陛下為哀家親自立陵墓。」

「哀家的書房裡有親自書寫的書信,陛下告召天下,不然世人將會認為,光明偉大的陛下小心腸,容忍不了太后娘娘存在,在後宮欺負太后娘娘一個弱女子掉淚。」

「導致太后娘娘不堪受辱,選擇自殺。」

威脅,赤果果的威脅,而且作為掌控輿論的太后娘娘,只需要簡簡單單一句話下去,麾下走狗將會做得更絕。

徐長生內心已經能感覺到世人的指責了。

這僅僅只會是最簡單的第一步,後面的殺招可能將會無窮無盡。

不過還好他現在的目標並不是三大軍團,不然能不能頂得住還不一定。

忍辱負重,需要忍辱負重啊。

「朕不是這個意思。」

徐長生把抵在太后娘娘勃頸處的匕首丟掉,輕輕地幫她擦着淚痕,淚水還在眼眶打轉。

真能演,若不是知道太后娘娘的底細,換作別人來都被騙了。

但有一說一,徐長生還算能接受,畢竟太后娘娘威脅你了,同時還會給你發發福利。

應該也算打一棒子,然後再給你一個棗子吃吧???徐長生越想越是覺得好笑。

看來太后娘娘拉攏自己這個傀儡皇帝的心思,越來越旺盛了。

《無上人皇:隨我殺上九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