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無限流:穿越之人生贏家
無限流:穿越之人生贏家 連載中

無限流:穿越之人生贏家

來源:google 作者:上學總遲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上學總遲到 軍事歷史 李飛

(深宅大院+家族崛起+爽文)雲啟王朝,一個不曾被史書記載過的王朝王朝之中階級固化不堪!一場夏雨,一場人生!人們常說人生贏家怎樣怎樣!我李飛心有不甘,要做一個大贏家給你們看看!展開

《無限流:穿越之人生贏家》章節試讀:

白府大院,李歲卿和金旺已經喝了幾杯熱茶,壓下了肚中的不適,白老太爺才牽着一個幼童出現了房間。

金旺拿出了身份令牌,這才打消了白老的顧慮。李歲卿留在白府吃過飯,拿些細軟,才走出了了白府。

千里桃林之中,許多大家閨秀協同蜜友四下賞玩,也有些小散的一家幾口,隨着人群指指點點。

桃花甜美,李歲卿也是頭次見到如此美景,忍不住讚歎有加!

桃花萬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愛淺紅?

前方一白衣老頭,牽着一個小女孩的手,正在四下觀賞,聽到李歲卿的話,忍不住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其他遊客聽到,也是讚歎有加,希望能補全此詩,期望能能名聲大噪。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李歲卿自從打聽到太傅在這裡,就纏着家人,給他找了些太傅畫像。剛才看到老人身影,這才低頭吟誦古人名句,期盼能得償所願!老人聽到李歲卿的詩詞,忍不住走了過來,交談起來。

李歲卿看到老人前來,就覺得精神百倍,認真的回答着老人的話,諸多話語,李歲卿也是掰碎了幾瓣,認真理解。

王太傅對於李歲卿的來意也是心知肚明,最後還是婉拒了李歲卿。稱已到了知天命的年齡,沒有精力再收徒弟。

回去的路上,金旺也在不停的安慰着自己。

「少爺,您這麼聰慧,那老頭不識天驕,總有他後悔那天!您可是我眼裡最聰慧的人了。

聽到金旺的話,李歲卿也回了神,一路上隨意的賞玩起來。愈是接近錦江縣,李歲卿越是愁容滿面!

「回去要如何交代啊!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李歲卿瞧着眼前的李府大門,踏了進去。

母親王氏的房間里,母親王氏正坐在房間窗邊,對着明亮的日光給李歲卿做着衣物,父親坐在桌邊看着書籍。

低頭剪斷線頭時,才發現自己的寶貝兒子在偷看自己。拿起衣服扔到了李歲卿懷裡,「試試合不合身!」

父親聽到母親王氏的話,放下了手上的書籍笑眯眯的看着母子二人。

「合身啊!肯定合身,娘的手藝,十里八鄉誰不知道,娘最疼飛兒了!娘,你真好。」李歲卿嘴角微微上揚,不停的說著母親的好話。

「小王八蛋真會嘴甜,真是欠了你們爺倆的!求師怎麼樣啊!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你!求師前去,不帶足盤纏,你咋回來的啊?」母親王氏嘴裏抱怨不停,可是眼中的溫柔卻是遮擋不住。

李歲卿隨即給父親說起了外出遊歷,還在白氏拿了一些盤纏。父親聽聞兒子沒有拜師成功,也是氣的不行!

「什麼太傅啊!我兒不遠萬里,前往拜師!他還不樂意了!兒子放心,不就是一個老師嘛!包在我身上了!」父親李康洗的父愛,體現的無聲無息,讓自己倍感溫暖。

隨後李歲卿又前往爺爺奶奶房間請安,訴說了事情的經過,這才知道爺爺要長居在此了,至此李歲卿荒唐的拜師之事,這才告一段落。沒過幾天,這件事情,又被李歲卿自己,提了出來。

這幾日,李歲卿在家裡待的無聊,整日翻看着父親給的書籍,交代了管家一些,領着金旺便走出了李府。

路上許多的幼童背着沉重的石板,不約而同的走進了一間房舍。李歲卿停下了腳步,好奇作祟,跟着幼童走了進去。金旺看到少爺,也微微一笑,沒做阻攔。

房舍之中別有一番天地,一位舉人常服的先生,正在檢查着學童們的作業點頭論足。李歲卿這才明白自己走進了書舍之中,隨即朝着房中舉人行了一禮。

「先生的點評之語震耳發聵!後生想叨擾先生一段時日,在此聽先生講課。不知束修幾否?」

聽到眼前李歲卿的話,趙夫子也是眼前一亮。這小子竟然還不曾蒙學?天助我也啊!此子言語條理清晰,面對自己,也如同平輩交談,不是早熟,就是一塊等待雕琢的美玉啊!

「無妨,無妨!你來聽讀我不收束脩!」趙夫子面露微笑。

我又不差哪點,學堂的大部分也沒交束脩。趙夫子家境不錯,名落孫山多次才失了信心,只求這輩子能教出一位進士從而光宗耀祖。再說舉人,那可是朝廷供養的,每月都有十幾兩白銀,一個普通百姓,家裡一月也不過開支五兩左右,舉人會買些書籍筆墨,一個月加上鄉親們強行給予的束脩,綽綽有餘。在這個王朝,可是唯有讀書,才能夠家族香火旺盛。

「謝過夫子!」李歲卿也對趙舉人欽佩不已,這才是一個真正值得尊崇的老師,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高風亮節。不收學生束脩,又有那些古來者可以做到。

「夫子,待我今日回去,同家中商議,明天定會早早到此,拜師蒙學!」李歲卿朝着趙舉人深深一禮毫不拖拉的走出了院子。

回去的路上,李歲卿也在腦子裡組織着陳詞,希望家人能同意自己的決定。飯間菜過三巡,李歲卿站起了身子朝着家中長輩行了一禮。

「父親,今日孩兒在錦江,尋得一名師。是錦江縣東面的趙舉人,我已答應趙舉人,於明日拜師蒙學!」

「什麼?」往日之中,氣定神閑的父親,竟然驚慌失措起來。古往今來,一位名師,可以讓學生少走多少彎路啊!家中長輩聽到自己的決定,也忍不住勸說起來。就連爺爺臉色也難看的嚇人,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父親對自己更是大發雷霆!

「不行!絕對不行!我李康洗的兒子!絕對不能找一個區區舉人!這件事情沒得商量!」李歲卿看着父親言之鑿鑿的樣子,也有些打了退堂鼓,但又想到趙舉人真摯的眼神,忍不住同父親爭論起來!

「父親!我已經答應趙舉人了!再說趙舉人為人處世真的令孩兒心生歡喜啊!」

「不行!」

「求學之路難啊!不是拜了一位眼緣不錯的老師,那就可以的,你要知道,有時候學問能決定一切的!」

父親李康洗聽到李歲卿的話,更是氣的直吼,拍了一下桌子,碗筷都掉落一地,母親王氏見此,也勸說了起來。

「敢問父親大人!」

「求學可是只求知識?還是只求學習做人?」

「孩兒認為兩者皆有,知行合一,方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李康洗和李歲卿辯論不休,感覺有些說不過這個臭小子,歪道理一套一套的,認真體悟,又覺得別有深意,要知道自己可是個進士啊!李康洗眼看辯不過李歲卿,求助似的撇向了李熙。

爺爺聽到父子之間對對辯沉思不已,看到兒子李康洗求助的眼神終是站了起來。

「我給你三個月,三月之後就是童生考試,如若不過,聽從家裡安排!」爺爺李熙說完,就站起了身子,走了出去。父親李康洗見此,也沒有心情進食,瞪了一眼李歲卿走出了房間。

《無限流:穿越之人生贏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