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向水覺蘆香
向水覺蘆香 連載中

向水覺蘆香

來源:google 作者:語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戚南 沫安 現代言情

在沒有遇見戚南之前,沫安是大海里一條自由自在的快樂人魚那一日,她偶然間救下了他展開

《向水覺蘆香》章節試讀:

戚南收好所有的血珍珠拂袖離開。
沫安泡在池水裡,血淚帶走了她所有的力氣,意識已經開始昏沉。
可是看着那人熟悉的背影,她還是忍不住開口,似乎想要喚醒些什麼。
「戚南,流完了一百滴血淚,我就死了。」
戚南腳步不停,彷佛沒聽見。
沫安的聲音越來越低,如同囈語,「你說過…最愛我了…」 跟他來魔界的那天,他視她如珍寶。
這些天的折磨里,沫安從未懷疑過那日他的真心。
到底是為什麼讓戚南回到魔界後就彷彿變了一個人?
暴戾無情,而且轉眼就有了心頭摯愛。
沫安想不到。
或者說,她始終不願承認戚南從一開始就在騙她。
沫安如泣如訴的低語,戚南還是聽見了,他站在了牢房門口,周身氣息瞬息間化作冰渣帶着滔天的怒火撞向沫安。
沫安毫無抵抗地承受了這一擊,再也撐不住,昏了過去。
失去意識前,她隱約聽到戚南說。
「殺母之仇,不共戴天,要不是你還有用,本尊早就將人魚族屠盡了!」
…… 極盡奢靡的寢宮內,白玉鋪地、雕樑畫棟,香爐內的青煙裊裊而上,散發著淡淡的馨香。
戚南坐在寬大的床上,懷中抱着一名面容精緻的病美人。
那人就是戚南最寵愛的妃子白芷。
戚南心疼地摸了摸白芷蒼白的臉頰,將藏在懷中的血珍珠拿了出來。
「愛妃,血珍珠。」
白芷含情脈脈地仰頭看着戚南,湊到他嘴邊親吻了一下,然後才將戚南手裡的血珍珠接過,塞進了自己的口中。
然後趁戚南不注意,立刻將血珍珠藏進了自己的袖口。
「臉色怎麼還是這麼蒼白?」
戚南心疼地摸了摸白芷的臉。
「我這病要是想痊癒必須得服下一百顆血珍珠。
咳咳咳……咳咳……」 白芷虛弱的咳嗽了幾聲,惹得戚南又是一陣心疼。
「明日你的病就能痊癒了。」
只差最後十顆血珍珠了。
是啊,很快沫安就會死了。
白芷青蔥般修長的手指在戚南的胸膛慢慢地打着圈。
血珍珠格外稀少珍貴,一顆就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根本不需要每日十顆。
不過,戚南是不會知道的。
白芷嘴角含笑道:「要不是你,我怕是早死了。
阿南,謝謝你。」
戚南親吻了白芷的額頭,溫柔地回道:「你我之間何須言謝?」
「當初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就被人魚王給害死了。
阿南,人魚王暴虐成性害死了你母親,你一定不能放過那畜生。」
這不是白芷第一次這麼說,戚南也絲毫沒覺得有什麼問題。
白芷繼續煽風點火:「人魚大多兇狠嗜血,他們總喜歡用歌聲去吸引過往的人,一旦有人被吸引到他們的地界,那人就會成為他們的盤中餐。」

《向水覺蘆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