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湘西異聞錄
湘西異聞錄 連載中

湘西異聞錄

來源:google 作者:恰靈小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胡言 胡語

【友情提示:本書沒有系統,搞笑驚悚,全程懸疑高智,熱血有腦,越看越好】四歲那年,我被拐賣到一個被詛咒的村子,成為活人祭品,幸得狐仙拚死相救,暗自許下終身為娶狐妻,我深入苗人谷,腳踏冥河澗,行走陰陽界,親身養蠱,深山趕屍,情動洞女,智斗城隍,手刃鬼王,名震地府為了你,我願意背叛天地……展開

《湘西異聞錄》章節試讀:

而我在爺爺的庇護下,已經過了四年的正常日子了。

我來到二樓,開始整理爺爺的房間。

過了不到半個小時,柳秋曼又氣喘吁吁的跑了上來。

「這麼快就吃完了?」我疑惑的問道。

柳秋曼搖了搖頭說道:「我做好飯沒有吃就過來了,胡言,剛才我在做飯的時候,聽到了一件事,胡老頭在和我爺爺商量,等你讓我和胡翠懷孕了之後,就把你給關起來,還要燒死白狐。」

我皺了皺眉頭,然後冷笑一聲說道:「他們得等得到那一天才行。」

「還有,他們之所以這麼積極的答應幫助你爺爺舉辦葬禮,是因為你給他們的工資加上他們的錢湊起來又能買一個孩子了,胡老頭還說你一給他們錢,他初八就聯繫人販子。」柳秋曼說道。

我攤了攤手說道:「初八我們倆一走,他們買一個孩子過來也還是不夠,沒事,你不用擔心這些,現在主要是讓我爺爺入土為安,安全的度過頭七。」

柳秋曼仔細想了想說道:「也對,只要我們一走,就不會有孩子過來受苦了。」

「你匆匆忙忙跑過來,他們不會起疑心吧?」我皺眉問道。

柳秋曼搖了搖頭說道:「我是在牆角偷聽到的,他們問我為什麼不吃飯,我說我得趕過來給你做飯。」

我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去做飯吧,做戲要做足。」

「好。」柳秋曼趕緊走了下去。

柳秋曼下去之後,我從床底下的暗格里拿出了爺爺之前帶來的那個小皮箱。

小皮箱裏面還是整整齊齊的一疊疊百元大鈔。

這四年來,我們基本沒什麼花費,吃的都是爺爺自己種的,就一開始置辦了點傢具和每年購買兩件新衣服,總共花了一萬塊錢都不到。

我拿起其中的一沓,準備用來支付爺爺葬禮的工資,卻發現這一沓錢的下面並不是錢。而是一塊紅布。

我皺了皺眉頭,趕緊把所有的錢都拿了出來,這才發現這箱子中間還有一個用紅布包着的木盒子。

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爺爺的遺體,然後揭開了紅布,打開了那個木盒。

木盒中是一本厚厚的書,封面還過了塑,書名叫:《動物的一百種交配方式》。

「什麼鬼?老混蛋,你這都什麼愛好?」我小聲的嘀咕着,隨後把那本書給拿了出來。

我不相信這樣一本書會被爺爺珍藏的如此好,裏面肯定另有玄機。

翻開封面,裏面的內容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根本就不是什麼交配方式,封面裏面還緊貼着另外一個封面。

而裏面的封面,赫然是四個大字:馭鬼百法。

「馭鬼?」

我皺了皺眉頭,鬼這東西我還真沒見過,但是爺爺教了我那麼多的東西,很多地方都會涉及到鬼,就連我的命格,那也是鬼奪之相。

我轉頭看了看爺爺,喃喃自語道:「爺爺,您把書放在這裡,是什麼意思呢?」

「胡言,我們來了。」柳老漢的聲音從下面傳了過來。

「來了。」我趕緊把書放進木盒,把錢都塞進了皮箱,藏進了床底下的暗格。

來到下面,柳老漢背着工具包站在了外面,後面的黃家漢子也扛着一棵大的松樹樹榦走了過來。

我趕緊上去幫手,把樹榦抬到下面的空地。

「還有兩棵,我現在去搞過來,你們先鋸……」

一下午的時間,我們三個把所有打棺材的木塊全部鋸平整了。

第二天上午,棺材打好,我親自幫爺爺入殮,遺體放進了棺材中,經過推算,爺爺最好的下葬時間是在明天清晨。

炮樓裝不下棺材,所以棺材只能放在外面,用遮陽布蓋着。

家裡清貧,沒有什麼東西給爺爺陪葬,爺爺帶來的那些書,我只留下了我沒看過的那本《馭鬼百法》,其他的書我全部放進了棺材裏面。

這些書是他生前的寶貝,死後也能伴他長眠。

遺體下葬之前都需要守夜,這裡從來沒有土葬的習俗,所以也找不到科儀道士,只能我自己給爺爺念經超度。

所有的一切都很順利,村裡的人也再沒有弄出什麼幺蛾子,第三天一大早,太陽還沒有升起的時候,爺爺就已經入土為安。

幾乎全村的人都跑來送行,不過裏面有十來個屬相和爺爺相衝的人,不能隨棺送靈。

可即便如此,我還是一人給了他們一百塊錢。

這些人拿着錢喜滋滋的離開了炮樓,這兩天一直陪着我的柳秋曼也被柳老漢叫回去做飯了。

爺爺順利下葬,我長長的舒了口氣,我在門口點了三炷香,放了一碗清水和一盞油燈,也不知道頭七的時候爺爺會不會回魂。

因為我很想問問他,害死他的,究竟是個什麼玩意兒。

來到二樓,在爺爺的牌位前上了三炷香,我坐在爺爺那空蕩蕩的床上,懷裡抱着已經長出了新毛的白狐,目光透過炮樓的槍眼,剛好能看到黃家的房子。

剛才我仔細觀察過,黃家漢子的死相已經越來越明顯了,不過在給爺爺抬棺的時候,我問過他的八字,這傢伙命硬,估計能扛到最後一天,也就是初八。

初七爺爺就過頭七了,他最好能死在我們離開之後,這樣我也能省去不少的麻煩。

初七那天傍晚,我收拾好了所有東西,其實也沒什麼東西,就一個皮箱和一個雙肩背,小皮箱裏面裝着錢,去掉木盒子,就只有二十萬了。

背包裏面裝着那本《馭鬼百法》和兩套換洗的衣服,白狐也可以放在背包里。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我和柳秋曼約定好,半夜過了十二點之後,等她家人睡著了,叫她找機會溜出來,我們一起離開四九村。

經過這幾天的冷靜,我對胡翠的恨意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四九村大難將至,她胡翠一樣跑不掉。

子時一到,我便點起了紅燭,在門坎上撒上一層香灰,一邊燒着紙錢,一邊用回魂咒喚着爺爺頭七回魂。

「天清清,地靈靈,拜請五鬼陰兵子時變化去叫人,祖輩胡三急到四九炮樓見嫡孫,吾奉陰山老祖敕,急急如律令……」

《湘西異聞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