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連載中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來源:google 作者:派大星好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屠 許綰月

【先婚後愛+甜寵+互相救贖】她,有一段不堪的過往,如惡魔般將她拉入黑暗,心卻依舊嚮往光明他,在被忽略中長大,欺騙、背叛充斥着他的生活,即使後來身處高位,卻仍沒有能一個真心相待之人命運讓他們相遇,在一次次的試探中揭露真心,互相救贖他給了她溫暖與依靠,她回贈他真心與愛意陽光最終驅散了黑暗,他們最終也相攜白頭展開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章節試讀:

秦屠看着在不斷嘆氣的許綰月,覺得有些好笑。

「看來今晚你是回不了學校了。」

「嗯…」許綰月看上去有些低落,時不時低頭看看手機。

等到路終於通了的時候,離學校關門只剩幾分鐘,就是飛過去也來不及了,許綰月準備下車找個酒店住,此時身後一道聲音傳來。

「我家就在附近。」

「不…不用了吧」

「看來你錢很多?」秦屠手指輕叩着方向盤,挑了挑眉。

許綰月想到還在住院的奶奶,咬咬牙,答應了下來。

來到秦屠家後,許綰月打量了一番,房子主要以灰白為主,看着太過冷清了些。

「今晚你住這間房間,洗漱用品柜子里有。」

秦屠指了指旁邊的客房,許綰月往裡看去,居然連床都沒鋪,只有一個床墊,心想這人平時是有多懶啊。

秦屠彷彿看透她心中所想,幽幽道。

「我很少來這兒住。」

許綰月被猜中心思,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秦屠看許綰月還沒有去洗澡的意思,於是自己拿了衣服去洗了,其實不是許綰月不想洗,主要是一個才認識幾天的男人在外面,實在是不好意思進去洗澡。

只能等他洗完進房間了,自己再去洗,許綰月心裏默默想到。

秦屠出來後,許綰月正坐在沙發上玩手機,抬頭看向他,不得不承認,秦屠長得好身材也好,腹肌人魚線一個不差。看着看着許綰月眼神都有些直了。

「你不洗?」

「洗啊,那什麼,你吹完快進房間吧。」許綰月回過神來有些躊躇的說道。

秦屠瞭然,於是就進房間了,順便還關上了門。

許綰月長舒了一口氣,連忙進浴室洗澡,她洗的時候順手把衣服就丟入了洗衣籃。

等到要穿衣服時,她愣住了,衣服在洗衣籃里被打**,濕的不能再**。沒有辦法,只能問問秦屠有沒有浴袍了,總不能光着出去吧。

「秦先生~」

沒有回應,許綰月加大了一點嗓門。

「秦先生~」

還是沒有回應,她突然想起來,秦屠把門給關了,看來這門的隔音效果應該很好,她深吸一口氣,用自己最大的聲音喊道。

「秦屠!」

悉悉索索的一陣腳步聲後,卧室門開了。

「什麼事?」

一陣低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你家有浴袍嗎?我衣服不小心打**。」

又一陣腳步聲後,許綰月聽到秦屠叩了叩門,她微微拉開一條小縫,小心翼翼地把浴袍了進來。

「陽台有烘乾機。」

「謝謝你。」

許綰月穿好以後出來,秦屠已經回房間了,她覺得今晚上真的挺衰的,人生中最尷尬的事情就發生在剛剛。

為了快點結束這一天,許綰月回了房間後,迅速鋪好床倒頭就睡。

第二天許綰月睡到了自然醒,一看手機才八點,上午又沒有課,當她正準備再睡個回籠覺的時候,突然想到了這是在秦屠家,連忙收拾好下床。

屋內空空蕩蕩的,顯然秦屠已經走了有一會兒了,桌上擺着一杯牛奶和三明治。旁邊還有一個紙條,上面寫道:門禁卡在茶几上。

許綰月看向茶几,上面果然有一張綠色的小卡,她心裏想到:這個人還挺會照顧人的。

從秦屠家裡出來後,許綰月聯繫醫院去交奶奶的醫藥費,卻被醫院的工作人員告知已經有人替她交清了所有的費用。

除了秦屠不會有第二個人會這樣做了,但是許綰月沒想到的是,秦屠居然知道這件事,她明明從沒提起過。轉念一想,秦屠估計是用了什麼法子調查了她,想來他的地位恐怕不低。

許綰月不是一個矯情的人,既然他給了,那就拿着,拿錢辦事的道理她還是懂的。

不過,以後還是得找個機會感謝他。

回到宿舍後,張曉她們全都圍了上來。

「綰月,昨晚你去哪裡呀,說,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張曉打趣道。

許綰月也不想欺騙他們,只得含糊的應了一聲。

「算是吧。」

「你們兩個快準備去上課啦,我先走啦」穀雨催促的說道。

這一節是公開課,不知怎的,自從許綰月走進教室里來,就突然多了很多談話聲,有些人甚至還在用手指着她這個方向,心裏有種隱隱不安的感覺。

果然,上課的時候,一直在低頭玩手機的張曉突然抬起頭來,把手機遞到許綰月面前。

「綰月,你被掛表白牆了!」

許綰月看去,手機上有兩張照片,一張是昨天上秦屠車的時候拍的,一張是現在她坐在教室的照片。顯然,教室里有人偷拍了她,而且還附上了一段文字:兄弟們,這個女的是不是昨天被包養的那個啊。

這條說說下面全是不堪入目的語句。

「就是她,昨天我在現場。」

「看着挺正經的,沒想到玩的這麼花啊。」

「太不要臉了吧,為了錢真是無下限。」

許綰月翻看着這些話,臉色越來越白。

「啪」的一聲,許綰月放下手機,跑出了教室,張曉見狀,也連忙追了出去。

許綰月跑了很久,直到周圍已經沒人的時候才找了個地方蹲下來,耳朵里充斥着那些人的辱罵聲,許綰月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時候,那個黑暗的夏天,在骯髒的廁所里,一群人用着同樣污穢的語言辱罵她,用那不知道踩過什麼的鞋底抽打她。

到現在,她的大腿上還有一個醜陋的疤,是那些人拿煙頭燙的。時間過去這麼久了,許綰月甚至都記不清他們長什麼樣了,但是他們做過的事已經化為噩夢,在許綰月心裏永遠留下了一道疤。

張曉趕到的時候,看到許綰月一個人抱着頭蹲在角落裡,肩膀微微抖着,她走了過去,慢慢的抱住她,一聲聲的安慰她。

穀雨也看到了這條說說,不僅在表白牆,就連學校論壇上面也淪陷了,全校的人都在討論這件事。穀雨暗道不好,連忙聯繫管理人員刪除這些動態。

可越刪,這些人越覺得是許綰月心虛,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許綰月才冷靜下來,同樣的事情在不同的階段又發生了,她告訴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懦弱。

張曉看到許綰月正拿着手機編輯着什麼,看了一眼隨即就明白了,也拿出手機來。

沒多久,論壇里發表了一篇文章,是許綰月發的澄清貼。

大致內容就是,許綰月和那個人不是包養關係,而是正常的情侶關係。這些人看了之後,有部分人相信了,正當這個風波就要平息的時候,一條評論被頂了上去。

「騙誰呢,就你?一個沒爹沒娘還欠一屁股債的貧困生?」

這條評論下面有抨擊這個人歧視貧困生的,但大多數人似乎也認同這個說法。

許綰月長相只能說是有點姿色罷了,跟江若然這種大美女完全沒法比,像許綰月這種只能當情人玩玩。

輿論再一次被點燃。

「她不是這種人。」

另一條評論瞬間被頂了上去蓋住了剛剛那一條。

「啊啊啊,是陸舟,陸舟認可的人一定不會差到哪裡去!」

「這可不一定,這女的肯定被包養了,陸學長快遠離她。」

「這女的真正點,玩起來肯定很帶勁,說不定你們陸舟已經品嘗過了呢。」

評論區里已經不堪入目,現實生活里,他們都披上了人的外皮,卻在網絡上宣洩自己惡魔的靈魂。

許綰月緩緩關上手機,眼睛裏已經流不出一滴淚水。

「謝謝你們幫我。」

她看着那還在幫她澄清,懟惡評的兩人。

穀雨放下手機,走過來抱住她。

「實在不行別看手機了,會過去的,我們會一直陪你的。」

穀雨一下一下輕拍着許綰月的背。許綰月覺得,她其實挺幸運的,有兩個真心的朋友。

可是這件事真的會過去嗎?許綰月不敢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