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小郡主
小郡主 連載中

小郡主

來源:google 作者:落幽竹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蕭 古代言情 柏寒珺

從小就被斷言貴不可言的小郡主,從小千嬌百寵的長大,得幾代帝王的寵愛,這一生也算得上是榮寵,但在榮寵的背後更是背負的責任和使命當身負國家命運的小郡主與隨行自由的公子相遇時,他們的故事在徐徐展開柏寒珺:能在美好的年歲遇見美好的你,是我這一生中最動人的記憶那年花燈節謎語早就為我們定下了曲調,此生還會再相遇手中鮮紅的嫁衣就像心頭滴下的血,原來和心愛之人分離真的如皇叔所說,痛得無法呼吸這泥濘的一切原本就不是他的人生,知道他還安好她已滿足但是她沒想到竟然在陪嫁的隊伍中再次看到了那麼熟悉的身影一生只愛一人,攜手並進黃泉,阿蕭,等等你的小丫頭南蕭:一個人隨心所欲的生活十幾年,他以為這一生就這樣過下去也不錯花燈節他本是隨便逛逛沒想到卻遇到個有趣的小丫頭,不會不覺見就上了心,就像命定的劫數般,栽倒了她身上只要是你,拿劍又何妨!展開

《小郡主》章節試讀:

「瑞兒也吃,很好吃的」柏寒珺把糖葫蘆咽下,笑眯眯的對柏寒瑞說。

把糖葫蘆往他嘴邊推了推,柏寒瑞也沒有嫌棄直接在柏寒珺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小口,差的酸的他的牙都要掉了,他真的不知道珺兒為什麼喜歡吃這種東西。

柏寒珺看到柏寒瑞皺成苦瓜的小臉很不給面子的就笑了,清脆悅耳的聲音,就像是上好的玉佩輕輕相撞,悅人心弦。柏寒瑞看她笑的那麼開心,也不覺得嘴裏的東西太難吃了。

柏寒珺看他終於咽下去了,拉着他跑到柏寒瑜三人身邊說「瑜哥哥,我們要去挑戰節節高,你要去嗎?」

柏寒瑜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十分熱鬧的人群,用梯子椅子搭起來的階梯,看起來倒是十分的安全,上面已經有幾個人了。嘴角帶着笑意說「嗯,不過那裡人太多了,我們進不去,跟我來」

柏寒瑜對眾人示意一下,就轉了個彎往味軒樓的側門的方向去了,這個時候人人都擠在前門猜謎看花燈,這裡只點了幾盞昏黃的燈籠,倒是沒太多人。柏寒珺倒是沒想這麼多拉着柏寒瑞就跟着他跑了。一直護着柏寒楚和柏寒瑞身邊的丫鬟嬤嬤,侍衛也趕緊跟上,倒是柏寒瑾嘴角不自覺的抽了一下說「阿瑜又去找侯爵世子去了」

柏寒璟看着味軒樓前面人山人海的情景說「找他不正常嗎?不然怎麼進去」柏寒瑾一頓,看着越來越多的人,趕緊推着柏寒璟走了。有方便不走那才是傻子呢。

柏寒瑜站在門口,未言上前輕喊了一聲。柏寒楚就看到原本緊閉的門打開了一條縫,裏面露出來一個腦袋,接着就看到臉。長得偏陰柔,但是一雙瀲灧的桃花眼倒是十分的惹眼。

柏寒珺自小生活在皇宮,對人十分的敏感。看到來人柏寒珺並沒有覺得討厭的感覺,雖然長了一雙多情的眼睛,但是眼神很是端正,不似那種看人色眯眯的眼睛。

「哎呀,世子你終於來了」那人看到柏寒瑜鬆了一口氣,趕緊打開門讓他們進來。開門的那個人等着人都進來了才左右看看趕緊關上了門。柏寒瑜看他的動作說「怎麼讓你開個門跟做賊似的」

那個人轉過身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聽到柏寒瑜的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說「剛才我哥哥剛剛囑咐我讓我老實一點,我就來偷偷給你們開門了」

那個說著話就注意到了柏寒珺的存在,畢竟他從來沒見過這麼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晚上的出來的時候柏寒楚被袁歡顏換了一身火紅的衣衫,織雲錦在月光下閃着層層的波光,烏黑的秀髮梳成可愛單純的雙丫髻,髮髻上追着幾顆晶瑩的珍重,為了搭配紅色的衣杉,柏寒楚頭上配沒有帶上簪子,只在髮髻上綴着同色的絲帶,微風徐徐,絲帶隨風舞動,額間鮮艷欲滴的紅梅讓女孩像是黑夜裡的牽動人心的福娃娃,讓他移不開視線。

柏寒瑜看到他看着柏寒珺愣住了,微微側身擋住了他的視線,雖然柏寒楚才五歲的年紀不需要避嫌,但是被他這樣直勾勾的盯着看總歸是不好的。那個人看到柏寒瑜動作也回過神來了趕忙移開了目光,對着柏寒珺行禮「參見小郡主」

柏寒珺對於他打量自己也沒什麼大的反應,見他行禮才開口說「毋需多禮」

「謝小郡主」

「好了,別在這裡裝模作樣了,你什麼人我們還不知道,趕緊前面帶路」

柏寒瑾看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家妹妹的模樣,就有些火大,雖然也知道他們什麼惡意,但是他就是有些不爽。侯爵世子聽到柏寒瑾的話對他做了個鬼臉,一看就知道兩人的關係也是不錯的,不然哪來的那個膽量這樣放肆。雖然柏寒瑾不是長孫,但也是聖眷優渥的。

一行人跟着侯爵世子七拐八拐的通過長廊,小院就到了味軒樓的大堂後面,繞過屏風就是大堂了。柏寒珺看着裏面,裏面坐滿了人,喝酒吃飯,說笑也是十分的熱鬧。

她從小生活在皇宮,對這些場景只有過耳聞,倒是從來沒有見過,這還是第一次。柏寒瑜看她一臉認真的樣子,大眼睛晶亮亮的充滿了好奇,輕輕地摸着她的發頂說「有時間瑜哥哥再帶你來」

柏寒珺一臉驚喜的抬頭望他說「真的!」

柏寒瑜一笑說「當然,瑜哥哥說話算話」

柏寒珺真的是十分的興奮了,要知道她在宮裡,可是十分的無聊的,沒有什麼人能夠陪着她玩,她想踢毽子玩,嬤嬤都怕她摔了自己,真真是憋壞了,要不然也不會整天賴在皇爺爺的御書房不走,畢竟每次看着那些大臣被自己堵得啞口無言的樣子,也是十分的好玩。

最重要的是她聽皇奶奶說過,皇爺爺年紀也大了,皇位之爭避免不了,父王和皇叔都是嫡子,但是皇爺爺到現在還沒有明確立太子人選,皇奶奶整天擔心着。

在元朝國,皇子成年就被允許出宮立府,但是卻不會每一個都有封號,只有嫡出的皇子才會在開府之後直接封王,但也要以德配位。其他皇子想要封王要靠自己爭取,開朝皇帝這一條寫在了祖訓里,有多大的本事就多高的地位。

當今皇上膝下一共有十個兒子,除去嫡出的大皇子封了元王爺,二皇子封了仁王爺,其他的皇子封王的就有五個,分別是四皇子冕王,六皇子秦王,九皇子成王,和十皇子寧王。其它的幾位即使都成家立府了,但是卻沒有封號。

在在朝臣看來,太子人選不是大皇子就是二皇子,除了有嫡出的身份外,自身能力也很高,在民間也很得民心。最重要大皇子的女兒被養在皇上膝下,要是大皇子被立為太子,這個自帶祥瑞的小郡主將會是元朝國最尊貴的公主。

畢竟皇上對於小郡主的疼愛明眼人都知道,在開國以來,從來沒有哪位郡主公主以聖字為封號的,開國皇后聖慈皇后和開國皇帝共同治理國家,因此定下只要以聖字為封號的女子都有參政的權利,可以上朝議事。雖然是有這樣的祖訓,但是幾百年以來這是第一個封號為聖安的郡主。

《小郡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