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攜崽逃婚,冷舔偏執秦爺急紅眼了
攜崽逃婚,冷舔偏執秦爺急紅眼了 連載中

攜崽逃婚,冷舔偏執秦爺急紅眼了

來源:google 作者:星醬愛吃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京墨 阮酒

【娛樂圈、年下、雙潔、團寵、萌寶、甜寵、寵妻】大院兒里一起長大的發小們都知道,黑芝麻餡兒的秦爺當寶貝藏着的小九姐姐扔下他跑啦!人前秦京墨:「小九姐姐她回來就是為了我!」人後秦京墨冷着臉,將試圖再次逃走的女人圈進角落——「你若是再敢逃走,我就把你關起來......」阮酒軟着身子窩進秦京墨懷中,如貓兒般順從,軟語吳儂,輕「嗯」一聲可轉眼,阮酒就再次扔下他跑了!秦京墨這次不打算再放過這個小騙子,追着她跑到國外只是,當他看到小騙子懷中抱着一個粉嫩糰子,笑的滿臉溫柔時,秦京墨呆了更誇張的是,那個小糰子看到他之後跑了過來,軟糯的嗓音喊了他一聲「粑粑~」他怔愣點頭,臉上的清冷麵具裂開了展開

《攜崽逃婚,冷舔偏執秦爺急紅眼了》章節試讀:

聽到謝珩嘟囔的聲音,嘉賓們的視線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謝珩把任務卡上的說明念了一遍,他的聲音低沉渾厚,特別適合講故事:

這是一個發生在慶安高中的故事。

李路轉來慶安的第一天,恰好是白色情人節。白色情人節的學校里到處都充滿着戀愛的氣息,巧克力、告白和粉紅色的戀愛氣泡。

李路對同班的孟雪一見鍾情,想偷偷把巧克力放進她的抽屜里,結果不小心碰掉了孟雪的日記本。孟雪恰好從教室外走了進來,李路一時緊張將她的日記本藏在身後。

一天都沒找到機會將日記本放回去的李路,準備在晚上再溜回教室。可就是這一個晚上,李路失蹤了。

李路的家人找到學校詢問李路的下落,校方只在監控中看到李路進了班級的教室,卻沒再出來。而學校其他的監控也沒錄到李路的身影。

只有那本屬於孟雪的日記本上,本警方查出印有李路血液的指紋……

於是就有了今天的任務:

尋找李路的線索,解開謎團,找到打開學校大門的鑰匙,任務方能成功。

最先走出校門的一組視為勝者,擁有最先選擇房間的權力!

謝珩的聲音戛然而止,嘉賓們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來今天的任務是類似劇本殺的解密遊戲。

可這不是戀愛綜藝嗎?確定要大晚上、在這麼陰森的地方、進行解密遊戲???

【哇哦!是類似恐怖校園的劇情誒!超級喜歡!】

【確實很有新意,但是女嘉賓明顯都有點害怕了,節目組確定還要在這裡做任務?】

確實如此,學霸姐妹花的臉色明顯白了不少,顯然被這環境嚇到了。她們是剛畢業不久的學生,在學校的時候就沒少聽關於學校里的恐怖故事,沒想到自己居然有機會親自體驗一把。

徐曼也臉色煞白。她在心裏咒罵節目任務的設計人員,萬一一會兒她被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嚇到,驚聲尖叫很有損形象的!

而阮酒……

阮酒面色如常,也可能是因為她本身就很白,所以直播間的觀眾看不出變化。她原本懶懶撐着桌沿的手臂,隨着謝珩聲音的停止而垂放在身側,只有掌心深深地指甲蓋的痕迹稍微顯露了她的情緒。

秦京墨不經意的瞥向阮酒落座的方向,幾秒鐘後又收回了目光,語氣淡淡卻不容忽視:

「我想問一下,會有恐怖的場景嗎?」

對面的工作人員面面相覷,不明白秦京墨的意思。

秦京墨只好解釋說道:

「我膽子比較小,怕到時候大叫嚇到觀眾。」

工作人員鬆了口氣,原來是這樣。他們還以為是哪裡讓秦影帝不滿意了呢……

「您放心,每一道關卡都有工作人員親自經歷過,確定不會有過於恐怖和血腥的情節。」

說完這句,工作人員還開了句玩笑:

「畢竟那樣的鏡頭蘇電總局也不會讓播不是?」

這一句話化解了場面上的尷尬和凝滯。

原本這些工作都應該是夏凌這位主持人來做,可是這位主持人此刻卻把視線粘在秦京墨的身上,毫不掩飾。

徐曼坐在嘉賓席上,輕嗤了一聲,「狐狸精。」

正因緊張而出神發獃的阮酒被徐曼這一聲喚回了神,嗓音略微有些沙啞,問道:

「怎麼了?」

徐曼環着雙臂,白眼快要翻到天上了,此刻她也忘了阮酒和她對立的身份,只當阮酒是個吐槽用的垃圾桶:

「也不看看她那張臉,玻尿酸都拯救不了,居然還好意思裝嫩!」

阮酒默默抬眼看了徐曼一眼,「……」

「還有,那眼睛要是不想要了就捐給有需要的人好吧?看看這恨不得粘在秦影帝身上的樣子,噁心!」

阮酒:你剛剛不還因為自己沒抽到秦京墨差點用眼神把她暗殺么……你和她有什麼區別……

「身為一個主持人,連節目都不主持,就顧着看人家秦影帝,真是沒有職業素質!」

阮酒都不想吐槽了……

這位妹妹完全是只能看到別人身上的缺點,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問題啊喂……

「還……哼!」

徐曼也意識到剛剛她竟然在跟阮酒抱怨,覺得有些丟臉,哼了一聲後就把頭轉向另一邊,將完美的後腦勺留給阮酒。

阮酒:……行叭,脾氣還挺大。

被徐曼這麼一打岔,阮酒原本的緊張感消散了不少,這還真是得感謝她。

阮酒湊近徐曼的耳邊,為了凸顯兩人是好閨蜜的人設,她還特意把手搭在了徐曼白膩的肩頭。

結果就是,阮酒感謝的話還沒說出口,徐曼就被阮酒的舉動嚇得直接站了起來。

徐曼的舉動很突兀,在場眾人的視線都集中到她的身上。

繞是徐曼再以自我為中心,現在也是尷尬的不行,磕磕絆絆地開口道:

「那、那個,咱們什麼時候開始做任務?」

有了徐曼的起頭,另外幾位嘉賓也覺得應該儘快開始做任務。

現在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等到黑夜完全到來,那個時候的老學校好像更嚇人。

想到這,嘉賓們都不再耽擱,紛紛找到自己的同伴,相攜進入學校。

因為介紹中說的很清楚,李路最後出現在教室中,所以大家的目的地都是教室。

郭銘銘是位健身教練,他的性格很活潑外向,也很愛聊天。他的聲音是屬於那種清朗的聲線,很減齡。

而謝珩也是自來熟的性格,兩個人一拍而合,從剛剛集合的操場到教學樓這一段路上,都是他們兩個不住探討的聲音。

秦京墨安靜地走在阮酒的身側,兩人都沒有說話。

阮酒原本也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可秦京墨不一樣,兩個人恰好相反。

阮酒記得那個時候,秦京墨總是嘰嘰喳喳地在她耳邊說個不停。每次她嫌煩了,秦京墨就苦着臉閉上嘴巴,然後可憐兮兮地求安慰。

這個安慰……

阮酒耳根驀地一紅,頓時有些懊惱。

怎麼又想到以前的事了!

「好久不見。」

秦京墨忍了很久,還是沒忍住率先開了口。

他的嗓音有些微的暗啞,不是刻意勝似刻意,若有若無的鉤子勾着阮酒的心神。

阮酒覺得自己的耳根更熱了,喃喃回道:

「好久不見。」

《攜崽逃婚,冷舔偏執秦爺急紅眼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