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感覺派作家
新感覺派作家 連載中

新感覺派作家

來源:google 作者:崔怡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托爾斯泰 現代言情 路遙

在改開後對現代主義小說重新大規模翻譯(之所以說重新翻譯,是因為民國時也有部分翻譯從而產生新感覺派作家,建國後某個時期也有一些供內部閱讀譯本,如文潔若領銜譯的《豐展開

《新感覺派作家》章節試讀:

在改開後對現代主義小說重新大規模翻譯」之所以說重新翻譯,是因為民國時也有部分翻譯從而產生新感覺派作家,建國後某個時期也有一些供內部閱讀譯本,如文潔若領銜譯的《豐饒之海》系列」之前,很多小說奔着托爾斯泰那種宏大的廣度和批判性去寫,但因為時代影響這些作品基本是成就不大」十七年文學對於俄國文學是有模仿的但大多不怎麼樣就是了」,改開後也有路遙這種學托爾斯泰以及十七年文學的人在寫,但成就也就那樣」路遙算是名氣明顯大於實力的作家了」。
改開後的文學主流受到翻譯過來的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小說的直接影響,自然是追步這些作品的創作意識,尤其在現代人共同的精神困惑以及某些年的經歷和對同屬第三世界拉美那種類似經歷的共鳴,伴隨拉美文學和法國新文學在當時世界文學如同狂風暴雨席捲,相當多作家沿着敘事手法的革新這條路子,去補足十七年文學不講究「如何去敘事」的弊病。
在敘事手法上,當文藝作品越往現代後現代方向發展時對文學的認識邊界和創作方式被打破了。
舉個例子,敘事時間上現實主義一般是層層遞進偶爾插敘或者倒敘,但現代主義開始,以前敘事時間上的做法被打破了,時間也成了敘事的一部分,被作者混雜,忽然一段現在的時間點因為一句話一個場景跳到一個回憶」典型的意識流」。
敘事的場景也從固定變為電影那種蒙太奇方式,因為同樣的一句對話,上個場景可能還在秘魯下一秒跑到哥倫比亞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像略薩的《潘達雷昂上尉與勞軍女郎》」。
再例如現代主義小說里最常見的意識流,通過直接內心獨白間接體內心獨白的方式把對人物的內心活動更簡單更直接的反映在敘事層面上。
而隨着敘事技術發展,大多數文藝作家們自然會去選擇更適合表達的方式去學習。
當時尋根派文學和先鋒派文學大抵如此。
又及,像陀托這種半隻腳邁入現代主義半隻腳還在古典那種現實主義中間的作家以及他們藝術上的高峰性本身就很難學,不僅國內如此,國外也沒多少學陀學托的,說什麼某國的托爾斯泰某國的陀思妥耶夫...

《新感覺派作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