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辰萬物是你
星辰萬物是你 連載中

星辰萬物是你

來源:google 作者:雪盡見庭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以辰 現代言情 陸錦鴿

陸錦鴿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夢見了一個叫季以辰的人,兩人的愛情經歷波折最終分手,陸錦鴿意外出了車禍醒來後,她想淺淺『報復』渣男,卻在相處過程中發出了很多事定是上天因我心虔誠,所以送我早點來到你身邊不,是因為上天憐我孤苦,派你來拯救我我邁過人間萬物,從不慌張唯獨你踏過山水,奔我而來時,我方寸大亂是星辰,是萬物星辰是你,萬物皆是你,無可躲(甜寵+輕鬆+成長+救贖)展開

《星辰萬物是你》章節試讀:

「我是挖了你家祖墳嗎?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季以辰,我寧願我從來都不認識你!」

「你滾啊,你離我遠點。」

「你真TM讓我噁心。」

女孩歇斯底里地喊着,聲音嘶啞,嘴裏說著最狠的話,淚水奪眶而出。她緊緊地揪着自己前胸的衣服,用力地抵着心臟,心疼得像承受不了負荷,手指微微顫抖着。透過女孩婆娑淚眼,是一個面容模糊的男人站在對面。

轉而場景變換,是女孩走在街上,一輛不知從哪來的車,把女孩撞飛。

.......

「啊...」一聲驚叫從床上響起,女孩猛地睜開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氣,一頭黑色的長髮柔順地貼着,臉上和額角都汗水涔涔,眼神獃獃的,胸脯起伏不停,心有餘悸。

「小鴿,怎麼啦?」陸母聽到叫聲,慌慌張張地推門進來。看到女孩直愣愣地坐着,不停地喘息着,語氣着急地問。在床上輕輕坐下,一隻手緩緩地順了順她的背,另一隻手用紙巾在她額頭擦拭着汗水。輕聲細語地問,「做噩夢了?別怕,只是夢而已。」

陸錦鴿的視線終於有了焦距,她神色迷茫地看着陸母,乾乾的嘴唇微動,囁嚅着,卻說不出話。

「起來吃飯吧!」陸母愛憐地摸摸她的頭。看來噩夢把這孩子都嚇壞了,平時那麼活潑愛笑愛蹦上房揭瓦的人,一下子蔫蔫的,讓人不禁心疼。

她環顧着四周,一切都是原樣。房間里擺放着粉色的書桌,書桌上攤開着一本《那小子真酷》的言情小說。旁邊放着一面橢圓的鏡子、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個甜美可愛的少女漾着明媚的笑容。正對着的是書架,上面擺放着各種類目的書籍,有可愛的粉色毛絨兔子擺放在上面,牆上貼着SHE的宣傳海報。

陸錦鴿低低地『嗯』了一聲。

看着陸母走出房間後,陸錦鴿長舒一口氣,彷彿是壓在心口很久了。

她細細回憶,她夢見了她以後會愛上一個叫季以辰的男人,兩人確定關係後,陸錦鴿才發現,原來他已經結過婚了,卻一直欺瞞自己。而自己受了欺騙後傷心至極。也該是她倒霉,那天本來好好的走在路上,卻被新手司機錯把剎車當油門踩撞上。

夢中的場景到這戛然而止,又彷彿是真實發生似的,一幕幕閃過眼前。

一場夢境,如同過了一生。

「呸,渣男。最好別讓我碰上,不然我要把你踩在腳下。」陸錦鴿咬牙切齒地想。

她腦海里搜索了一遍,自己確實不認識一個叫季以辰的人。

托着腮思索,一個計劃油然而生:我要吊打渣男!先找到他,讓他愛上她,然後甩了他!讓他也嘗嘗痛苦的滋味。

越想越覺得可行,心裏自覺得暗爽。一個激靈想起,夢裡季以辰高中的時候就讀江城一中。

江城排名前三的學校有:江城一中、南宇中學、江城實驗中學。三所學校年年都為了搶奪第一而相愛相殺。

陸錦鴿連忙爬起來,快速地換掉睡衣。趿上拖鞋,風急火燎地跑到廚房。

陸母一邊往杯子里倒牛奶,一邊看着風風火火跑出來的她,語氣略帶責怪:「跑慢點,這麼大個人了,也不穩重點。今年開學就高三了。」

正在看早報的陸父陸明山也抬頭看了她一眼,說:「小鴿,快去洗漱吃早餐。」

「爸,我想轉學到江城一中。」陸錦鴿飛快地在陸父旁邊的椅子上落座,黑白分明的雙眼,帶着殷切的期望看着陸父。語氣嬌嬌軟軟地,「好不好嘛?爸。」

「為什麼想轉學到江城一中呢?你現在學校也挺好的。」陸父合上手上的報紙,疑惑地看着女兒。

陸錦鴿起身,殷勤地捶打按摩陸父的肩膀,一副貼心小棉襖的乖乖模樣。甜甜地說:「聽說江城一中今年出了個高考狀元,想去沾沾喜氣。」

陸父重新打開報紙,眼睛也不抬,「只剩一年就高考了,你現在轉學,對你的學習並無好處。這理由無法說服我。」

陸錦鴿頓時像泄了氣的氣球蔫了。嘟着嘴拉長音調,拉着陸父的手臂搖晃道:「爸...一中的文科成績今年考得比其他學校都好。您就幫幫我吧!」

陸父一副不為之所動。

陸錦鴿蔫蔫地坐下,一副心不焉的樣子。滿腦子在想着,到底要通過什麼辦法提前認識季以辰呢?

吃完早餐,怏怏地離開廚房。

陸母看了女兒落寞的背影,語氣略帶抱怨地對陸父說,「你好兄弟沐聰不是在江城一中當校長嗎?你一個電話的事,怎麼讓女兒失望呢?」

陸父瞥了陸母一眼,沒有說話。不動聲色地放下報紙,拿起桌上的手機,一邊按着,一邊走到客廳的窗戶前。

「喂,老陸,你這傢伙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電話接通後,那頭傳來爽朗的聲音。

「欸,老鄭,聽說今年江城一中出了個高考狀元,恭喜啊!」陸父笑着說。

「哈哈哈...僥倖僥倖...孩子們給我長臉了。話說,你們明宇中學今年也考得不錯啊!記得讓你們學校的孩子們報讀我們江城一中啊!」陸父是明宇中學的校長,這次中考明宇中學上重點高中的人在整個江城也是排在前二。

「好說好說。也是那群孩子爭氣。你這校長當得盡職啊,這麼快就在爭奪生源了?」陸父哈哈大笑。

「好苗子都要留給自己人嘛!」

陸父看了看女兒緊閉着的房門,轉而壓低聲音,「我有個事,想請兄弟你幫個忙?」

「以咱們的關係,有事直說就是了。再說了,當年要不是你,哪有現在的我呀!」沐聰和陸明山自小一起長大,兩人感情好到可以穿同條褲子,年輕時也有過一段不為人知的叛逆青春。前幾年兩家住得近,偶爾互相串門吃飯。後來沐聰一家搬走,兩家聯絡雖不如以前頻繁,但關係卻一直很好。

「就是...我家那丫頭吧,她想轉學到你們一中去讀。其實她成績也還過得去,只是不知道你們學校轉學有什麼要求?」陸父一副不太好意思。

「就這點小事啊!我記得你說侄女之前是在南宇中學就讀的,沒錯吧?」沐聰疑惑地問。

「嗯,主要是你們一中的文科比較好。我那丫頭選了文科。」

「行啊!明宇中學的優生來我們學校,我們是隨時歡迎的。但估計老周會恨得牙癢的。」沐聰一想到老周知道他們的學生轉學過來,鐵青着臉的樣子,樂得哈哈大笑起來。

「唉,兒女都是債。」陸父朗聲笑道,語氣里卻隱隱帶着自豪。

「得了吧!我可記得你經常炫你家的貼心小棉襖。不像我家的臭小子,才是漏風的棉襖。」

「哈哈,你這傢伙,你兒子年年是學校第一,學習好又懂事。你擱這炫耀呢!」

「哈哈,要不我兒子和你女兒對換?」沐聰樂呵呵地笑道。

「我不和你換。我女兒又貼心又乖巧懂事。」陸父一臉的自豪,笑起來臉上的褶子都像開花似的,一顫一顫的。

「要不,把你女兒給我當兒媳婦吧!我們家也會把她當女兒來寵的。」沐聰越想越覺得這主意好,心裏想,回去碰到臭小子,得叫他努力爭氣點,把老陸家的寶貝女兒拐回去給他當兒媳。

「你這老傢伙!我可不干涉兒女親事的,我女兒喜歡什麼樣的我都支持。」陸父嘴角含笑,一副有女萬事足的模樣。

「好,我知道了。」沐聰那邊有點嘈雜的聲音,聲音也變小了,明顯他這句話不是回復陸父的。他轉頭又靠近手機,匆忙地說,「局裡領導叫我過去開會,先不和你說了。侄女過來時,記得給我電話。我到時給她安排。」

說完就掛了電話。

陸母看到他收起手機,連忙走到他身邊,帶着探究問:「成了?」

「成了。」陸父瞥了陸母一眼,點點頭。

「那我得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小鴿。」

「你啊,老是縱容着她。」陸父一臉無奈搖頭,口氣里不自覺地帶着寵溺。

「你沒縱容嗎?是誰偷偷地幫她轉的學?」陸母斜睨了他一眼,眼睛裏寫着「打臉真香」。

陸父一臉我不想和你多說話的樣子,起身走向書房。

陸母笑着搖搖頭,走進陸錦鴿房間。

陸錦鴿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想:怎麼軟磨硬泡才能說動陸明山。一會又想着,只是個夢而已。萬一沒這個人呢?一會又想:不弔打渣男,心裏咽不下這口氣。

陸母進來,坐在她床上。她立馬像小狗一樣把腦袋移過去躺在陸母腿上蹭蹭。陸母愛憐地撫摸着她的頭髮,微笑着說:「小鴿,你爸已經和你沐叔叔說好了,過幾天就可以去江城一中報到了。」

陸錦鴿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驚訝地睜圓了雙眼,一個鯉魚打挺,急急地拉着陸母的手說:「真的嗎?」

看到陸母點頭,陸錦鴿高興得在床上直蹦「太好了,太好了...」

陸母笑着看她,連忙拉住她的手,使了使眼色,下巴輕抬,點點了書房的方向。

陸錦鴿立馬心神領會,穿上拖鞋,蹦蹦跳跳地直奔陸父的書房,一把抱住陸父的肩膀,『啵』地一聲親在他臉上,興奮地說:「謝謝爸爸。」

說完又像蝴蝶一樣輕盈地飛走了。

陸父看着女兒的身影,搖搖頭,無可奈何地笑了。

陸錦鴿揚着嘴角想:季以辰,江城一中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