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辰煙火知乎
星辰煙火知乎 連載中

星辰煙火知乎

來源:google 作者:陸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羽禾 現代言情 賀辰逸

拿到醫院的確診報告,我第一時間給賀辰逸撥去了電話一遍又一遍,無人接聽醫生的話還回蕩在耳邊,「白血病,趕緊住院吧,積極配合治療,也不是沒有希望……」我靠着椅背,沒什麼表情:「要是不治療,能活多久?」「你還這麼年輕,為什麼不治……」...展開

《星辰煙火知乎》章節試讀:

手機鈴聲尖銳地響起,打斷了我的夢境。
我一下子頭疼得厲害,肚子里翻江倒海,像有一隻大手生絞着五臟六腑。
我縮成一團,忍着痛,摸過枕頭下的手機,接通了電話。
沈星遙,我葯呢?賀辰逸清冷的聲音傳來,我下意識地回道:床頭櫃的第一個抽屜。
天冷,穿厚一點,保暖背心在……我睜開眼,陰濕的天花板映入眼帘。
腦子裡有什麼一閃而過。
我把手機拿近看了下,是個陌生號碼。
我就說,我記得把他拉黑了的。
賀辰逸,我們已經結束了。
我語氣冷了下來。
他氣急敗壞:那你把自己的東西拿走,我看着心煩!是為了姜羽禾搬進去的時候,不看着心煩吧。
我抱緊了暖水袋,扔了吧,不要了。
他似乎沒想到我會這麼說,沉默了半晌,冷哼一聲:沈星遙,你說個數,要不然我分得不安心。
我咬緊牙根,等痛意褪去了才緩緩開口。
什麼都不要。
不要東西,不要錢。
也不要你。
沒等他反應,我掛了電話。
-早在六年前,賀辰逸就認定了我是拜金女。
當時他心臟病突發,在醫院全身插滿管子,語氣卻沖得很,對誰都是一個字:滾!請來的護工,接連跑了四個。
我是第五個。
他脾氣暴,一生氣就摔東西,小護士們都怕他。
只有我,打不跑也罵不跑。
他有次突然發脾氣,揚手打翻了我手裡的熱粥。
黏稠的湯汁黏在我手背上,瞬間紅了一片。
我卻顧不得疼,只是擔心他:不舒服嗎?我去叫醫生好不好?他的喉嚨上下滾動了一下,轉過了臉。
你為什麼不躲?我躲了,誰管你呢?別裝了沈星遙,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樣做,都是為了錢。
是啊,我為了錢。
只要他好好的,說我為了什麼都行。
賀辰逸大概不知道,我總喜歡趁他睡着,小心翼翼地貼近他的胸口,聽他的心跳聲。
阿辰。
我親昵地叫他。
聽着他咚咚咚的心跳聲,感受到他還活着,我比誰都高興。
相比賀辰逸的無動於衷,他的父母倒是很喜歡我。
有一次賀辰逸的媽媽打趣道:星遙你可太招人喜歡了,要是我們阿逸有福氣能娶到你這樣的姑娘就好了。
我抿嘴笑。
賀辰逸則在一旁陰沉沉地看我。
我知道賀辰逸不喜歡我,他心裏有個白月光。
我也沒想過後來有一天會走到他身邊,和他成為戀人。
我只是單純的,想守護他,而已。
轉折出現在有次我去 A 市出差。
聽說附近有座廟,大師開過光的護身符,靈得離譜。
我踩着山路跑了好幾次,終於給賀辰逸求到一個。
為此,我額頭上落下一個疤。
那天我拿給賀辰逸的時候,他一下子就紅了眼。
像是被我感動到。
可我知道,同學群里正瘋傳着一張照片。
是姜羽禾在國外交往了一個金髮碧眼的小男友。
兩個人旁若無人地在大街上狂啃,聽說就快結婚了。
那天的賀辰逸,有點瘋魔。
他一遍遍問我:沈星遙,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我喉嚨乾澀,一遍遍點頭,當然。
對他,我從未猶豫遲疑過。
可他跟我在一起的這六年來,一次喜歡,都沒有說過。
和賀辰逸同居後不久,我找他要了 50 萬。
買下了這間屋子。
我管他要錢,他從來都不過問。
只是他眼裡流露出來的不屑,叫人看了傷心。
在他眼裡,我怕是醜陋得很。

《星辰煙火知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