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河無你皆暗淡
星河無你皆暗淡 連載中

星河無你皆暗淡

來源:google 作者:金豆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澄 現代言情 蘇錦妍

【偏執+甜寵+腹黑+蘇爽】她騙他自己傍上了大款,要甩掉他這個落魄少爺×他以為她是愛慕虛榮的女生,賭氣回去繼承家業沒想到六年後初見,他成了她的重要客戶「蘇錦妍」他冰冷的聲音讓她身子一顫,她不敢直視他的眼睛,連忙說「我可以叫公司其他的設計師來為你服務」「不用,我想看一下你的傑作,這可是以拋棄我為代價換來的前途,我得好好看看」他的語氣盡顯刻薄...展開

《星河無你皆暗淡》章節試讀:

第二天一大早,蘇錦妍早早出門。

她跑去江澄以前最喜歡的餐廳定了位置,點了他最喜歡的西餐,還學着布置了溫馨浪漫的場景。

江澄看到蘇錦妍的字條,覺得奇怪也沒想那麼多,晚上按時來到這家餐廳。

走進餐廳看到蘇錦妍的安排,他不禁有些擔憂,這些東西的價格他再熟悉不過了,湊過去小聲的提醒。

「你瘋啦,這裡一頓飯咱們倆一個月的工就白打了。」

江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蘇錦妍忍不住鼻酸。曾經的江澄可是從來不會在意一頓飯的價格的。

「今天可是你生日,不要破壞氣氛,我想好好的為你過個生日。」

她這麼一提醒,江澄這才想起,今天確實是自己生日,自從去工地幹活,得了空就想躺下休息,哪還有閒情逸緻去想自己怎麼過生日。

「就算我生日也沒必要出來浪費啊,你回去給我做碗揚州炒飯就行了。」說著還是坐下了。

蘇錦妍儘力的控制好自己情緒,起身為他倒紅酒,點蠟燭,然後讓他許願。

「許個願吧。」

江澄一臉幸福的閉上眼睛許願。

「我要跟我的妍妍一輩子在一起。」

蘇錦妍的眼淚一下子綳不住掉了下來,儘管很快的擦掉,還是被江澄看到了。

「怎麼了?」

她強撐着擠出一絲微笑。

「沒事,傻瓜,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快吃吧,我點的都是你愛吃的。」

江澄感覺到她的異樣,但是沒敢往深了想。

知道他左手沒辦法用叉子,蘇錦妍很自覺地幫他切好端過去。

但她緊接着的一句話,就將所有美好的氣氛都打破了。

「江澄,我要出國進修了。」

聽到這話,江澄瞬間覺得口中嚼的不是牛掰,而是塊蠟。

「那…挺好的,我陪你一起去,我英語那麼好,說不定在國外我找工作更容易,到時候一樣我賺錢你上學…」

蘇錦妍無情的打斷江澄的話。

「我是說我一個人去,我們分手。」

還沒搞清楚什麼狀況的江澄滿臉疑惑,不解,他強壓着心底的難過,甚至還有一絲期待這只是她的一個玩笑。

「你跟我開玩笑呢?」

「我說我不想你跟我一起去,我們倆就此結束吧。」

這直白的答案,讓江澄再也壓制不住心底的怒火,他眼神突然變得冷厲,直勾勾的盯着蘇錦妍的臉,一字一頓的質問她。

「就此結束?蘇錦妍你是認真的?」

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她也只能咬牙硬扛過去。

「沒錯,我已經申請到了國外進修的名額,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我,而你…你現在已經成了我的累贅,所以…我不想再跟你交往了。」

這話就猶如一把利劍一樣,狠狠地扎進他的心臟,他苦笑着。

「我成了你的累贅?我為了你放棄了一切,你居然說我成了你累贅!」

江澄難以置信,這是從蘇錦妍口中說出來的話。

「你不是我的累贅是什麼?江氏的太子爺嘛?沒有了江氏你一文不值,我為什麼要和你在一起,為了你那所謂的愛情嘛。」

她故意說出這些刺耳的話去激江澄。

江澄怒吼道。

「難道你跟我在一起,只是看中我是不是**的接班人嗎?」

蘇錦妍心一狠,一把扯過江澄受傷的手,任憑他痛的眉毛都擰在一起了,她還裝的一副鐵石心腸一樣。

「不然呢?現在的你,除了長得帥以外,一無是處,咱們就好說好散算了,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聽懂了嗎?」

「我不想讓人家看到我男朋友在工地上搬磚頭,很丟臉你知道嗎?況且我現在得到了出國進修的機會,我可以改變我的人生了,我為什麼要拖着你這個廢物。」

蘇錦妍終於得逞了,江澄難以置信的眼神里滿是失望和難堪,她不敢直視他的眼神,把臉轉到一旁。

江澄傷心的苦笑,心裏的疼早已蓋過了手上的疼。

「原來你也跟那些愛慕虛榮的女生一個樣。」

已經接近崩潰的蘇錦妍,繼續橫眉冷對。

「是,我早就忍受不了了,什麼夢想,不過是我們這種窮人為了擺脫貧困為自己找的漂亮借口罷了。」

「以前你有錢,我可以說我不在乎錢,可現在你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我跟你在一起還有什麼指望?」

「實話告訴你吧,我得到了一個有錢人的資助,要不然我拿什麼請你來這麼高檔的餐廳過生日。今天就當是咱們倆的散夥飯了,以後各走各的。」

江澄憤怒的把餐桌上的餐點揮到地上,彷彿剛才的所有美好和期待都在諷刺他是個傻瓜,發泄完心中的不滿後,她起身指着蘇錦妍。

「你真讓我感到噁心。」說完頭也不迴轉身就走。

一瞬間,蘇錦妍的淚像決了堤似的往下流。

那一夜,她幾乎把這輩子的眼淚都流幹了,哪有什麼資助,不過都是她為了趕走他胡說八道罷了,沒有資助自然更沒有什麼出國進修。

要說她離開江澄後,遇到的唯一的好運,那就是遇見了師父,不僅欣賞她的才能,還給她機會能夠做到現在的位置,所以師父的話她都會言聽計從。

沒想到他姐姐要結婚了,兜兜轉轉,她的婚禮策劃居然需要她去做。

「蘇總監,這麼晚了還不回去啊?」

被巡邏的保安從回憶里拉回來,蘇錦妍趕緊恢復情緒,對保安微微一笑。

「馬上走。」

「蘇總監你也是夠辛苦的,幾乎每天你都是最後一個離開公司的吧。」

蘇錦妍笑了笑,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

「工作需要。」

深夜喧鬧的酒吧,舞池裡群魔亂舞,喝的人事不省的江澄趴在吧台上。

燈光掃過他的臉,如今的他早已褪去稚氣,濃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揚起,雙目緊閉,英挺的鼻樑,嘴唇性感,白皙的皮膚,這立體的五官刀刻般俊美。

調酒師看他這樣也見怪不怪了,沒過一會兒東方昱就趕過來了。

「江澄,江澄?怎麼回事啊,怎麼又喝成這樣啊?賬結了嗎?」

調酒師把賬單拿給東方。

「一共兩萬六。」

東方昱一邊付錢一邊嘮叨他。

「你遲早得把自己喝死到這兒,明天記得還我啊。」

付完錢就扛着江澄往外走。

「江澄,你車呢?」

他迷迷糊糊的把手裡的鑰匙給東方,轉身就一頭扎進旁邊的噴泉池狂吐起來。

東方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最後無奈的說了句。

「你在這兒等着,我把你車開過來。」

《星河無你皆暗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