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際三十年
星際三十年 連載中

星際三十年

來源:google 作者:九門蟲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上官琴 奇幻玄幻 子龍李晴

子龍,一個出生平凡,有點奇特,一生無所事事,暮年卻意外回到四十年前,那個相似又不相同的夢魘時空穹星科技,奇特魔幻般的武功,顛簸的命運重疊,一段離奇坎坷的身世他苦尋…前世的失落,卻同時失去了大部記憶時空變遷,世間錯亂,喜悅與苦惱,豪放開朗,深沉憂傷成就了他的秉性疾風密雨襲,光怪陸離詭生,夢幻、溫情、冷酷、霸氣打造了不一樣的戰神,科技的高度就是幻想,腦洞大開就是一幅藍圖展開

《星際三十年》章節試讀:

以往的事如煙雲,在子龍的腦海雲起雲落。

指揮官,這是這你所在的部隊。耳蝸里突然傳來五星的聲音。

是的,五星,是我所在的部隊。子龍緩緩地說道,

好精神有朝氣。

是呀!雖然是時空裂變,夏國已不是前世的國度了,有一樣,奮發圖強的味道沒變。

子龍連連感概道。

太陽西斜,強烈的陽光灑落山巒之中,將大山的影子漸漸放大。

子龍看時間還早,思忖了一會,先不想這紊亂的事,以後還不知道有多少的變局在等待着他。

便起身走到房子前面,原來是村上打穀場,後部隊進駐改造成了一個藍球場,藍球場旁邊是一片橘子林。

子龍盤膝而坐在橘子樹下,默默的用腦語默念起腦海里已熟知的經脈功法口訣。

一股溫氣緩慢從下丹田升起,又化為無數細流在經脈血液流動循環,從小周天循序漸進貫通至大周天,一遍又一遍的循回。

不錯!

才修鍊了一刻鐘,子龍果然感覺到它的不凡,他竟然有了感應。

是第五意念嗎?

它可不是二十一世紀人們,用來鍛煉身體兼打發時間、面子上太極掌的東西,它是一門真正的修鍊心法觸動基因分裂融合進化。

僅僅一刻鐘,子就感覺到全身的經脈熱量流動暢通了,好似全身變輕有了虛影。

當然,之所以這麼快,還和進入生物艙洗筋伐髓有關。

修鍊到最後,虛影將漸漸的變大,基因隨之進化出另外一種特能,實影將會消失的無影無蹤,隨着自己的神意歷練而忽隱忽現。

子龍非常期待的那一天,早日歸來。

子龍專心凝神的練着,手臂忽慢忽快有章序的舞動着。不一會兒,便大汗淋淋。

全身大周天筋脈運行了一遍,緩慢地收式停下來,柔和的舒了一口氣,一切疲憊消失殆盡,頭腦越發清醒,身子好像變輕了。

真是個好功法!

五星,這功法怎麼沒有搏擊拳法。

指揮官,你理解錯了,這本身就不是搏擊而搏擊的套路功法,高於這個世界的修真築基等等,而是裂變進化適應太空環境ⅹR星修身功法,也不同於你在地球那個世界的道家內氣。

它是修正改造身體基因,加速分解融合,達到最優重新重組合,新陳代謝。

配合修練艙修筋洗脈,讓你徹底脫胎換骨。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將擁有四維空間能力,化實為虛,形與影幻變,同時將喚醒遠古生物的能力。

生物最初從水裡到陸地,由樹林高山再到天空,在這個演變過程進化排列重組。

人類不過是生物的一支,生物具備着:水裡呼吸,磁場定位辯別方向,肢體再生,徒坡岩石攀爬跳躍,天空飛行等等能力。

在漫長的進化演變中,巳深深的沉睡於腦海里。

也許進修練艙修筋洗血三至五次就產生感應,或許是幾十次也沒有感應,這要看人的體質融合進化的程度。

當你真正達到了那一步,擁有四維空間與遠古生物能力的第一人,你將快如閃電,力若千斤,甚至萬鈞之力,虛幻無窮。

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無堅不摧,唯快不破。

有形化無形!形影不離。

指揮官,當你走到那一步,這個世上所有套路都是小兒科。所有的病原體,不復存在。驅掃病原基因,體質隨之變幻,天地萬物是你的形與影。

子龍被五星這一套說辭,震驚!目瞪口呆,有些找不到北。

他還是第一次聽見這麼一說,同時他心裏大喜。

那麼不進修練艙修筋洗脈,光練經洛脈功法,是無用的嗎?子龍又問道。

那也不是,會強身健體。但沒有搏殺的功勁,不是真正的修練者。

外星修練艙洗筋通脈修復,與經洛脈功法,完全沒有可比似性。

一個是融合進化,一個是固氣修鍊。

子龍聽着五星傳來的話語,漸漸的明白了許多……

哦!原來是這樣的。

四維空間?多麼陌生的一個詞。

實力,變強,世上真正的修鍊融合進化強者。子龍在心裏反覆的默默地念着……

這個熟悉又陌生的部隊,卻又是陌生的人群,不管怎麼說,還是好好練功吧!

怕什麼?既來之即安之。

我又不認識他們,子龍找了個地方專心修鍊起來。

在這個時期,已有許多人在練各種武功,早已習以為常。

子龍也讓基地將經脈功法編印一本古夏格式的書,泛黃色的書頁封面。基地的秘密是他的底線,當然是不能讓他人知道。

既然時空裂變,這世界相似跟前世已經有諸多的不同。缺少了有參照意義的東西,但同時也是一件好事。這樣他就毫無顧慮的放開自己的手腳。做自己想做的事。

怕,當然他不會怕。他只是不想捲入更多的麻煩之中。

陽光斜照橘林下,子龍微閉的雙眼,盤身打坐,一心的練起功來。

他隱約約的好像感覺到,有不少的戰友在指指點點。毫不在意,默行功法,過了好一陣子,長舒了一口氣,收了式,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子龍,你剛才在劃什麼呢?你沒有事吧!

轉頭一看,是張耳如。

練功呀,子龍回應着。

哦,你會武功,是真的嗎。

張耳如擔心之餘又驚奇的問道。

你想學嗎?以後教你。

子龍彷彿猜透了他的心思,如果他沒有變,還像以前一個樣。笑咪咪看着曾經這個戰友張耳如。

現在卻不同他印象中的相貌。他與他,一同當兵,同一個地方入伍,不過是一個鄉村,一個城市。

這絲毫不影響倆人之間的關係,在部隊時兩個人十分要好,性格憨厚,能吃苦,樂於助人,還力氣特別大。

張耳如走過來拍了拍子龍肩膀說:

我發現你變了,哦,長高了。你現在真的不認識了部隊的人嗎?

是嗎,我才剛剛16歲,能不長個嗎?

是的,你們幾個人的名字很熟悉,但我真的不認識。

哦!你現在記着我是你的好朋友了,張耳如關切的說道。

我知道了,對了!你不是在練字嗎?

寫了半天字,出來活動一下。

子龍無語的拍了拍張耳如的肩,

曾經子龍總是愛這樣,他也總是這樣的說。這時他好像找到那種感覺,好似又重新融入了這個時代。

太陽即將落入山嶺,餘光布滿了六連駐地的小山村。

噠噠…噠嘀嘀噠…噠……

一聲嘹亮的軍號聲響起。集合了。

集合號響起,該吃晚飯了。

今天炊事班殺了一頭豬,有肉吃了。

是嗎,那好呀!

子龍望着張耳如興奮漲紅的臉。

部隊都會養上二,三十頭豬,作為改善伙食備用,如果哪個連隊養豬養得好,還會作為經驗推廣。

雖然子龍感覺到這個時空,跟他曾經在那個時空里有很多的不同之處,但竟然還有相似之處。

戰士們興高彩烈,站着整齊的隊列,放開喉嚨唱着:

我是長城一塊磚……的歌。

歌聲幾乎比以前更響亮,傳得很遠很遠…

部隊有一個傳統,吃飯前先唱歌,也不知是在哪一個時期,作為一個傳統,傳了下來。

今天,滿臉絡腮鬍子的王連長也似乎興趣高漲,親自指揮唱歌,揮動着有力的雙手。

那時部隊雖然十分艱苦,但是上下風氣正,實行官兵一致,同住,同吃,同訓練。沒有一個敢搞特殊化。

子龍站在隊列中被這情節所感染,好似又重新回到從前當兵的歲月里,其實真是回到了過去。

這一切,這樣的情景,只有他自己心裏知道。

動了情使勁的跟戰友們一起引喉高唱。

心裏不由得想起,夏民族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忍辱負重,辛勤的勞作,一代又一代人奮力抗爭,渴望着富強。

這一切似乎曾相識,只不過是這些戰友都不是他曾經相識過的。

人物變了,環境仍是那樣沒有變。好像跟印象中一樣喲!子龍饒有興趣的近距離觀察着這一支部隊。

各班飯後出一名公差,卸搬大米,開飯。王連長最後宣佈道。

每一個班圍坐一圈,中間是一大盆馬鈴薯燉豬肉,豬肉燉紅紅的,一寸多長的肥肉帶着一點點瘦肉。

子龍拿着快子,猶猶豫豫的,看着這些他不認識的戰友們,正在大口大口的吃肉,像打仗一樣,風掃殘雲。滿嘴是油,吃得那個香勁頭。

子龍皺了皺眉頭,在後世早已厭倦了肥肉,看着戰友們吃的那麼香,也挾了一大塊肉,閉上雙眼,學着戰友樣子試着一大口吃了起來。

嫩滑清香的味道,還別說,比後世的肉好吃多了。

王連長拍着子龍的肩頭說:子龍好吃不,多吃一點。

子龍正半閉着眼睛,正在細嚼慢咽的品嘗,這個時代豬肉的味道。猛然間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心裏一哆嗦。

回頭看是一個長着絡腮鬍子的一名軍人。

這不是剛才指揮唱歌的那個人嗎?

但子龍並不認識他。

心想,好好的吃着飯,你瞎拍什麼!要是噎着了怎麼辦?心裏有點不快。張口說道:

喂!你是誰呀!亂拍什麼,你沒有看見人家在吃飯,被噎着了怎麼辦?

你這個人懂不懂禮貌!真是的。

子龍說完了,還狠狠瞪了連長一眼。

眼眸里無意流露出一絲冰寒血腥的氣息,頓時一股涼氣從連長的心裏升起,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好可怕的眼神!

《星際三十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