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薛凌程天源
薛凌程天源 連載中

薛凌程天源

來源:外網 作者:佳妻甜度爆表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佳妻甜度爆表 歷史軍事

前一世,程天源娶了薛凌,卻做了一輩子的鰥夫,因為她不喜歡他,即使嫁給他,也從未將他放在心上。即使如此,他還是照顧她,陪着她,直到她咽下最後一口氣。一朝重生回到新婚之夜,薛凌感謝老天爺給自己重來一次的機會,她終於有幾乎彌補程天源這個好男人了。他外冷心熱,即使她逃婚,作天作地,他還是無條件的包容她,這輩子,她絕不再錯過他了!...展開

《薛凌程天源》章節試讀:

快晌午的時候,大多數的鄉親吃了喜糖都回家了,只剩一位堂叔和他的老婆還在嗑瓜子喝茶說著話。

「源侄子,恭喜啊!新嫂子漂亮!大方!小嘴也甜!」

「城裡的姑娘就是不一樣!那肌膚雪白雪白的!模樣跟電視里的大小姐太像了!」

程天源扯了一個笑容,點點頭。

「謝謝彪叔和嬸子。」

程彪呵呵笑了,眼睛溜了一圈,對程天源招招手。

「大侄子,你過來,俺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

程天源劍眉微蹙,仍禮貌點頭應聲,跟着程彪走出去。

薛凌正在幫婆婆收拾板凳,瞧見他們走出去院子外,狐疑挑了挑眉。

這個程彪堂叔……似乎有些印象。

記得上輩子程天源離家前,曾跟一位堂叔簽了一份土地轉讓契約,將家裡前面的二十畝地低價賣給他。

當時程天源的妹妹程天芳氣呼呼,跑進婚房大罵她害人,說什麼家裡都沒錢了,還要借錢娶她過門,還說堂叔不講理,新人剛過門就來要錢,沒錢就逼着大哥賣地,嚷嚷都是她這個新嫂子害的!

她當時一心只想逃離程家,又年輕氣盛火氣旺,被程天芳一鬧,脾氣也跟着上來了,對她一陣怒懟。

說他們家沒錢還敢學人娶兒媳婦,欠債還錢沒什麼不對,還不起是他們一家子活該被坑!

程天芳被她懟得說不出來,跺腳哭着跑出去了……

薛凌想想覺得可能就是眼前這個彪叔逼着程天源賣地,不敢遲疑,連忙跟過去。

遠遠便看到堂叔虎着臉,還用手指向前方的一大片荒地,一邊比划著。

而程天源則硬繃著臉,搖了搖頭。

堂叔一下子急了,大聲呵斥:「靠你那點兒工資,什麼時候還得了?!你老爹胳膊廢了,種不了田。你三天兩頭都在縣城,哪裡顧得了種莊稼,荒着還不如賣給我!」

程天源沉着臉,俯下低頭,似乎是在商量勸着。

薛凌暗自着急,剛走出大院子,便聽到婆婆在後面喊話。

原來劉英以為她在看家門外的土泥路,笑呵呵解釋。

「凌凌,咱家門口這條大路是剛修的,可方便來着!拐去前方就是村委會,再往前些就是歐陽村。往另一邊筆直出去,就能看到省道,走小半個小時就能到縣城。」

薛凌恍然點點頭。

當年她覺得程家村是窮鄉僻野,總認為跟帝都那邊的貧民窯差不多,其實是她目光狹隘了。

離這裡不遠的縣城叫榮華縣,再過不久就會被省里定為重點經濟開發區,短短一兩年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程家村離榮華縣很近,交通很方便,很快也發展起來,村裡出了很多大富豪。

不僅如此,程家村後來被納入城郊發展區,地價蹭蹭上漲。之前有農田有農地的人家,全都成了大土豪。

程家門口的這一大片荒地又平坦又靠近大路,以後絕對會很值錢!

思及此,她連忙快步往大門走去。

只聽得程天源沉聲解釋:「叔,給半年時間我一定能還上。我爸之前一百塊錢醫藥費,還有娶媳婦的一百塊,我一定儘快還上。」

「不行!」程彪粗聲虎着臉,吆喝:「我這錢急着用呢!半年你能還上?我才不信!半年得多少日子你知道嗎?母豬都能養得老大了!」

程天源淡定站着,眼眸中卻早已風起雲湧。

想當初父親在化肥廠做工,眼前的這位堂叔幾乎每一個月都上門去借錢。

父親念着本家親戚,從不計較,偶爾甚至跟鄰居借點兒湊給他,就連他娶媳婦的錢,也是父親幫着出了一半。

那些年的欠款,父親一筆一划都記着,一共是五百三十四塊。自從他承包了魚塘賺了錢後,只先後還了二百多塊,其他賬目就一概不肯認了。

當時他還小,父母親又都老實巴交,見他不肯還錢,想着念着大家都是本家人,不要計較太多,便沒再去討要。

可沒想到自家給他借了兩百塊,前後不到一個月,他就追着來討錢,還硬逼自己得將地賤賣給他。

拿人家的手短,誰讓現在欠錢的是自己家裡。

他深吸一口氣,硬生生將蹭蹭上漲的怒氣壓下去。

「叔,那三個月吧。我到時一定還上,再補十塊錢給你買條煙。家裡剛娶了新人,實在騰不出錢還你。」

程彪粗聲:「少廢話!現在就得還,還不上就賣地!」

程天源俊臉冷硬邦邦,沉聲:「我家裡的地都是爺爺辛辛苦苦一小塊一小塊開荒墾出來,我做子孫的,斷然不能將爺爺的心血給賣了。」

程彪冷笑,從口袋裡抽出一張借條。

「大侄子,這是借條,你老娘的手指印還在上頭呢!總之今天不還上兩百塊,就只能把這前面二十畝地賣給我!看在本家人的份上,我大發慈悲再補多你家一百塊!」

「不行!」一道嬌喝聲在後方響起!

程彪嚇了一跳,慌忙轉過身去,轉而冷笑連連。

「喲!原來是侄兒媳婦!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就一個新人,沒資格插嘴!行不行,這事不是你能說了辦的。」

薛凌抬頭挺胸,快步走到程天源的身邊。

「我已經跟源哥哥領證結婚了。法律上講,我就是他的合法妻子。他家擁有的任何財物,包括土地房子我都有份兒。我有份兒的東西,我為什麼沒資格插嘴!」

薛凌的話有理有據,眼神犀利,道理也足。

程彪一時沒了剛才的氣勢,支吾:「沒錢就拿地來還,反正你們家沒人手種地,荒了多浪費,還不如賣給我!」

這時,程母擦着淚水走出來,哽咽:「阿源,凌凌……咱家的地挺多的,你們爸身子不好,這些年地大半都荒着。要不就賣一些給你們堂叔吧。」

程天源是出了名的大孝子,聽到老母親這麼說,一時為難不已。

薛凌怕他鬆口,偷偷扯住他的衣角,轉身對婆婆道:「媽,錢咱們可以去賺,地是家裡的不動產,不能隨便賣。」

程天源想不到薛凌竟跟自己想到一塊去了,有人支持自己,心裏頓覺有了底氣。

「對!家裡的地不能賣!」

《薛凌程天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