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連載中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來源:google 作者:木生大火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木生大火 武燁

武燁作為一個頂級燒屍工,耍過的屍體無數卻沒想到自己最後被阿飄們玩死了更倒霉的是,重生一世,他開局就在身在燒屍爐……展開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章節試讀:

此刻最為疑惑的是,現在的金剛鐵骨是怎麼來的。

每個穿越者都帶掛是不錯,但外掛都有來歷。

仔細回想起別人穿越的經歷。

突然恍然大悟,似乎穿越者系統都是標配,自己可能也有系統。

這金剛鐵骨百分之八十是系統送的新人大禮包。

不可能憑空而來。

用白無常的話說,猜想只會徒增煩惱。

武燁默聲喊道:「系統!系統!出來!別裝死!快出來!」

然而並沒有任何回應。

繼續呼喚道:「我已經發現了你了,出來吧!」

片刻後, 腦海中終於被他喚醒了一道電子合成的機械聲音。

「你還真是個大聰明,我還以為,我能睡到你死呢?」

武燁心中暗自得意,果然和預想的一樣,自己也帶有系統。

還是個高配會說話的,且聲音還是個萌妹子。

真是太妙了!

「我可不是個大冤種,你那還有什麼寶貝,再給我搞點!」

這個世界,真正強大的異人能驚天地,泣鬼神。

自己的實力還遠遠不夠,最好能給武憂整點。

這樣自己不在的時候,她也不會被人欺負了。

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不幹活怎麼給你整,白嫖的只有西北風!」

一個虛擬的任務界面,呈現在了武燁眼前。

【鬼屠屠等級任務,刷單無效!】

【F級,獎勵金剛不壞!】

【E級,獎勵洞察之眼!】

【D級,獎勵三味真火!】

【C級,獎勵萬寂雷霆!】

【B級,獎勵自在凌空!】

【A級,獎勵神之審判!】

【S級,獎勵鬼之救贖!】

【SS級,獎勵三界通行!】

【SSS級,獎勵回歸原世!】

……

【裝備任務,組隊無效!】

【賞金在一百萬以上的鬼怪,斬殺1個,獎勵襪子一雙!】

【一千萬以上的鬼怪,斬殺1個,獎勵燒火棍一根!】

【一億萬以上的鬼怪,斬殺1個,獎勵手套一幅!】

【十億以上的鬼怪,斬殺1個,獎勵背心一件!】

【百億以上的鬼怪,斬殺一個,獎勵噬魂刀一把!】

武燁看着這些任務,心中疑惑不解。

記憶中鬼屠屠等級,最高就是A級,腦袋都被掏空了也沒有關於S級以上的記憶。

裝備倒是不難理解,系統出品,必是精品,絕不會是簡單的東西。

襪子屬性應該是速度,手套力量,背心防禦,燒火棍攻擊,噬魂刀更不用說了。

好在這些裝備,只要殺的多就可以無限獲得,以後可以給武憂用,還可以賣。

至於S級,既然系統說有,那肯定有,可能鬼屠屠軟件還沒更新到。

SSS級就可以回家了,說明自己還卡在妖嬈阿飄的頭裡,人還沒死。

只要這邊結束,回去就弄死那些阿飄。。

這時,遠處一位梳着大奔頭的中年男人。

毫不掩飾的大金鏈子,閃着耀眼的光芒。

臉上充滿了笑意,大步向武燁走來。

熱情洋溢的聲音喊道:「武先生,謝謝你!感謝你打死了那活屍。」

緊緊的握住武燁的手,態度顯得頗為誠懇。

活屍的事情,剛才燒屍人已經給他彙報了。

對於這熱情的舉動,武燁還有些不習慣。

這種待遇兩世都很少遇到。

這個財大氣粗的裝逼男人,估計還是個老闆。

武燁客氣的道:「不用謝,你們出錢,我出力,應該的。」

「謝,必須要謝,有沒有時間去我辦公室坐坐,茶已經為你泡好。」

中年男人的熱情讓武燁眼中掠過一抹詫異。

熱情不怕,就怕熱情過頭,必有陰謀。

指定是掖着什麼壞呢?

武燁毫不掩飾的說道:「辦公室就不去了,可以去你們監控室,我想看我妹妹在哪?」

武憂已經去了好久,這火葬場危險係數賊高。

萬一再碰到了活屍,後果不堪設想。

「好,你跟我來!」中年男人沒有多想,很爽快的答應了。

途中中年男人也進入了正題:「我是這的老闆,閆洪。」

「首先感謝你的及時出現,挽救了多人的生命。」

「其次我們這裡正在招一位像你這種有實力的異人,月薪30萬起,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閆洪眼中充滿了期待,這火葬場活屍次數,一個月少說有四五次。

在鬼屠屠下單,耽誤的時間,夠死好幾個人了。

跑的快的還好,跑的慢的只有死亡。

異人好招,有實力的異人卻不好招。

武燁搖了搖頭,委婉的拒絕道:「暫時還沒那個想法,不過你們下單我肯定會第一時間過來。」

對於別人友好的邀請,武燁也不會表現的過於冷漠。

30萬確實極為誘人,不過那是對普通人。

異人眼裡的30萬不過是輕如鴻毛。

他現在的實力算是個D級,只要鬼屠屠等級上去了,一單就是一百萬。

閆洪臉上略顯失望,果然這種人都不會給別人打工。

但還是想爭取一下,「如果對工資不滿意的話,這邊還可以加,你可以說個價。」

武燁嘿嘿笑道:「我愛好自由,喜歡無拘無束,與錢無關!」

……

兩人經過一波極限拉扯,最終閆洪也只好放棄。

武燁看着監控里的表情,臉色逐漸憤怒。

手指着有武憂的畫面,「這什麼地方!」談笑的語氣變的冷漠無比。

突然的畫風轉變,閆洪感覺後背有股涼意生出。

強忍的淡定,如實答道:「那裡是我們收費處!」

收費處?武燁心中默念一遍,瞬間醒悟。

火化是要給錢的,自己沒死,武憂肯定是要錢去了。

不讓自己去,是怕錢要不回來,自己在與人發出衝突。

然而這畫面看上去,似乎並不順利。

接下的一幕更是讓他怒火衝天,武憂被收費員一腳踢趴在了地上。

冷厲的眼神凝視閆洪,咄咄逼人。

怒喝出聲:「這就是你們的人乾的事。」

與剛剛判若兩人的武燁,讓閆洪震驚不已。

此刻看武燁的眼神,如同深淵一般,難以直視。

監控中的畫面他自然也是看到了。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他妹妹被欺,要不然也不會那麼生氣。

連忙帶着武燁去了收費處。

心中恨死了那個收費員,雖然他不來上班,但還能交好。

現在恐怕連交好的機會都沒有了。

武燁無情的開口:「動我妹的人,他保不住了。」

事先給他提個醒,這老闆雖然對他沒有惡意。

但真要阻止他,那就別怪他不講情面。

閆洪理智的說道:「那不是我的人,他已經被開除了,如果需要我可以幫你弄死他。」

這個世界死個人,像是死個螞蟻一般,無人問津。

有人問也很簡單,被活屍吃了,要麼是被鬼弄死了。

就算他有心阻止武燁,也無力,乾脆討好,還能留個好印象。

「我自己可以,我需要你幫我把我妹帶出去,滿足他的一切要求,我記一個人情!」

殘忍的事情肯定不能讓武憂看到,最起碼現在不能。

記憶中武憂非常的聰明,如果表現的和以往過於差異化,她可能會產生懷疑。

閆洪好聲的說道:「都是我管教不好,人情愧不能受。」

嘴上這麼說,心中卻樂開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