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爺爺綽號青麻鬼手
爺爺綽號青麻鬼手 連載中

爺爺綽號青麻鬼手

來源:外網 作者:陳黃皮宋妙妙葉紅魚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陳黃皮宋妙妙葉紅魚

我出生那天,天降異象。為了讓我活命,退隱的爺爺為我訂親續命。二十年後,因為爺爺給的一場造化,已成首富的未婚妻一家,卻與我退婚。他們太低估了我爺爺的實力,太小覷了我的背景,結果報應來了……展開

《爺爺綽號青麻鬼手》章節試讀:

看書閣『 w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聽了花甲老者的話,葉青山的臉色緩和了不少。

他立刻開口說:「讓紅魚和百歲成婚,確實比讓她和陳黃皮在一起更好,咱兩家也算是門當戶對了。不過紅魚這丫頭的性子你也知道,倔的很,能不能成還得看他們小輩自己有沒有情緣啊。」

花甲老者爽朗地笑了幾聲,露出一個胸有成足的樣子,上了車子離開了。

我聽力極佳,他們的對話聽了個真切,當時我就感覺胸口發悶,異常難受。

後來我知道了這老者叫沈初九,算是西江市風水界入世的風水師里一號人物了。

他最擅長的就是尋龍點穴,很有眼力,這雖不如捉鬼除妖聽着威風。其實是更好結交權貴和樹立名聲的,畢竟世上魑魅魍魎少見,但想要大富大貴的人卻佔大多數,誰不想自己能住上一塊風水寶地。

沈初九有個孫子叫沈百歲,在風水學上有點天賦,是沈初九的傳人,倒追他的女人不少,但他卻偏偏迷戀上了葉紅魚。

這很正常,雖然我不能為葉家看事,也沒給葉紅魚看過相,未曾給她起過卦。

但能被爺爺萬中挑一的挑出來與我定娃娃親,以此來化解我的命劫,這女人的命格絕對不一般。

很想衝過去告訴葉青山,別人會的我都會,不能讓葉紅魚嫁給別人。

但我不能這樣去做,先不說他信不信,就算信了,我這也算是破戒了,對我和紅魚的姻緣影響很大。

我得想個辦法讓她主動願意與我成婚,這事兒才能順理成章,才不違反爺爺當初定下的規矩。

不過我也沒急,雖說目前情況來看葉家還沒遭殃。但我相信爺爺的能力,區區一個沈初九就想破掉我爺爺的規矩,他也太小瞧青麻鬼手的本事了。

只要葉家的麻煩棘手到沒人有能力解決,他們一定會想到讓我入贅葉家來化解。

最讓我害怕的是,萬一在葉家報應來臨之前,葉紅魚和沈百歲如果好上了,那就麻煩了。

因為爺爺所謂的完婚可不是舉辦個婚禮,領個證那麼簡單的,是要真正入洞房,行男女之事的。

如果葉紅魚先行一步與其他男人發生了關係,那我們的姻緣線註定是斷了,這對我兩來說都是災難。

想到這,我無奈地搖了搖頭,萬物都有自身的運行法則,最終我兩能不能成,還是得看天意。

收拾好情緒,我重新回到了小風街,準備去店鋪收拾下睡覺,明天再想對策。

天意這玩意還真是註定好的,正往我的店鋪走呢,我看到不遠處一輛很拉風的跑車上下來兩個人。

女人穿着白T、青色牛仔褲,看着青春漂亮,正是葉紅魚。

男人則一身一副公子哥打扮,雖長相一般,但有貴氣,也算得上是風流倜儻了,想必正是沈百歲。

深更半夜的,一輛跑車停在小風街,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我尋思沈百歲將葉紅魚帶過來准沒安好心,立刻悄悄跟了上去。

「沈百歲,大晚上你帶我來這幹嘛?想嚇唬我?我告訴你,我不信那一套。」葉紅魚有點不開心地說道。

沈百歲笑着說:「紅魚,我爺爺與伯父談事情呢,他們不是讓我倆出來逛逛嘛。我尋思我們遲早要結婚的,我是干哪一行的你也清楚,提前讓你感受感受風水界的氛圍,對你也好。」

我心中一陣冷笑,一個喪葬一條街在他口中成了風水界,這風水界也太廉價了點。

葉紅魚皺着眉頭,不悅道:「我才懶得感受呢,沈百歲,你以後別亂說咱兩的關係,成不?我有未婚夫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聽到這,我心裏一暖。

雖然知道她提到我,可能只是因為不想和沈百歲扯上情侶關係。但至少可以說明,我在她心中沒那麼不堪,她確實不討厭我。

「未婚夫?你是說陳黃皮那個病秧子?紅魚,你可拉倒吧,我聽我爺爺說了,那就是個廢物,根本沒學過風水,而且你倆已經退婚了。」沈百歲面露譏諷,完全沒把我放在眼裡。

葉紅魚立刻嘟着嘴,有點生氣地說:「你嘴巴給我乾淨點,他不會看風水不代表就是廢物!在我眼裡,他比你強,至少人家老實本分。」

沈百歲心性倒是挺穩,也沒生氣,只是說:「行吧,隨便你怎麼說。紅魚,你看這有家扎紙鋪還開着誒。我帶你過去看看,我可以讓紙人活過來,你信不?」

葉紅魚切了一聲,顯然是不信的,跟着沈百歲朝那家扎紙店走去。

用腳趾頭想,我也能想到,沈百歲怕是要耍什麼花樣了。

他應該是要在葉紅魚面前展現什麼絕活,通過一些拙劣手段,讓葉紅魚改變對他的看法,甚至愛上他。

我絕不能讓他得逞,趕忙跟了上去。

這是一家叫『送財閣』的扎紙鋪,顧名思義就是干扎紙營生的。

扎紙這行當歷史悠久,其實就是扎紙燒給死人,紅童男綠童女、金山銀山、牛馬衣裳,只要你想,什麼都能給扎出來。

但是這一行絕對不簡單,雖說一般扎紙匠並沒啥大本事,就是謀生。

但真正有本事的扎紙匠是有神通的,讓孤魂野鬼上紙人的身,讓紙人活過來,這是小神通。

我聽我爺爺給我講過一個真正有大神通的扎紙匠的故事,當年他遊歷到南方一個小鎮,想討口水喝。端起水杯後,爺爺二話不說就離開了,頭也沒回。

因為那整個鎮子上的都不是活人,都是這個有大神通的扎紙匠給扎出來的。

小時候聽爺爺講這故事,我做了一夜噩夢,現在想想也挺可笑,因為我假以時日也有會這樣的大神通。

收回思緒,我躲在門口往扎紙鋪里看去。

只見,沈百歲拿起一支蘸了墨水的毛筆,往一個綠紙人的臉上畫了起來,他是要畫眼睛。

邊畫他還邊說:「紅魚,看好了,我馬上就能讓這紙人活過來!」

給紙人畫眼點睛,這是大忌!

看書閣『』,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爺爺綽號青麻鬼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