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父皇是要上山,還是回南華居?」齊宥看着皇帝,笑着問道。 皇帝冷着臉沒有說話,卻策馬往雲意院所在的方向去了。 到了楠華居後,皇帝看着躺在羅漢榻上,胸口被刺了幾刀的了替身,看着那四周流出來的血,猛地握緊了拳頭。 齊宥這臭小子,居然沒有讓人把這替身拖走,是故意想給他這個父皇看嗎? 「父皇,兒子這就讓人把他挪走,將這邊清掃乾淨。」齊宥連忙說道。 沒錯,他是故意讓人留下這替身屍體的。 他要讓父皇看看齊新有多狠心。 只有這樣,父皇才不會心軟。 「告訴陸承睿他們,能抓就抓,抓不到直接殺了。」皇帝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沉聲說道。 「是。」齊宥應了一聲,陪着皇帝去了內室。 等安撫好自家父皇后,他又去見了那些將領們。 「丁修平率領蟒河軍去盛州吧,東郊大營的人馬即刻回營。」齊宥說著,看向陳浩煒等人:「至於你們西郊大營……先把投降的那些人帶回去,嚴加看管。」 「五舅舅,那你們這邊就只剩下幾千侍衛了。」陳浩煒連忙說道。 這也太危險了一些。 「無礙。」齊宥擺了擺手:「去吧。」 陳浩煒聽了後心裏雖然有些擔心,卻也只能帶人撤離了。 等他們撤離之後,齊宥見皇帝緩過勁兒來了,連忙上山將葉珍珍和孩子他們接了下來,一行人由侍衛和暗衛門護着,連夜回到了京城。 到京城的時候,天已經快亮了。 齊宥本來想護送他家父皇和母妃回宮,皇帝卻擺了擺手道:「你們回王府吧。」 齊宥也累了一整夜了,既然他家父皇不用他送,他也沒矯情,直接帶着葉珍珍和惇兒離開了。 「你們也回去。」皇帝看着齊鈺等人,嘆了口氣道。 片刻後,齊鈺和五公主他們都離開了,唐氏卻帶着兩個女兒留了下來。 「父皇……我們……我們……」唐氏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造反的人是齊新,這件事她事先並不知情。 她和兩個孩子都是無辜的。 可偏偏齊新是一家之主,他犯了錯,家人自然是要連坐的。 此時的唐氏,心裏既忐忑不安,又有些害怕。 父皇會不會遷怒她們? 就算不遷怒她們,也會把她們廢為庶人吧。 沒了榮華富貴不打緊,只要她們母女三人在一塊就好。 她會憑藉自己的本事養活兩個孩子的。 「你想回唐家嗎?」皇帝看着跪在地上的唐氏和兩個孩子,低聲問道。 「父皇?」唐氏有些不解的望着皇帝。 「如果你想回唐家,那就回去吧,這世上以後沒有齊新,沒有邕王了,你以後若是想嫁人,和朕說一聲,朕給你指婚,至於兩個孩子,你也可以帶回唐家去,她們依舊有郡主的身份,閑着無事時,你可以帶她們進宮給朕請安。」皇帝說著,皺了皺眉:「如果你不想把她們帶回唐家,那朕就把她們帶進宮。」 廢太子夫妻二人死了之後,他們的女兒被皇帝接到了宮中教養。 宮裡已經有幾個女娃子了,齊皓月和齊明月去了,也有玩伴。 他的孫女兒們,別人不稀罕,他老人家稀罕。 沒有人養,他來養。 「父……父皇……」唐氏看着皇帝,心中一酸,忍不住掉下淚來:「多謝父皇,兒媳願意帶兩個孩子回娘家。」 皇帝想了想,突然道:「算了,也不用回唐家了,從今日開始,邕王府不再是邕王府了,而是你們母女三人的府邸,至於王府的一切,都是你和孩子的,皇家不會收回。」 錢財什麼的,都是身外之物。 皇帝一直覺得,自己這長媳十分不錯,人賢惠又能幹,是齊新那個混蛋對不起她。 這回齊新造反,唐氏肯定不知情,兩個孩子更是無辜。 皇帝並不想牽連她們。 「是,多謝父皇,多謝父皇。」唐氏喜極而泣。 齊皓月和齊明月姐妹二人也連忙磕頭謝恩:「多謝皇祖父。」 「回去吧。」皇帝揮了揮手,這才帶着宸貴妃和惜妃回宮了。 十里荷塘那邊的河堤還沒有堵起了,水位還在上漲,惜妃暫時不能住在那邊了。 她不想回宮,可她現在也不好不聽皇帝的。 這男人正鬱悶着呢。 回到宮裡後,惜妃見宸貴妃跟着她往後宮走去,不由得低聲道:「皇上心情不好,姐姐不勸勸他嗎?」 「不用。」宸貴妃搖頭:「皇上太在意這些孩子們,除了這種事,還得他自己想通才行,說實在的,連我都沒有料到齊新那麼狠。」 「那我去姐姐的長樂宮坐坐吧。」惜妃笑道。 宸貴妃聞言頷首。 昨夜雖然出了大事,兩人也被驚到了,但索性一切都在齊宥的掌控之中。 眾人也都平安無事。 靖王府里,葉珍珍回去之後,換了身衣裳就抱著兒子繼續睡了。 她昨兒也是徹夜未眠,雖然有許多話想問齊宥,但實在是太困了,抵不住啊。 再說她肚子里還有個小傢伙呢。 葉珍珍也不硬撐了,直接帶着孩子補眠。 齊宥和幾個幕僚去書房議事,等他出來後,也去陪葉珍珍和孩子了。 傍晚,一家三口才從睡夢當中醒來。 「爹爹……娘親……惇兒餓了。」小傢伙一邊說著,一邊往葉珍珍懷裡拱。 葉珍珍正想說些什麼,齊宥卻把孩子拎起來放到了地上。 「你是睡糊塗了吧,你母親早就沒喂你了,自己去暖閣找乳母去。」齊宥衝著兒子吼道。 小惇兒膽子大,倒也不怕他,衝著齊宥做了個鬼臉,才光着腳丫子往暖閣那邊跑去。 「這臭小子就是故意的。」齊宥瞪大眼睛說道。 別看這孩子還沒兩歲,誰讓他吃了小黑的血煉製的秘葯呢,聰明的不得了。 醒來就鑽珍珍懷裡,不是故意的是什麼? 「王爺真是不知羞,居然吃孩子的醋,他不能往我懷裡鑽,要不你鑽鑽?」葉珍珍伸手撐起身子,半卧在榻上,笑着說道。 齊宥看着她,喉頭一動,最終把心中的悸動強行壓了下去,輕咳一聲後,起身了。 這丫頭,居然敢撩撥他。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