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你父親死了,是被你母親那個狠毒的賤人殺死的,你們隱瞞他的死訊,在孝期出嫁,陳妍光……你如此不孝,熱孝出嫁,是要斷子絕孫的。」慶國公夫人一邊怒罵,一邊凄厲的嚎哭起來:「我慶國公府是作了什麼孽,娶了這樣狠毒的婦人,生了這種不孝的孽畜……」 慶國公夫人的話一石激起千層浪,圍觀的眾人個個都竊竊私語起來。 「陳翰雲真的死了?」 「他當初的所作所為,實在過分,也不怪大公主將他送到莊子上養病。」 「他是習武之人,身子骨極好,肺癆病雖然可怕,但大公主也撐過來了,他一個大男人,居然沒能撐住。」 「不管怎麼說,他若死了,大公主現在嫁女,也十分不妥。」 「郡主太不孝了……」 坐在花轎里的陳妍光聽着眾人的議論,臉色一片蒼白。 父親的死訊被祖母他們知道了,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鬧了起來,今日可是她大喜的日子,這事兒該如何收場? 此時的陳妍光,心中十分慌亂。 當然了,她也不後悔。 「祖母,您誤會了,父親好好在別院里養病呢,我昨兒還去別院給他老人家請安,父親特意交代我今日一定要好好送妹妹出閣,他老人家還讓我把他書房裡那些古玩字畫都給妹妹當陪嫁,祖母這是聽了哪個奴才的風言風語,誤會了我們?今日可是妹妹出嫁的大喜日子,還請祖母明察秋毫,別被奸人蒙蔽。」陳浩煒快步走了過去,一邊扶起了坐在地上撒潑的慶國公夫人,一邊說道。 此時的慶國公府夫人,哪裡還有國公夫人的派頭,就跟街上那些潑婦一般五二,不僅披頭散髮、衣衫不整,嘴裏罵出來的也都是些狠毒無比的話。 關鍵是,她面色蠟黃,衣裳看着也很臟,瞧着太不對勁了。 「你這個不孝的東西,你眼裡只有你那個惡毒的母親,早已不是我慶國公府的子孫了,你父親死了好幾個月了,你還敢隱瞞,你要要遭天打雷劈。」慶國公夫人猛的推開陳浩煒,厲聲喝道。 眼看着她又要坐到地上撒潑了,葉珍珍見齊宥要出面,連忙拉住他的手,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慶國公夫人得了失心瘋,前些日子還傷了老國公,我家王妃曾親自登門幫她治病,她現在正是病的極重之時,時常出現幻覺,要慢慢靜養才是,今日怎的獨自跑出府來了?」齊宥說著,對身邊的四喜道:「四喜,送國公夫人回去,免得她等會兒傷了人。」 「是。」四喜應了一聲,連忙沖了過去,直接一個手刀劈在了慶國公夫人頸後,將人打暈了。 就在此時,慶國公疾步過來了。 「諸位,我家夫人病得厲害,最近時常胡言亂語,一會說我這老頭子已經過世了,一會說長子翰雲不在了,今日是大喜的日子,府里忙的一塌糊塗,沒想到她居然刺傷照顧她的丫鬟,跑了出來,讓諸位看笑話了。」慶國公抱了抱拳笑道。 眾人聞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研光,你祖母清醒之時總說你最孝順,她病了,方才說了些胡話,你千萬別往心裏去,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快去吧,別誤了吉時。」慶國公大聲說道。 「孫女去了,請祖父照顧好祖母,孫女回門之日再來給二老請安、盡孝。」陳妍光深吸一口氣,大聲說道。 她話音剛落,嗩吶聲響了起來,緊接着便是震耳欲聾的鞭炮聲,迎親的隊伍抬着花轎,在眾人簇擁下慢慢離去了。 「方繼堯倒是個值得託付終身的人。」齊宥握着葉珍珍的手,笑着說道。 方才陳老夫人跑出來之後,方繼堯立即吩咐身邊的小廝去了國公府,這一幕齊宥是親眼看見的。 沒多久,老國公就出來解圍了。 「還是研光厲害,慧眼如炬,給自己挑了個好夫君。」葉珍珍笑着說道。 「那你呢?」齊宥緊握葉珍珍的手,柔聲問道。 「我?我可沒有給自己選夫君,是王爺眼光好,府里上百個丫鬟,一眼就挑中了我。」葉珍珍笑道。 齊宥聞言也笑了起來。 哪裡是他眼光好啊,他家珍珍美得不可方物,丟到女人堆里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只要他眼睛沒瞎,就不會選別人。 當然了,要說他齊宥看人只看臉,他是不會承認的。 「時辰不早了,咱們回府去吧。」齊宥緊握着葉珍珍的手,柔聲說道。 「回府。」葉珍珍轉過頭看着齊宥,笑道:「咱們不參加喜宴嗎?」 今日,大公主府也是設宴了的,他們這些來送親的娘家人,按禮是要留在這赴宴的。 「不了,你有孕在身,胃口不好,吃不了這些大魚大肉,咱們回府去,讓瑞嬤嬤給你煮一些清淡爽口的,你昨兒不是說想吃藕粉丸子、冬瓜釀和海參粥嗎?本王來時已經讓瑞嬤嬤準備了,咱們回去吃。」齊宥笑道。 葉珍珍聞言臉上滿是笑容。 「我派人和大姐姐說一聲即可,咱們走吧。」齊宥說完後,拉着葉珍珍便往外走。 葉珍珍最近並不喜歡待在人多的地方,也不知怎麼的,人一多,太吵鬧,她便覺得心煩氣躁,呼吸有些急促,脈搏也不穩。 上次她懷墩兒,雖然沒有吃多少苦頭,但一開始反應還是有些重的,這回更甚。 也不知肚子里的小傢伙到底是男是女,這麼能折騰人。 …… 慶國公府,慶國公看着已經醒來的夫人,額頭上青筋直冒,沉聲道:「於氏,你這無知婦人,今日是妍光出嫁的大喜日子,你竟然跑去大鬧,我慶國公府的臉面都被你丟光了。」 原本,公主兒媳沒有讓他們過府送嫁,已經夠丟人了。 作為妍光的祖父和祖母,孫女出嫁時竟然被兒媳婦兒撇到了一旁,不讓他們送嫁,傳出去,整個京城的人都會笑話他們。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這位愚蠢又極端的夫人。 因為怕夫人大鬧,公主才不讓他們過去。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