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見傾心
一見傾心 連載中

一見傾心

來源:google 作者:張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咪 王博然 現代言情

這些人簡直就是儈子手,怎麼忍心就這樣剝奪孩子們的學習生涯呢?張咪看着外面還在操場上一臉無知的孩子們嬉戲,怒視着面前的幾個人展開

《一見傾心》章節試讀:

「今天天晴了呢?但還是陰陰的。」張咪看着天上沒有一絲絲的雲彩灰濛濛的籠罩着這片大地。反而讓人的心情不住的沉重着。 一個女老師拍拍張咪的肩膀「張老師你在想什麼?」    張咪搖搖頭看着天空說「我總覺得心裏堵堵的,不知道為什麼。」    「張老師不要想太多,該來的總會來的。」    張咪沒有在接話了他只到這個老師說的是什麼意思,是啊,該來的總是回來的。    「王博然在嗎?」突然一群人涌了進來他們拿着鐵鎚還有一些拆遷的東西,嚇得有些老師尖叫着。    張咪趕忙對老師們說「你們先把小朋友們遣散回家,這裡我來交談好了。」    「恩。」幾個老師趕忙往各自的班級跑着。    「你們好,我是這裡的女老師。張咪。」張咪伸出手。    帶頭的領隊看了一眼她,客套的握了握手。    「我們這次是來拆遷的,請你們儘快車裡。」隊長看着張咪是個女老師也不好太為難,看着孩子們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張咪的心裏放鬆了些。    「很抱歉,今天是一定不行的。我們校長以方面已經在和杜氏商量一方面也在尋找着搬遷的地址。我們的辦公用品和教學用品都沒有搬走。你們這樣會給我們帶來很大的損失。這個損失難道你們拆遷隊會賠償給我們嗎?」張咪畢竟是受過良好的教學,說出的話也是極有分量,委婉的告知着對方今天是一定不可以的。    「我們已經給了你們這麼久的時間,你們自己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何必把責任拐到我們的頭上?」拆遷隊隊長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女老師,這女人腦子被驢踢了?    「這話就不對了,我們核實答應過你們要搬走呢?」張咪反駁。    拆遷隊隊長一時語塞,脾氣變得便沒有了剛才那麼友好「我才不管你們這些,就一個爛學校拆了也好。免得佔地方。」    張咪氣急反笑「我想你也是有孩子的人吧。如果是你的孩子所在的學校被拆了,你難道會讓她去跑到看不到的地方讀書嗎?還是說就那樣在家一輩子?」    拆遷隊隊長王彪愣了,這個自己確實沒有想過。他幹了這麼久的拆遷,不知道拆了多少的房子,誰會管哪啊。    「你少在這裡廢話。今天我們拆定了。」一個隊員怒吼着「你們這幫老師廢話怎麼那麼多,不就是害怕少掙倆錢嗎?」    張咪問道「那你大可不必這樣說。我在這裡當老師,一個月只有一千多塊錢的薪水。恐怕還沒有你的多。這裡有市農辦學校,我每個月的薪水有補貼給家裡極度貧困的學生,我哪裡來的收入可說?」    王彪看着張咪身上的穿着,不像是農村的教師恐怕來頭也是不小的大小姐來這裡當義教。    「好了,哪那麼多廢話。」那個隊員才不管什麼一把推到了張咪,張咪摔到地上膝蓋擦破了皮,張咪咬着牙又站了起來「向你們這種野蠻人,在這個世界上也有存在的價值嗎?」    「你個小婊*子,信不信老子揍你。」那個隊員出口就罵人。    張咪呵呵的笑着「好啊,你打完我我就有理由打電話給**。關你個十天半個月。或者更更久。」    「你,」那個隊員又想罵人。    「好了,張老師。我們也接了上面的命令今日必須拆掉的,請你不要再為難我們。」王彪繞開張咪就要開始砸着牆。    這個時候王校長和其他的老師正好趕了回來「住手。」    「你們怎麼毫不講理就要強拆?」王博然憤恨的看着王彪「你們這是要毀了孩子們的前途。」王博然心痛的看着這件破落的學校。    「哼,我們可不管那些,我們是哪人錢財替人辦事。王校長麻煩你站遠一些。」一個隊員粗暴的推開了王博然,雙方立馬變得緊張起來了。    「王校長別怪我們。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的。」王彪看着王博然氣憤的臉色,也是很無奈地說「動手吧。」    「你們敢。」一個體育老師立刻上前阻止着,雙方陷入了一場混戰。王博然也被推搡到了地上,腦袋撞破了。張咪在一旁手足無措的看着,卻沒有辦法阻止,畢竟它只是一個女啊。    「啊,打走他們,來拆我們學校的人。」張咪急的直掉眼淚的時候,村民沖了進來。    又拿着掃把又拿着菜刀,竟然還有人拿着打蟲的農藥器,真是一場混亂。很快,拆遷隊的人就和學校的人散開了。    張咪清楚地看到了有幾個老師躺在地上,捂着腦袋。鮮紅的血在泥土地上散開着,像一朵美麗的薔薇。張咪捂着嘴巴看着這個場景害怕的流着眼淚。幾個村民手忙腳亂的抬起幾個手上的老師就望着義烏市的方向跑着。但是因為剛剛下過雨的緣故縣城裡的醫療車沒有及時趕到,村裡的醫務室只是簡單包紮了幾下。最後趕到縣城的時候還有一個老師因為傷得太重死掉了。    張咪看着這個老師被蓋上了白布的時候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她記得這個老師是學校最活躍的男老師,是教數學的。學生們最喜歡他了,可是現在他就這樣躺在那裡,一動也不會動。他才二十三歲啊。    王彪已經給公司打過電話,並告訴村裡人說「公司會派人來處理的。對不起。」    張咪失控的說「對不起,我把你打死,對你的家人說一聲對不起,你看看你還會不會醒過來。他才二十三歲。你們怎麼忍心下那麼重的手?你們還是不是人了?」    張咪的情緒爆發讓所有的拆遷隊都不敢說一句話。看似那麼溫柔的老師發起脾氣竟然那麼恐怖。    「我們這邊也有人受傷了呀。」一個年輕的人說話了。    張咪發了脾氣,拿起石頭砸在了這個人的頭上「你們有死了的嗎?你死了嗎?啊?你是白痴嗎?受傷和喪命能比嗎?就是你們這些沒有教養沒有知識沒有文化的垃圾在這個社會裡敗壞着城市和人類間的修養。」幾個老師趕忙拉住張咪。    「張老師,先冷靜一下。」幾個老師手忙腳亂的拉住張咪。    張咪的眼淚不住的流着,她心裏很是難受。好好的大好年華的生命就這樣喪失掉了。他能不激動嗎?    「垃圾。」張咪狠狠地罵了一句,便離開了。她真的太累了。    「張老師,先回去休息。」校長對張咪的背影喊道,眉頭也是不住的蹙了起來,看着這麼年輕的生命就這樣丟失了實在是。    「廢物,你們就這樣害死了一個人。」王彪狠狠地在幾個隊員的身上踹了一腳。心裏也很是後怕,死人了啊。    「總裁,不好了。東坡村出了拆遷事故,一死三傷。」陳秘書一臉凝重的對着杜江報告者。    杜江驚訝的看着陳秘書「怎麼回事?」    「好像是因為拆遷的原因。這次拆遷的事一所農辦學校。因為這個村子比較落後便只有這一個學校。我們這次要拆掉它的時候收到了很大的阻撓。聽前台說,這個學校的校長王博然也多次找來,但是因為那時候您出差了,所以......」    杜江「啪」的一聲扔掉面前的文件站起身,拿起外套往外面走去「陳秘書,你現在先聯繫工程隊合傷患者家屬處理賠償。我現在到東坡村了解一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