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隱婚後,沈先生一心求名分
隱婚後,沈先生一心求名分 連載中

隱婚後,沈先生一心求名分

來源:google 作者:我逗是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秋意 沈黎風 現代言情

人人都道,沈先生英年早婚,卻無一人知沈太太是誰,更不知,那人啊,在沈先生的眼皮子底下長大,二十二歲穿上沈先生親手設計的婚紗,然後,在婚禮前夕,逃之夭夭沈先生曾信誓旦旦的說,終有一天,他會馴服她,讓她心甘情願躺在他身下十五年撕扯,兩年離別,橫貫兩人青春的整整十七年的糾纏無果之後,沈先生彎了脊樑,軟了心腸,輕輕抓着那人的袖子一角,語氣柔軟,幾近哀求——阿秋,婚禮和孩子,你總得給我一個……展開

《隱婚後,沈先生一心求名分》章節試讀:

八點二十三,林秋意進去辦公室,一眼看到了翹着二郎腿大喇喇坐在她座椅上的邱婉。

邱婉在塗指甲,大紅色的指甲油弄得到處都是。

「我墊了紙的。」邱婉戳戳桌上的紙,說,「可沒有弄髒你的桌子。」

要是沒看錯,墊在桌上的那張粘滿指甲油的紙,是她寫了大半的採訪手稿。

顯而易見,邱婉是來找茬的。

貌似,從一道進來凌娛實習那天開始,邱婉就看她不順眼,今天搶她新聞,明天攔她採訪,想盡辦法給她使絆子。

之前是為了轉正的名額。

現在么,是為了進七組。

七組財經部,名副其實的凌娛金牌部門,打交道的不是官場大鱷就是富商名流,一旦擠進去,平步青雲是遲早的事兒。

林秋意順手把包放在桌上,對於這三天兩頭出現一次的幼稚戲碼,懶得去計較。

邱婉卻不打算見好就收,她吹一吹指尖未乾的指甲油,對着林秋意笑得風情萬種。

「昨夜……我還以為……張總招數那麼多,林記者身嬌體柔的,該是經受不住的……」

林秋意看邱婉一眼,眼神淡淡的,並不把邱婉放在眼裡,說出來的話比眼神還要淡三分。

「是比不過邱小姐。」林秋意平靜的說,「邱小姐連車輪戰都能來個三百回合,出了名的雞中戰鬥機,我怎麼比得了?」

那語氣,那態度,真真像極了將人誇到天上去。

早在林秋意第一天來凌娛天下的時候邱婉就看出來了,林秋意這人,看上去沉默寡言,馴良如麋鹿,實際上就是一隻藏起滿身倒刺的刺蝟。輕易不扎人,一旦開刺,必定是入人血肉三分。

聽聽她說的話,哪句不是一針見血?

邱婉臉色不大好看,就快發作,但看到林秋意手上的傷痕,心情突然間大好。

那一道道的痕迹,該是玻璃划出來的,深的深淺的淺,很是惹人遐想。

邱婉嘖嘖兩聲,滿目鄙夷,「原來,我們的林大記者喜歡**……就說嘛,看上去越是清高的女人,在床上就越浪。」

「的確和邱小姐沒得比……」林秋意漫不經心的睨一眼邱婉,語氣越發鄭重,「邱小姐明着騷,暗着浪,妥妥的表裡如一。」

至於這個表是哪個表,邱婉比誰都清楚。

論嘴皮子,邱婉從來沒在林秋意跟前得過好,林秋意總能三兩撥千斤,把所有惡毒的語言回擊到她身上。

偏偏,在所有人眼裡,林秋意都是知書達禮守規矩的,何曾有人見識過林秋意反唇相譏的可惡模樣。

憑什麼,憑什麼林秋意就能討那麼多人喜歡?

邱婉霍地從座椅上起身,扯了一把林秋意熨燙得妥帖得白色襯衣。

問,「林秋意,每天穿得這麼規規矩矩的,你累嗎?還是你以為,你穿得像個良家婦女你就真的是了?」

邱婉刻意頓了頓,然後以更為惡毒的語氣問林秋意,「能擋住嗎,你隔三差五被男人咬出來的那一身青青紫紫的歡愛痕迹?」

林秋意的身子驀地變得僵硬,連掙扎的動作都忘了繼續,她看着邱婉,向來冷清的眸子里情緒翻湧,分不清是狠還是恨。

見狀,邱婉懶懶的笑了,還善解人意的撫平了林秋意襯衣上被她攥出來的褶皺,貼着林秋意的耳朵說,「當然,我們的林記者是誰啊,就算當雞也是當的高等雞,只躺在一人身下,做一人的禁臠。」

辦公室太安靜,安靜得邱婉口中的每一個字都震進了林秋意心底。

林秋意笑笑,而後端起桌上昨日剩下的半杯水,沒有片刻猶豫,全潑到邱婉臉上。

「林秋意,你是不是瘋了?」

邱婉又驚又怒,尖叫着往後退了兩步。

是真的沒想到從來動口不動手的林秋意會出手。

抹了一把滴滴答答往下落的誰,邱婉恨得咬牙,抬手就要往林秋意臉上打去。

手揚到一半,被林秋意拽在手裡。

「急什麼?」林秋意學着剛才邱婉對她耳語的模樣,附到邱婉耳邊,低低的對邱婉說,「好戲還在後頭呢,邱小姐,有你表現的時候。」

這聲邱小姐,咬牙切齒的,喊得邱婉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邱婉皺眉,是真不懂林秋意的意思。

只覺得,今天的林秋意似乎格外暴躁,跟吃了炸藥似的,一點就着,可她眼睛偶爾翻騰出的情緒,又是那麼的歡喜,像是藏着什麼大計,已然勝券在握……

邱婉看不明白。

一道身影驟然出現在辦公室門口,冷冰冰的問,「你們倆在幹什麼?」

這人,也沒給邱婉想明白的時間。

邱婉只想說一句「天助我也」。

凌厲的氣勢瞬間消失殆盡,轉為做出一副我見猶憐的可憐狀,垂着眉眼,垮着嘴角,委屈巴巴的說,「晴姐,可不是我挑事,是林秋意先動的手。」

林秋意沒辯駁,鬆開邱婉的手後,客客氣氣的喊,「韓組長。」

韓晴,韓組長,是林秋意和邱用盡心機都想進去的凌娛天下財經版的負責人。

四十齣頭的年紀,女強人的妝容打扮,單是站在那兒,就將不怒自威四個字彰顯得淋漓盡致。

韓晴進來,隨手關上了辦公室門,尖細的高跟鞋很快停在兩人中間,率先問林秋意,「為什麼動手?」

林秋意還沒說話,邱婉搶着回答,「可能因為昨天我手機沒電,給林小姐發消息發晚了吧。」

林秋意和邱婉有一場專訪,邱婉說的,她約了專訪對象王先生去Rum討論專訪事宜,也是邱婉說的,時間定在晚上七點半。

六點整,王先生的秘書打電話給邱婉,酒會取消,而邱婉所謂的信息,八點半才到。

「我不是故意的。」邱婉埋頭,動作很無辜,語氣比動作還無辜,「真的是手機沒電了,我一回家就給你發消息了的……我住得遠,又堵車,消息發得晚了,那也不能怪我……」

「邱小姐真這麼無辜?」林秋意冷冷一笑,「那麻煩邱小姐解釋一下,為什麼約定包廂里出現的人是張總?」

邱婉猛然抬頭,「我怎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