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醫武蒼龍
醫武蒼龍 連載中

醫武蒼龍

來源:外網 作者:陳風柳婉李佳佳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風柳婉李佳佳

新婚之日,為妻頂罪入獄! 四年後歸來,家產和妻子卻盡落兄弟之手……展開

《醫武蒼龍》章節試讀:

第2章一無所有的窮光蛋
冰冷的話語出口,整個大廳的溫度驟然下降,令眾人齊齊打了個寒顫!
看着陳風那陰沉似水的面孔,不少親戚心生驚慌,下意識看向了柳婉!
柳婉咬着紅唇,美艷的面龐微微有些發白,猶豫道:「陳……陳風,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解釋一下!小雨她……她一年前突發怪病,昏迷不醒,現在還在人民醫院躺着!」
「什麼?」
陳風聞言,只感覺腦袋轟的一聲,如被巨錘狠狠擊中,近乎一片空白。
妹妹是父母失蹤後,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小丫頭身體一直都好好的,怎麼可能會生出怪病?
「到底,怎麼回事?」
緊緊盯着柳婉,陳風牙關緊咬,幾乎是一字一頓。
「別忘了,你當初向我保證過什麼!」
當初他代對方入獄時,柳婉信誓旦旦的保證過,一定會好好照顧妹妹,而現在卻……
「這……這……,小雨的事情誰也沒料到,本來一直好好的,一年前卻突然病倒,意識全無,昏迷到現在都沒能查出病因!」
柳婉不敢去看陳風的眼睛,低着腦袋小心翼翼解釋道。
「一年時間,久治不愈,就不知道轉移到別的醫院嗎?」陳風冷喝。
「轉院有些不太方便,不過這一年來我走東奔西,請了大半國內的名醫,只是……效果都不太理想!」
柳婉偷偷看了一眼陳風的臉色,神情顯得有些忐忑。
「為了給小雨治病,公司的生意因此耽誤,大受影響,加上妹妹的病情需要大量用錢,我就把公司給賣了!」
「公司賣了?」
陳風臉色徹底沉下,目光銳利的幾欲將柳婉洞穿。
「賣給了誰?」
公司是父母離開時留下的資產,價值近乎上億,在自己全然不知情的情況下,竟然說賣就給賣了?
「兄弟,小婉當時急需用錢,準備低價將公司打包出售,我感覺有些可惜,就向銀行帶了一筆款,把公司盤了下來!」
這時,顧海已經從尷尬從恢復過來,湊上前插了一句!
「嗯?」
陳風額頭青筋跳了跳,目光緊盯着柳婉,語氣再次冰冷了幾分。
「他說的,是么?」
柳婉神色慌亂,急忙解釋道:「確實是這樣,當時公司業績下滑,我無心打理,加上又要用錢,就轉手賣給他了!陳風,你不要誤會啊,我當時是真的急着用錢,沒有半點其他的意思!」
「誤會么?」陳風嘴角掠過一抹譏諷,不過現在他無心追究此事,冷聲道:「現在,立刻帶我去見小雨!」
柳婉點點頭,一邊向門外走着,一邊又拋出一件事。
「那個……陳風,咱家的房子也賣了!」
陳風呼吸驟然一緊,哪怕在獄中得了逆天奇遇,心境早已經不同以往,此刻聽聞此言,也是怒火直衝腦門。
「房子,又賣給誰了?」
眼下這一套別墅,也是父母當初留下的,雖在郊區,但此地已經規劃為新區,四年前就已經價值三百萬左右。
「賣給我弟弟了!」柳婉臉色訕訕,解釋道:「我弟弟買彩票中了大獎,你也知道,不管是小雨在醫院治療,還是給你打點減刑都需要錢!加上我弟弟結婚也需要房子,就……」
「你弟弟運氣真是好啊!」
陳風怒極而笑。
一個整天不務正業的小混混,會有那麼好的運氣,中幾百萬大獎?
自己減刑,全是因為突出的表現和特殊的功績,跟打點有什麼關係?況且,也從沒聽上面的人說過打點之事。
「也就是說,我為你坐了四年牢,現在出來,一無所有了?」
柳婉面露尷尬,硬着頭皮道:「都怪我,沒把這個家照顧好!」
「呵呵……」
陳風冷笑。
近乎億萬家產,就此一乾二淨,妹妹又生死不知,說句沒照顧好就行了?
「陳風,你不用這樣陰陽怪氣的,小婉說的都是事實,你以為這四年我們過的很容易嗎?為了照顧你那半死不活的妹妹,我們不知花費了多少力氣,要不是小婉一直盡心照顧,她早就去見閻王去了!」
旁邊的王麗華看不慣陳風對女兒冷嘲熱諷,忍不住開口哼道。
「你說什麼?」
陳風聞言,眼中寒光一閃,轉目看向王麗華,臉上儘是冰冷。
接觸到他那恐怖的眼神,王麗華心中不覺一寒,一絲恐懼從靈魂深處浮現,駭的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
但緊接着她反應過來,不由惱羞成怒,指着陳風的鼻子破口大罵。
「姓陳的,少在這給我耍橫,真以為你還是以前那個富二代嗎?就像你說的,你現在除了身上這個破背包外,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這棟房子現在是我們的,容不得你在這撒野!」
「是么?」
陳風眉毛一挑,看着這個前一刻還在喊媽的人,心中只有悲哀!
當初因為柳婉的原因,他一直將眼前這個人當親媽看待,甚至讓他們一家全都般此居住。
沒想到一朝撕破臉,對方竟露出如此醜陋的面孔!
她難道就沒想到,自己入獄四年,都是為了她女兒嗎?
至於自己身上的破背包,裏面厚厚的一疊證書和銀行卡,是他入獄四年來最為珍貴的東西。能夠證明在這期間,他的經歷是多麼莫測離奇,熱血激昂。
那些銀行卡存着他這幾年每一次任務的報酬,加起來幾千萬?幾個億?連他自己都忘了到底多少。
本來這些東西是他給柳婉準備的禮物,現在看來,倒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行了!陳風,你不是要去看小雨嗎,現在就走吧!」
眼見雙方之間的火藥味越來越重,柳婉及時開口,岔開了話題。
陳風冷冷掃了一眼眾人,面無表情,轉身離去!
算賬的事,倒也不急於一時,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算。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儘快見到小雨,看看她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
江州第一人民醫院,三樓病房。
病床上一動不動躺着一個枯瘦如柴,眼圈發黑,大概十五六歲的女孩。
陳風站在病床前,看着妹妹這般模樣,心如刀絞,鼻頭髮酸,強忍着沒有讓眼淚滑下。
四年前,妹妹是何等俏皮活潑?
當時父母失蹤,她還小大人般勸解自己要堅強。
而現在,卻……
億萬家產被人敗壞也就算了,悔不該當初代他人入獄,因此害了妹妹。
事到如今,陳風如何不知,妹妹的病倒,事非偶然?
「你就是陳雨的哥哥?」
這時,負責病房的吳醫生聞訊趕來。
「陳先生,你妹妹的病情我們實在無能為力,因為拖欠醫療費過多,加上柳小姐的意見,我們準備停止供氧,放棄治療,不知你有沒有什麼異議?」
「嗯?」
陳風聞言,目中驟然一凌,看向柳婉。
「拖欠醫療費?你還想,放棄治療?」

《醫武蒼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