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睜眼:穿到和男知青私奔的路上
一睜眼:穿到和男知青私奔的路上 連載中

一睜眼:穿到和男知青私奔的路上

來源:google 作者:午後香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婧妍 現代言情 顧雲峰

(女強,養崽崽,種田,發家致富,退伍軍人)夏婧妍睜開眼就變成剛死了丈夫拖着兩個娃的小寡婦!最要命的,她正揣着丈夫的撫恤金和知青小白臉在私奔路上!小白臉沒好心眼,騙她的錢,賣她的娃?夏婧妍先收拾對她頤指氣使眼神嫌棄的小白臉敢動我的娃?讓你把牢底坐穿!一招就解決惡毒的男知青,還不小心當了次英雄從此她也是有娘有娃的人了,發揚軍嫂勇往直前的精神,挑起家庭重擔給瞎眼婆婆看病,培養懦弱的小姑子成大學生,風風火火的做生意夏婧妍發現,每當自己遇到困難都會有人在暗中幫助?有一個奇怪的客人,每月到她的小攤吃一次包子,每次都多給錢,看她的眼神熱烈又深情?男人一本正經的嚴肅臉:「那啥,你桃花太多,我來幫你擋一下!咱們可是軍婚!」展開

《一睜眼:穿到和男知青私奔的路上》章節試讀:

現在處的位置離城裡大概還有二十分鐘的路程,回村恐怕得半個小時,又是天氣炎熱烈日當空的正午,正是歇晌的時刻,前後沒有一個人影。

再者說帶着孩子她也跑不快,被焦英俊抓到更危險。

而且那筆撫恤金還在焦英俊身上,她必須拿回來,家裡有個瞎眼的婆婆,懦弱的小姑子和這兩個嗷嗷待哺的小孩,沒了這筆錢怎麼活?

更何況不讓焦英俊這個小白臉受到懲罰,自己不是白穿越了么?

夏婧妍望着焦英俊的背影,美麗的桃花眼中閃着睿智的光芒,她已經想到怎麼收拾這個人渣了!

夏婧妍背起宸宸牽着朵朵,不動聲色的跟在焦英俊身後。

走了一段路,看到朵朵滿臉痛苦舉步維艱的樣子她忙去檢查孩子的腳,發現孩子穿着一雙頂出腳尖的破布鞋,腳底板都磨起的水泡都破了也不敢喊疼。

夏婧妍心疼的把朵朵抱起來,抱着朵朵就不能雙手托着宸宸。

夏婧妍扯了藤蔓做了一個簡單的背篼把宸宸固定在背後這樣就不用擔心孩子摔下地了,她背着一個抱着一個竟然沒覺得吃力?

只是有一點,本來天就熱,孩子火力旺貼在她身上像是着火了一般。

焦英俊回頭看了兩次也沒說幫忙,自顧自的在前面走。

八月天驕陽似火,熱的他那張小白臉上都是汗,他煩躁的解開襯衣領口的扣子,專找樹蔭下走。

出來時焦英俊帶了一個裝滿水的水壺,但他只顧自己喝沒給夏婧妍和兩個孩子喝一口。

夏婧妍看着這個自私自利的男人,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長的跟個娘們似的,舉止做派一點陽剛氣都沒有,不知道原主喜歡他什麼?

前世夏婧妍忙着生存沒時間談戀愛,但不談戀愛不等於她沒有自己的擇偶目標。

她喜歡充滿陽剛之氣的軍人,威武雄壯,霸氣側漏,一看就有安全感。

從不喜歡這種小白臉,認為他們沒好心眼,現在更證實她想的沒錯,焦英俊這個小白臉一肚子壞水和花花腸子。

「媽媽,我下地自己走。」

朵朵看到媽媽熱的滿臉汗水,懂事的要下地自己走。

夏婧妍低頭看到朵朵純凈的大眼睛望着自己,眼中都是對自己的關心和心疼。

夏婧妍的心頓時柔軟一片,白撿了這麼可愛懂事的女兒是老天給她的厚愛,不由得放柔聲音:

「不用,媽媽抱你。」

焦英俊聽到身後夏婧妍溫柔的聲音鄙夷的撇撇嘴,還不是怕兩個孩子耽誤她趕火車才裝模作樣的?

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跟自己私奔?真是個不知羞恥的**。

反正只要不用自己抱那兩個野種,累死夏婧妍他都不心疼。

「買火車票了么?」

焦英俊剛這麼想,夏婧妍就抱着孩子追上來問他。

「買了。」

焦英俊輕蔑的看了眼夏婧妍,掏出兩張票給她看。

「放我這吧,錢在你身上,萬一掏車票的時候被小偷看到就壞了。」

夏婧妍對焦英俊伸出手討要車票,理由充分讓焦英俊沒法拒絕。

「你放好了,好不容易才買到有座的票,丟了人家不給補的。」

焦英俊把車票給她還不放心的囑咐一句。

「知道,不會弄丟的。」

夏婧妍接過車票當著焦英俊的面揣進褲兜中,兩人繼續趕路。

二十分鐘後他們進了城,焦英俊眼中閃着光,他終於可以離開那個窮山村回城過好日子了,他不由加快了腳步。

夏婧妍也跟着加快了腳步,進城就好了,進城人就多了。

焦英俊回頭催促:

「快走,別讓人家等急了。」

夏婧妍追上焦英俊問他:

「你和他們定在哪裡交易?」

原主私底下喜歡甜膩膩的喊焦英俊英俊哥哥,夏婧妍可喊不出來,不想把自己噁心死。

「車站旁邊的小衚衕。」

焦英俊皺眉回答,本來不想搭理她,但怕夏婧妍問起來沒完就只得敷衍的告訴了她。

「叫什麼名字啊?男人女人?」

夏婧妍喋喋不休的問,把焦英俊煩的瞪了她一眼,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黏上就沒完,但怕自己不說她再大聲問惹來別人的主注意,只得耐着性子回答:

「女的,叫隋姐。」

「你們定好的幾點啊?」

夏婧妍繼續追問,和以前的原身表現一樣蠢笨,焦英俊深吸一口氣:

「十點半,馬上到時間了不許再問,快點走。」

最後三個字焦英俊的聲音都帶着一絲厲色了,磨磨唧唧的沒個完,他恨不得踹她一腳。

夏婧妍像嚇壞了似的垂下頭閉嘴不再問,反正該知道的信息已經問明白了。

焦英俊很滿意她閉嘴,正要繼續走呢,就看到夏婧妍抱着孩子就跑。

「站住,你幹什麼去?」

焦英俊一時沒防人就跑遠了,氣得在後面邊追邊喊,城裡人多這個蠢女人還到處亂跑?真想一巴掌扇死她。

其實進城後夏婧妍就一直在東張西望,早就看到了兩名民警,心裏有了底才喋喋不休的問焦英俊。

問出自己想知道的答案夏婧妍就抱着孩子跑到兩名身穿白色警服的民警身邊,一臉驚慌的指着焦英俊對民警喊:

「公安同志救命啊,他搶我的錢,還要賣掉我孩子。」

焦英俊看到夏婧妍跑到兩個民警身邊就驚出一頭冷汗,他不知道夏婧妍發什麼瘋?為啥去找公安?心裏有鬼嚇得他轉身就跑。

兩名公安見是一個農村小媳婦背着一個孩子還抱着一個孩子,滿臉汗水驚恐的向他們求救,再看到焦英俊倉皇逃走的樣子,他倆顧不得多問馬上追上去把焦英俊按倒在地上,厲色命令:

「不許動,舉起手來。」

焦英俊嚇壞了,連忙高舉雙手對民警喊:

「民警同志不要誤會,她是我對象。」

焦英俊跟公安說完怕他們不相信,又沖抱着孩子瑟瑟發抖的夏婧妍喊:

「婧妍,你快告訴公安同志咱倆的關係。」

「誰跟你是對象?我來城裡存錢,你見財起意搶走我丈夫的撫恤金,公安同志求你們給我做主,錢就在他的包里,用藍條手絹包着,一共是八百二十三塊一毛六分。」

夏婧妍怒罵焦英俊,求民警幫自己把錢拿回來,並準確的說出包錢的手絹是什麼樣,包里有多少錢?

焦英俊震驚的看着夏婧妍,大腦一片空白,不敢相信她會突然變聰明了,說出的話無一絲漏洞?這是中邪了么?

《一睜眼:穿到和男知青私奔的路上》章節目錄: